第八十三章 兄弟相残-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八十三章 兄弟相残

    此时此刻,我才知道了背叛的滋味。曾几何时,萧寒衣是我最亲近的兄弟,往昔的那些欢声笑语,都在此刻浮上心头。

    “这是为了天下公义,并非是我有意这么做的。我也一直把你当兄弟的”萧寒衣慢慢道。

    “那么,玄铁令也是你拿的?”我浑身无力,显然是中了毒,此刻反而平静了下来。

    “不是我拿的,我本来要借你的手拿回来,没想到却被人抢先了一步。至今我都百思不得其解,谁有能耐从钜子手中拿走玄铁令,还如此熟悉机关城后山的机关。”

    “你看到玄铁令丢失,才送我们到后山逃走的吧?”

    “不错,虽然丢了玄铁令,但你依然有屠龙刀,况且还有雪儿在,一样能掌管这天下黄巾军。”萧寒衣点点头。道:“可惜,你对黄巾军并无兴趣,最后这些黄巾军也只能被杀的被杀,投降的投降。现在全天下的诸侯,哪一个没有当初黄巾军的旧部!这天下形势乱的太快,大错既成,现在唯有尽力挽回了。”

    “哎,那你到底想怎样啊?”

    “段兄,今日之天下难道你还看不透吗?汉朝气数已尽,新一任帝王就在这些诸侯中产生。论天下英雄,当下就是曹操和袁绍势力最大,也最有雄心。可曹操杀戮百姓,不是仁君。唯有袁绍,才是天下共主啊!你反正无心争霸,不如跟我一起投靠袁绍吧。到时候,你得你的荣华富贵,我为墨家死而后已。如何?”

    我听他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也是有那么些道理。略一思索便道:“现在军情紧急,你小子是不是给我下毒了,快给我解了毒,我先把刘备和吕布救回来再商量不迟啊。”

    萧寒衣摇摇头道:“刘备和吕布均是当世英雄,也都非池中之物,让他们投靠袁绍,实在是难如登天。我本就是借曹操的手杀了他们,又怎能真的让你去救?”

    “你你也忒狠毒了!你是我兄弟,他们也都是我的兄弟!”我劝他道,“你让我出兵去救了他们,我答应你,这些兵马我都不要,青、徐二州都拱手送给袁绍!”

    “已经迟了,青州我已经拱手送给了袁绍。你道他为何能打的公孙瓒没有还手之力?这都是因为有青州兵啊!”

    “混蛋!你你个不忠不义的小人,枉我和你兄弟一场,那些诗书都看到狗身上了!不论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怎么能这么卑鄙狠毒,置朋友于死地?光明磊落做个汉子,又有什么不好?”

    我嘴笨,原也不知道怎么去骂他,但总觉得他这样做实在大大的不妥。

    “段兄,诸子百家之中,法家的申不害提倡政治权术,兵家的上交伐谋,纵横家的合纵连横,不都是以术为谋吗?大争之世,却也不能妇人之仁。牺牲几人便能换天下太平,圣人也不过如此啊!”

    “你看书看秀逗了吧!不仁不义的事我段大虎是绝对不会做的,你要想杀了他们,先杀了我吧!反正大丈夫做人的道理,我给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我不会杀你的,你这几天好好想一想吧。男儿立足乱世之中,不为天下社稷着想,与行尸走肉何异?”

    我不说话,他挥一挥手,示意士卒把我带下去。我狠狠瞪着他,骂道:“萧寒衣你个不仁不义的小人”

    蹲在这徐州城的大牢之内,一抹月光穿过气孔,照射了进来,这些年的往事历历在目。我和萧寒衣一路逃脱四大天王的追杀,离开墨家机关城,又去洛阳合力杀张让萧寒衣一直都是一个书生。可谁料到,一个书生竟然也会在乱世之中,改变的如此彻底?

    怪只怪我竟从不怀疑于他,把一切军中大事都交给他,甚至是那为帅者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的虎符。但如果连自己的兄弟都要提防,那这人生岂非活的太无趣了!

    这可能是萧寒衣的“道”,但绝不是我的“道”。我就是一个来闯荡江湖的江湖人,侠讲究的是“仁”、“义”二字,这是我认的死理。况且,刘备和吕布身陷重围,还等着我去救他们!

    一念至此,我便运功逼起毒来,这毒煞是难解,我一运功便丹田生疼,真气难以凝聚,头上黄豆般大的汗滴滴了下来。我强运起长生诀,在空荡荡的体内寻找一股真气,并以此真气为媒,引导全身真气汇入丹田。如果真气可以汇聚,那这毒想是应该可以逼出来的。

    我正运功打坐,忽然一阵喊杀声响起,似乎有一女子的声音。我侧耳倾听,心神一乱,这本是运功大忌,真气重新疏散开来,我一下子瘫软在地,心中正暗自懊悔,却听得一女子叫道:“段哥哥,你受伤了吗?”

    我抬头一看正是许千雪。她双手拿着自己的独家兵刃峨眉刺,淡黄衣衫上满是鲜血,头发凌乱,想是杀了不少人才进来的。

    “雪儿,我没事,你快走。”我勉强笑了笑,说了这句话,却已经扯的我丹田剧痛。

    “你你伤到哪里了?”她焦急地问道。

    “可能是中了类似于十香软筋散之类的毒,全身没有力气,真气也无法汇聚。”我说道。“十香软筋散”是江湖上常用的下三滥mí yào,用了之后全身无力,只能任人宰割。听说很多人家的黄花闺女便是中了这种毒,被人坏了身子的。幸好我内力深厚,虽然中了毒,但依然可以勉强行动,只是要想逃出这个地牢,却是无计可施了。

    许千雪更不答话,一峨眉刺就砸向牢门的铜锁,可惜她的峨眉刺毕竟干不了这个粗活,不如我的大刀管用。劈砍了几下仍是无能无力。

    “摸下老头身上看看有没有钥匙。”我提醒道。

    许千雪便回身去寻牢头的尸体,总算摸到了钥匙,刚刚打开牢门,却见萧寒衣已经带人进了地牢。

    许千雪一只手扶着我,一只手拿着峨眉刺,怒目道:“萧寒衣,你真要为难段哥哥吗?”

    萧寒衣道:“我并不为难他,可现在也不能放了他。”

    “我偏要带段哥哥走,你敢拦我?”许千雪道。

    “雪儿,在你心中,我难道就永远也比不上这只老虎吗?和我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好,我对你是怎样你难道不知道?”萧寒衣恳求的看着许千雪。

    “你就是不如他!他做事光明磊落,哪像你这么卑鄙无耻!在我心中也只有段哥哥一人!”

    萧寒衣面惨白,道:“如果我今日非要留下他呢”

    “那你就先杀了我!”许千雪一横峨眉刺。萧寒衣手下的士卒们团团围了上来,将我们围在中央。

    “你拼死也要护着他吗?”萧寒衣苦笑道。

    “段哥哥几次三番救我性命,今日他中了毒,就由我来守护!”许千雪慢慢放下我,让我坐在地上。

    她一峨眉刺就朝最近的士兵刺去,那士卒猝不及防,就被刺中倒地。余人一声大喊,朝她围杀过去。

    “住手!”萧寒衣大声命令道。

    他一瞬间已经恢复了常态,道:“雪儿,我这辈子从第一眼开始就就爱上你了,我知道你喜欢大虎,只是心中一直不愿承认罢了。今时今日,我做这些事都是为了国家社稷,并无一丝一毫个人感情在其中。但天下虽然重要,我却也不能伤了你。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重要的。这番苦心,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现在,你们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许千雪见他说的情意绵绵,也自心软,道:“萧公子,你对我好我也是感激,可我心中已经有了段哥哥了,你就再好千倍万倍,我都不会放在心上。只愿你能实现心中抱负,但却不要挂念我了。”

    萧寒衣点点头。我丹田疼痛,此时早已经大汗淋漓,也不说话,便任由许千雪扶着走了出去。

    “慢着!”萧寒衣从手中拿出一个瓷瓶道:“这是解药,你你喂段段兄服下吧,一日三次,余毒便都清了。”

    许千雪收起解药,将我扶出地牢,又怕城中不安全,直出城走了几里路方才停歇下来。当时月影星稀,整个世界仿佛都在一片黑暗之中。

    许千雪喂我服下了解药,我气力略复。她问道:“段哥哥,我们现下可要去哪啊?”

    “去救刘备和吕布。便是我一人一刀,我也要去的!”我不加思索道。

    “好,你说去哪我们便去哪,天下海角也随你去。”她吐气如兰,本是豪气干云的话在她嘴中却说的温情无比。我心中感激,将她轻轻抱入我的怀中。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