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也无第一-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八十六章 也无第一

    这个江湖,我是越来越不懂了。我火烧眉毛来救吕布,可他却说“但求一死”。

    “吕将军啊,”我诚恳劝道:“现如今止了兵戈,不用再打仗了。我们两家也和好了,此后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下邳城这次虽然丢了,但这是个意外,不怪你”

    “哈哈,”吕布悲凉笑道:“我先杀丁原后杀董卓,这个天下负了不少人。江湖上都称我为三姓家奴,我岂能不知?吕布一生忠义,所作一切事都是为了朝廷,奈何世人并不知我!今日下邳城一败,吕布再无战心。这个江湖,我累了这个庙堂,我也厌倦了。吕布不会再事他主,亦无心在乱世争霸,但求一死了结心愿。”

    “奉先,何必如此固执呢?胜败乃兵家常事,天下虽大,不论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中,你仍是天下第一猛将。这次下邳之败,在于我决了沂、泗两河之堤,与将军无关呐!”

    “曹公无须多言。”吕布笑道,“我年轻时做过许多荒唐事,十六岁入金刚,十九岁入洞玄,二十六岁便达纵横境,被誉为五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初出江湖,便马踏江湖。天下英雄谁不曾与我一战,可我一生从未有过败绩。可惜遇到了貂蝉,我才知道此生在这个女子身上是败了。王允设连环计,让我为了她去杀董卓,我岂能不知?我还是杀了。为了她,我宁愿亡命江湖,做一个懦夫!下邳城破的时候,贼兵势大,她却说将军,让奴家再为你跳一支舞,你们不知道,那舞真美,舞得我心都碎了。她躺在我怀里,却用bǐ shǒu杀了自己。我要不是已无战意,就凭那宋宪、魏续就能轻易抓了我?这江湖,貂蝉也厌倦了吧悔之悔,她当初要我带她归隐田园,过那闲云野鹤的生活,我却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言退出?现在想来,吕布真是个可笑之人!”

    吕布神思飞远,顿了顿道:“我疯狂要背着她去求医,有兵士要挡我,被我杀了数百人,我本以为是这些人害死了他,可现在才懂,害死她的就是我啊,如果早听她一言何至于此!我抱着她感觉她的血无休止的往下滴,她还一直在笑。她临终时说她不要活,她就是要死在我怀里,若是活了,我又一心征战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她不愿意。荣辱种种,浮沉事事,一舟而下,过眼云烟。我喜欢貂丫头,便是有一个江山也算不得什么了,她既然不幸遇见了我,我总得给她个圆满。嘿嘿,最苦是相思,最远是阴阳。我本打算就这么随她去了,可我还是要见下小兄弟你,嘱咐一声:我死之后,你将我们尸体葬在一处,莫要让她孤单。也好让天下人得知,貂蝉是我吕布的女人!”

    我突然泪流满面,道:“吕将军,你放心,你拜托我的事我一定为你做到!可是”

    吕布知道我要说什么,摆手道:“我意已决,你无须劝我。”他猛然站起,大喝一声:“戟来!”

    突然间一支方天画戟穿越人海,飞到了这白门楼上。曹军众人大骇,这纵横境的高手竟有如此神力?突然间,白门楼上来了数人,都是吕布以前的手下,为首的正是张辽、高顺。众人皆跪倒哭泣道:“将军,千万不可做傻事,还要你带着我们去和这天下拼杀呢”

    吕布大笑道:“吕布能有你们这帮好兄弟,今生无憾!来生我们还做兄弟!”他倒转画戟,道:“画戟兄,今日劳烦你送我一程!”一戟插入了自己腹部。我看他神有异,本要前去救他,不料他周围升起一道内力气墙,我竟然不得入。

    仿佛整座天地都为之一滞。

    吕布终于在笑中终于闭上眼睛,那些四散而出的气机,凝聚成另外一个吕布,飘落在地。

    两根布满金黄古朴篆文的天柱,缓缓下垂于西方。

    一死,吕布竟然一跃而成陆地神仙!天门为之而开,要让他上天去做那逍遥神仙!

    吕布缓缓走向天门,却在天门口顿住,回头道:“如若没有了貂蝉,这做神仙又有什么意思?”

    他凝视着我道:“小兄弟,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是忘年之交,我死之后,就将这一份气机转嫁于你,望你求得天下太平。”

    我紧握刀柄,眼中布满了血丝。想哭又要忍住,本是这天底下最难受的事情。

    “貂蝉,等我。”吕布魂魄化虹而去,一道紫光打在了我的身上。

    恢弘天门逐渐消散。

    恍然一梦中。

    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唱道:“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声音暗哑,如泣如诉。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我呆立在这白门楼上,泪如雨下。

    这个江湖,何曾缺少过儿女情长,英雄义气?

    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曹操过来拍拍我道:“我们走吧。吕布和貂蝉,我将以公侯之礼为他们合葬在这泗水河边,让后人铭记他们的爱情故事。你看如何?”

    我点点头,道:“但请大哥安排。”

    三日之后,吕布和貂蝉出殡,两rén miàn相平静而安详。我为他戴孝扶棺送行,张辽带人拦住棺材,跪在道前,磕了三个响头,大嚎道:“将军,慢走!”

    这个江湖上,从此也就没有了第一。

    事后,曹操要回许都去了,问我去不去,我说“不去”。过过普通老百姓的小日子挺好的,乱世又何必一定要去厮杀?

    曹操依约要上表朝廷奏请我为“豫州牧”,将豫州给我和我的兵马。我也拒绝了,让他把这个头衔给了刘备。论庙堂,他比我娴熟的多,他也是个仁主。将来,这个天下三分之中还有他的一份的。然后,我又托付刘备为我打听赵云的下落,公孙瓒一败,不知道她怎样了。总是有一份牵挂在她那里。

    我打算像诸葛亮一样,找个地方去隐居下来,种菜养鸡,也能过得很好。许千雪问我想去哪里?我说,自小我就是终南山长大的,还想回终南山去。

    长安终南,那个烟霞萦绕之地。

    也是魂牵梦绕之地。

    许千雪说“好”。

    于是,我们远离兵戈,踏上了回归长安之路。沿路上民生凋敝,贩夫走卒皆为诸侯之间的战争忙碌。大汉朝建立四百年,已经有好久没有这样的景象了。

    果然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天下百姓,在任何朝代都是蝼蚁一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这一日,便到了长安城。天子迁徙日久,好在未遭大的兵乱,虽离我所在的年代繁华不可比拟,但在这乱世之中,也不失为一方净土了。

    当日晚我们在客栈留宿了一晚,次日便打算去上山。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找一处避风避雨的所在,去修建一处庭院。当日晚下了不小的阵雨,第二天清晨起床,便觉得空气清新,正是上山的好日子。

    闯荡江湖,无非就是上山下山。

    想我下山之时懵懂无知,年少轻狂。今日却能携侣同游,心境自是大不相同。这正是秋天里,沿途的银杏叶落了一地,漫山遍野都金灿灿的。被微风偶然卷起,快活的飞向远方。这样的风景,我自然是看多了的。可许千雪是第一见,像个小孩子一般,奔跑着去抓那被风吹起的落叶。

    林荫大道之上,一个天仙似的少女穿着淡黄衣衫,天真一笑,恍如天上人间。这副唯美的画面,看得我也是痴了。路过一个寺院,一颗千百年的大树载在门前,一位小沙弥身着百衲衣,正在打扫着寺院前遍地的树叶。被风卷起,小和尚赶忙闭上了眼睛。

    “好可爱的小和尚啊!”许千雪笑着说,“我们也生个小道士吧?”

    “好啊。”我随口回答道,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许千雪却脸上一红。

    又往上行了几里,看到前方一个破庙,我道:“我们进去歇歇脚吧,讨碗水喝。”许千雪自然也不拒绝。

    可我走到那破庙门前一看,全身如遭雷轰,那庙门上豁然写着三个字:“全真教!”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