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徐州来援-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八十四章 徐州来援

    万万没想到,我段大虎竟也会有如此窘境。现如今,我众叛亲离,两位兄弟又被曹兵围困,实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吃了解药,气力恢复,我和雪儿拦道抢了两匹劣马,这就先赶往小沛。一路上兵甲不断,看来前方战事正吃紧。一路奔到小沛城下,只见四门紧闭,曹操大军团团将四门围住,战场上一片萧瑟。

    我对许千雪道:“雪儿,我独自杀进去,你在外面接应。”

    许千雪笑道:“段哥哥,你独自小心。你如果要是死了,我我也不活了。”她生性豁达,知道千军万马之中还是我的大刀管用,去了反而成了我的累赘,也不坚持和我同去。于是我多吃了两根黄瓜,便骑着劣马冲杀而去。实际上,我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我眼中有泪,却没敢让她看见。

    徐州,小沛。

    城门之上,两军对垒。一座孤城,五万兵马被十万精兵所困。

    沙场死寂,对垒双方皆是多少血海尸山中走过来的百战雄军,不动则如山岳巍峨,一动,就是九天之雷平底起,奔霆卷万里的磅礴大势!

    高坡之上,一骑巍然而立,青衣大刀,冷眼看着对面的曹兵骑阵,身后只有对兄弟之义气。

    再也没有了援兵,我独自前来,一死又何妨?

    一死若能全忠义,这是我的“侠”。

    “段将军,死战!”我心中暗声呼喝道给自己鼓劲。拍马挥舞着大刀,冲入曹操阵营之中。

    “喝呀”曹军阵中,一骑飞奔,脱出骑阵,泼风也似的大刀直扑于我,我正要行斩将夺魁,震慑万军。

    “呵!”刀光一闪,我的劣马发出一声咆哮,丝毫没有停留,前一刻还一往无前的冲阵悍将,下一刻垂尸马下。

    劣马奔袭不停,一路长刀横扫,曹军铁骑接连落马,若一点寒芒射入重甲骑阵之中。重骑朝我杀来,我呼喝一声刀绞长枪,劣马被数十杆长枪刺入马腹,它临终哀嚎一声,马眼中似晶莹有泪。

    我一刀“断瀑刀”罡气扫中曹军,十余人胸口洒血,跌于马下。就是要以命换命,马战变成了步战,骑兵奔袭变成了步兵冲锋,只要能拖一个垫背的,死了也值了

    曹军猝不及防,竟让我于万军之中兵中活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小沛北门,我身着血衣,刀尖滴血,孤身一人来到城门之下,大声喊道:“转告刘将军,徐州来援!”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毕竟,我还是来了。

    我笑了笑,徐州丢了,仅我一人来援又何妨?

    小沛城楼上士兵看我拼杀,也都飞报刘备,刘关张三兄弟上楼观战。刘备大喊道:“贤弟莫慌,我们迎你入城!”可这时流矢不断,北门上已经聚集了大批曹操军马,如此时开城门曹兵一拥而上,那岂不凶险万分?

    “哥哥莫急,待我杀至西门!”我忙道。

    于是,我打马边杀边退,杀到了西门口。西门一个将领,看起来颇为眼熟,要与我大战三百回合。我更不迟疑,挥刀就与他大战起来,刀枪架住。那将军轻声道:“段将军,你可还认识我吗?”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小将曹洪是谁?当下和他边舞刀,一边虚作声势打了起来。“曹将军,你让我进去!”我道。

    “段兄,你单枪匹马来这里干什么,我给你让开一条路,你赶快走吧!”曹洪软绵绵一枪刺向我咽喉,我随意躲开。

    “不行啊,刘关张是我兄弟,他们有难我怎么能不来!”

    曹洪道:“有义气!可我这边这个城门你进不去,门口布了一千gōng nǔ手,你还没到门口就要把你射出刺猬,你要真想进去,还是杀到南门看看吧。”

    “多谢指点!”我猛一挥大刀,斩向曹洪左肩,他假装不敌,“哎呦”一声拖着枪就跑,我拍马就往南门杀去。杀到南门口,我已经头重脚轻,骑在战马上觉得就像是骑了一头毛驴。刚拐过西南角,只听对面一声炮响,曹兵全军出战。当中一杆火红缎子大旗,上绣斗大一个“曹”字,往旗下看:兵似兵山,将似将海,战马嘶鸣,看兵刃:长枪林立,刀吐寒光,剑生杀气。

    当前一员虎将披头散发,也手持大刀向我杀来。我本想自己已经长得够黑,可这于禁比我还黑,好在是大白天,晚上我看不清他相貌必然吃亏。我趁他马蹄未稳,一刀当头劈下,于禁持刀和我硬抗,被我削去了半个刀身。于禁大吃一惊,扔掉长刀,抽出随身宝剑来和我战在一处。我的武艺已经坐稳金刚境,而他武艺还不过接近一品之间,岂能是我对手?我大刀挥舞罡风嚯嚯,没有十几个回合他便败下阵去。

    又上来一个屠夫模样的大汉,却不认识。头戴绿巾身形魁梧,喊声如雷,手持双锤朝我杀来。他那锤子虽然力沉,但灵动性却不及我,我大刀翻飞,将我全真刀法用刀淋漓尽致,他只是虎吼,却也拿我没办法。他这双锤,非常沉重,舞练需要较大的力量。在战斗中用锤硬砸、硬架、很有威力,用法有涮、曳、挂、砸、擂、冲、云、盖等。

    这时,只见他一锤打向我的脑袋,一锤敲我脑后,我低头一闪躲,刀尖聚力,一招“其利断金”刺向他心脏,那汉子锤子上撩,想要砸开我的大刀。“来得好!”我大喝一声,借他上撩之势力,腾空而起,一刀劈向他脑袋。

    那人也是倔强,自持力大又拿两只铁锤架住,可我长生诀岂是这般容易被破?我一刀斩下,后力便源源不断,直压的他的马都跪了下去。

    “看将军装扮,莫非也是黄巾军出身?”我信口问道。

    “不错,我正是黄巾军豫州首领许褚。”那汉子答道。

    “许将军,你既然见我手持农家至宝屠龙刀,为何要与我为敌?”我厉声道。我知道黄巾军这些首领都是苦汉子出身,十分敬重农家,因此这般问他。

    许褚一惊,道:“你这是屠龙刀?难怪我觉得眼熟。”

    “黄巾军虽然四散,但农家依旧在。我便是农家掌门人段大虎,你真的要背弃农家吗?”

    许褚内力不如我,这时也已经跪到了地上,见我询问大汗淋漓,道:“属下不敢。可这天下大乱,我农家的黄巾起义又失败了,我堂堂七尺男儿,也只得投靠明主,为长久做个打算。”

    “你既然投靠曹操,有志社稷江山,我也不拦你。你好自为之!”我卸下大刀暗劲,许褚一屁股坐倒在地。这时,城门忽然打开,原来张飞看我力杀三门,早已按捺不住,率先冲杀了下来。他武艺高强,曹营中无人是他对手,我又和他冲杀了一阵,方才一同进了城去。

    小沛只是一县,城中人口并不多,却困了刘备六万军马在此。刘备刚见到我就哭了,道:“贤弟啊,这下是兵败如山倒啊,小沛城又被曹操围了起来,眼看这粮草不济。曹操如要进攻,军士们无力抵抗,我死了不要紧,可连累这一众兄弟们和城中百姓,我真是有罪啊!”

    我看他披头散发,神憔悴,知他确实忧心。便安慰他道:“刘兄,你也不必自责,曹操势大,我们再从长计议。”

    刘备点点头,问道:“贤弟,你怎么单刀匹马来了,援兵呢?”

    我摇头道:“没有援兵了”当下,便将萧寒衣叛变,将青、徐二州悉数交给袁绍的事说了。关羽大怒道:“如此不忠不义之徒,来日定要杀了他!”

    “现如今,我们该当如何啊?”我问道。

    刘备沉吟道:“目下也只有两条路走,一条就是死战突围,另谋地方安身一条就是投降了。这降,也要看是投降袁绍还是曹操。”

    “曹操正在和我们对敌,萧寒衣料定了我们必定投降袁绍,所以这才放我走的吧。”我猛然醒悟道。

    “为今之计,袁绍和曹操都不能投,我看也自有血战到底了。明日,就和曹军决一死战!”关羽豪气干云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大丈夫战死沙场,马革尸还,也不负这一腔热血!”我也激动道。

    “杀杀贼!”张飞用这句简单而有力的话结束了本次谈话。

    当日晚,刘备命令士卒把存粮全都拿出来做饭,让所有人饱食一顿。我也饿得发慌,吃了七碗白米饭方才觉得有些饱了。便和将士们一起,靠在旗杆上昏昏睡去。

    睡到东方渐白,我刚起身伸了个懒腰,却见一支长箭带着凄厉的啸声,射在了校场中的旗杆上。箭上绑着一块白绫。士卒赶快拿下,交到了我手中。我看上面用火漆封印,写着几个大字:“段大虎亲启。”

    “奶奶的,现在传个信都流行这样搞了吗?”我暗骂道。但还是打开了信,只见信的落款正是曹操,只看了几行,我便热泪盈眶。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