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白门楼-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八十五章 白门楼

    没想到,曹操竟是这样的曹操。

    他在信中写道:“段大虎你个小子,忘了咱俩一起去狂窑子,一起去偷看貂蝉被泼粪了?徐州那日你挡我为父报仇,我与你割袍断义,是为了给弟兄们一个交代!人心要是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可是你竟然派兵攻打我,这下被我围住了吧,哈哈哈听说你小子单枪匹马杀进城中了,果然有种!不打了吧,快快开城门一起喝酒,兵马百姓我一个不动,还上书朝廷让你做豫州牧!”

    我收到信愣在当地,他知道我是个粗人,所以书信语言很是直白。我只当割袍断义了就是老死不相往来,却没料到这事也能反悔?现如今双方千军万马对峙之中,收到了他的书信,却又如何是好。

    我赶忙叫来刘备,与他一起参详。刘备看了信,道:“段贤弟你还有这个嗜好?”

    我知他问的乃是寻花问柳之事,扭捏道:“这还不是给曹操给逼着去的”

    “下次去时候莫忘了带上我,对了,还有三弟。”刘备悄声道。

    我尴尬着点头应允。

    “曹操这封信,是要招降啊!”刘备这才说到正题。

    “恩,那依兄长之见,是要怎么办?”

    刘备沉吟道:“现下曹操如果要和我们大战一场,我军将士必然死战,对他来说也并无好处。虽他能胜但亦是惨胜!而如果我们投降袁绍,袁绍派兵来援小沛,那徐州就是袁绍的!现在徐州易主,我军无处可去,死战对我们来说同样不利,投靠一边是上策。但不知贤弟更倾向于谁?”

    “嗯。目下青、徐两州已经归属袁绍,公孙瓒是我们盟友,估计已经凶多吉少。曹操虽然曾在徐州屠城,但我也曾劝他退兵徐州,算是两清了吧。”我这才慎重对刘备道,“刘大哥,曹操和我义结金兰,我始终是顾念这份情分的,况且,他也确实未曾对不起我。”

    刘备道:“我明白。我等乱世之中,兄弟之义比命还要重要。如此,那就听贤弟的,我们便出城投靠了曹操!”

    朝阳之中,城门缓缓开启。城外,是曹操大军。

    “驾!”一匹黑马单枪匹马来到城门前,正是曹操。

    我亦在马上。

    我俩互瞪了半晌,天地间杀气纵横。

    曹操忽然大笑道:“你个臭小子,架子比我还大!来,今日我替你牵马!”

    曹操果真下马,拉住了我马匹的缰绳,徐徐向曹营走去。

    “喝!喝!喝!”两军将士皆以枪顿地,大声喝彩起来。如能安稳度世,谁忍兵戎相见?

    当下,本来还争个拼个你死我活的两军兵马,竟然其乐融融了起来。我突然明白了墨家的坚守,那是一种看透世态炎凉后的理想,天下大争又如何?不若我平平淡淡,粗茶淡饭,无世无争。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

    这是多么大的讽刺!世人笑墨家天方夜谭,书生意气墨家笑世人沉沦混沌,不辨是非。今时今日,一场大战化干戈为玉帛,却让我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墨家人的追求,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曹操携我之手,当着两军将士的面,大声道:“段大虎将军是我至交,我二人今日起正式结拜为兄弟,从此患难与共,此生永不相负!”他抽出长剑,一刀斩断了一段缰绳,又道:“如违此誓,有如此绳!”

    我心下感激,他虽然一世枭雄,杀戮无数,可在心中毕竟也是把我当真正的兄弟的。于是,我跪下磕头道:“今日起拜曹操为我兄长,皇天后土在上,今生定不违此誓!”

    曹操拉起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撤军!”曹操大声命令道。却拉着我的手,道:“我们喝酒去,醉他个三天三夜!”

    酒至半酣,曹操忽然唱道:“浪子三唱,只唱英雄。浪子无根,英雄无泪。浪子三唱,不唱悲歌。红尘间,悲伤事,已太多。浪子为君歌一曲,劝君切莫把泪流。人间若有不平事,纵酒挥刀斩人头。”

    我虽听不懂音律,但也觉得他唱得甚为高昂,歌词之中侠气纵横。不禁问道:“这首歌这么好听,是你作的吗?”

    曹操道:“这是江湖上一位前辈所作,他也是一名酒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大侠的名字叫做古龙。”

    “好词!”我心里叹道,对这位古大侠不禁心生仰慕。

    当晚,果然不醉不归。

    次日日上三竿,却见刘备在我帐中,连连踱步。我起身道:“哎呀,昨晚却是喝多了。兄长找我吗?”

    刘备急道:“大事不好!刚刚探马来报,吕布军中出了两个叛徒,趁着酒醉竟然将吕布给绑了,大开下邳城门,曹操麾下的大将军曹真大军已经杀进去了!”

    “什么?”我大惊道,“那吕布怎样了?”

    “他被生擒了,关押在白门楼上,看来凶多吉少啊”

    “曹操已经和我冰释前嫌,怎会如此啊?”

    “可能曹真还未听说这一消息不。又或者,曹操和我们冰释前嫌,但又不愿意放了吕布。”

    “我去找曹操!”我赶忙穿上靴子。

    曹操大帐门外,许褚持刀而立。这让我想起了典韦,听说,他在宛城和北地枪王张绣一战之时,曹操被偷袭军败,是他拼了命背着曹操出了重围,而自己却被乱箭射死。

    许褚手一拦,道:“掌门人,曹将军还宿醉未醒,你看不然等会再来?”

    “放肆!”我大怒道,“现在我就要见他!”

    许褚神为难,道:“掌门,我身为曹将军护卫,不能不挡你入内。”

    他也是个好汉,我也不忍为难与他,便大声喊道:“曹兄,你快给我醒醒,出人命了!”

    喊了几个嗓子,虽然我不会狮子吼神功,但也足够将曹操叫醒了。只听得曹操在里面哈欠连天,喊道:“二弟,你一大早鬼喊什么啊,快快进来!”

    我闯入帐中,急道:“出人命了!”

    “出啥人命了,你shā rén了?”曹操心不在焉。

    “下邳城怎么回事,探马来报说曹真攻入下邳,生擒了吕布?”我急道。

    曹操一怔,却大笑道:“曹真这小子也不赖啊,竟然能生擒了吕布!不错!”

    “你还有心情笑!”我怒道,“吕布这人其实你不了解,人不错的,是个英雄!况且,我们两军已经冰释前嫌,你又怎能再去攻打吕布?”

    “奥?”曹操目光闪烁,道:“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放了吕布?”

    “他乃是当世第一猛将,如果他能投靠于你,岂非你天下无敌?”

    曹操沉吟道:“你说的有道理!”

    “那还等什么?”我拉起他道,“快穿衣服,我们赶往下邳城!”

    曹操道:“你别着急啊,我还没穿内衣呢”

    曹操与我、刘关张兄弟等人,带着五百轻骑赶往下邳。当时烈日炎炎,远远就看见,吕布被绑在一根圆木之上。头发凌乱,遮住了面颊,这位当世第一高手,终于不再是那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我飞马奔过去,解开了吕布的绳子,士兵本来要阻挡于我,看我背后正是曹操,也没人说些什么。

    “吕将军,是我啊,我是大虎!”我轻声呼唤道。

    吕布身上多处受伤,想是被困之后,受了不少凌辱,却是虎落平阳遭犬欺。我双眼含泪,道:“是谁把你打成了这个样子?”

    吕布睁开眼笑道:“小兄弟,是你来了。对不住,我把下邳城丢了。”

    “还说这些干什么?”我赶忙扶起他,喂他喝了些水。这才道:“我和曹操已经冰释前嫌了,现在不打仗了。”

    “嗯,”吕布精神一振,看向曹操。他略一喘息,眼睛中就精光四射,看来恢复极快。

    曹操道:“吕将军,别来无恙啊!今日将军兵败,此后我二人一心,我为大将,将军副之可好?”

    吕布哈哈大笑,竟是长笑不止。笑声止歇,吕布这才傲然说道:“吕布但求一死!”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