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擂台争胜-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十一章 擂台争胜

    本来荒山野岭之中,绝无座位,可黄巾军势大,竟然不知从哪搜寻来了一套颇为名贵的桌椅,并搭建了擂台,这些东西看上去繁杂,但黄巾军却也是瞬间就完成了。

    这时擂台高垒,冬日暖阳,正是比武的好天气。我自入江湖以来,还没见识过这么大的阵势,心想自己旁观一场,也不枉此趟江湖之行了。众人这时业已散开,在中间腾开了一片宽阔空地,一个擂台摆在中间,上面悬挂着一条横幅写着“宝刀屠龙号令江湖英雄会”,

    擂台西侧一字横开有十把雕龙蟠椅,九把椅子上都坐着人,个个气度沉稳,目光锐利,看的出都是高手,旁边一块大牌子,上写“裁判席”三字。擂台南侧是十几排座位,坐满了武林人士,当然更多的武林人士无处可坐,只得站着吆喝。

    这时,只见一老者白发短须,穿着一身青色玄衣,从擂台北侧走上。他在擂台中央站定,抱拳一礼道:

    “诸位大侠远道而来,实在令农家蓬壁生辉,在下是农家本代的掌门人许犯。当然,诸位可能对农家并不了解,简单来说,农家是宗派,黄巾军兵势,黄巾军是农家的势力之一。但在江湖上,农家却又是不折不扣的江湖人了。几百年来,农家崛起于江湖之间,自然得按江湖规矩办事,所以同黄巾军诸首领商议,决定举办这个英雄会。”

    说到这里,许犯顿了顿,又道:“今日能站在这擂台之上的,都是江湖才俊,老夫相信其中必有一位,必然能担负起领导黄巾军的重任。大贤良师张角已死,黄巾军群龙无首,今日,夺此屠龙刀者,便是两百万黄巾军的总首领。当然,没有夺得此刀的才俊,愿意加入我黄巾军的,黄巾军也必将不吝啬官职,一定管教诸位满意。相信诸位大侠定会尽所己能,而诸位评审也必会秉公裁判,老夫下面请武林名宿周一夫先生宣读比赛规则。”

    他话一说完,众人便议论纷纷。我站在高一苇的身边,只听得他对褚一南说道:“这农家首领言下之意,今日比武获胜拿了屠龙刀的人,便要加入黄巾军,一起去对抗朝廷了?”褚一南道:“正是如此。黄巾军人数虽多,但却无大将,看来今日这场比试,是要为军中筛选大将啊。”

    这时站在一旁的周一夫走到前面,略一施礼,然后道:“诸位,受到农家委托,我是今日比武的总裁。这场比武,只为确定屠龙刀归属,高手比武,胜负只在一招一式间,却不可伤了各人性命。”

    众人点头称是。周一夫又接着说道:“各位大侠上台后,如能连赢三场,便进入了最终决赛的资格,即可下场休息。如此类推,最终获胜的大侠,便是本场比赛的冠军了,屠龙宝刀自然也是归于他的。”

    这样比武,倒也简单明了,我听了还有不解之处,倒也真跃跃欲试,下意识地握握手中大刀,心跳也自激烈起来。接着周独夫又一一将裁判介绍一番,均是江湖成名人士不提。只听一声响亮锣响,比武擂台大赛正式开始。

    就在这时,一个高亢的声音自东侧小楼三楼传来,诸人皆抬头望去,只见一书生模样之人站在顶层,双手搁在丹田,以内力发声,声音宏亮,就是最偏僻之角角落也听的一清二楚。

    “各位江湖同伎,在下是以彼施道还施彼身的江南慕容生,本次比武招亲的武林掌故,招数渊源等等将由在下给诸位一一解说。不知哪位大侠先上来赐教?”江湖上均知,这慕容生通晓各家武艺,煞是厉害非常。若是别人和他对敌,而自家武艺都已经被人知晓了,那可如何打法?此场比武,由他来解说当是再好不过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先上场,被别人瞧出了自家武艺的破绽。正僵持间,一位身材高大、黑面虬髯的大汉,持刀上了场。这人自报家门为:“在下关西周仓,请天下英雄指教。”

    这人头戴红巾,肌肉隆起,显然是外家高手。这时,只听得一位少侠喊道:“我来挑战。”

    我看去,却是一名白面无须的少侠,手握长剑走上了擂台。慕容生一看是他,当时介绍道:“这位少侠姓方,名仲玉,年方二十,是昆仑剑派的好手。昆仑剑派历史源远流长,派中以伯仲叔季四字排辈,方少侠正是第二代中的佼佼者。方少侠的昆仑剑法有鬼神莫测之机,自出道以来,未有一败,人送外号玉剑书生,实在是当之无愧!”

    “请!”

    “请!”

    一礼即成,两位好汉便在擂台上大战了起来。只见昆仲玉一剑东指,左手捏个剑决,摆出个弯弓的姿势,上面慕容生喝彩道:好剑法!长剑东指,起手就有明月出天山的泱泱气魄。”

    那周仓却不管你是明月还是太阳出了天山,如晴天霹雳一喝,疾跑几步就一刀劈下。我一看这招数一点都不花哨,又刀刀实用,莫不是我师傅又教了个徒弟?

    “好一招剑舞飞雪起,漫天大学之中,舞得一手好剑,让人羡慕。”慕容生又喊道。原来,起始几刀倒是周仓占了先机,但他的刀法实在不成体统,纯是拿着刀胡劈一通,看得我这个使刀的也尴尬万分。只见那方仲玉转了一圈,故意在左胁下留个破绽,周仓果然上当,挺刀只刺过去。那方仲玉微一侧身便躲开了,一脚踢在了周仓的屁股上,周仓摔下了擂台,只摔了个四仰八叉。

    “方少侠的昆仑身法果然曼妙一场,一般人可不是对手。当然了,周兄弟的刀法也极尽威猛,只是一时不察输了一招,最终只能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化解,也算难能可贵。这场,却是方少侠的剑更胜一筹!”慕容生解说道。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黑瘦汉子长得凶恶,手持大刀跃上擂台,道:“谁说使刀的便不如使剑的了?今天好让你们开开眼界。”

    慕容生打眼一看,便已知来者是谁,道:“这位大侠便是管亥兄弟了,管兄弟是冀州五虎断门刀大弟子,一手刀法天下罕逢敌手。”

    我一听“五虎断门刀”这五个字顿时精神一振,我这刀法也不知从何而来,今日正好看看正宗的五虎断门刀是如何练法。

    管亥上了擂台,斜眼看着方仲玉,道:“进招吧,大爷我让你三回合。”这般侮辱方仲玉如何忍受得了?但他一贯很有涵养,还是做了个请的起手式,就仗剑杀了过去。一时之间剑气纵横,银光遍地,昆仑剑法果然好生了得。

    但那管亥果真只是一味避让,并不还手,说是让三招果然就是让了。

    三招已过,管亥边舞起大刀来,方仲玉的长剑走到哪他的大刀便走到哪,便如跗骨之蛆一般。几招过去,那方仲玉就“当啷”一声长剑脱手,原来是虎口被震烈了,再也握不住宝剑。这下只得低头认输。

    又上台了几员大侠,却都难敌管亥刀法。我只见他刀法大巧若拙,开合之间像极了关羽,和我同门刀法有相似之处,但却又不尽相同,这才放下了心来。原来我这全真教刀法真不是那“五虎断门刀”的路数。

    管亥打了几场,便没人敢上去挑战了,直接进入了决赛。只有我知道,他的武功厉害是够厉害的,但肯定不是关羽和赵云等人的对手。后面几场又是什么黄河大侠、鬼头无双等比试,各有胜场。我看得跃跃欲试,心想在天下英雄门前能露上一手,也算不枉此行了。

    我正跃跃欲试,忽然之间,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抬头一看,却看到那黄衫少女坐在擂台之上,笑盈盈地看看我。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