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守门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八十八章 守门人

    一柄大刀从门外破空而入,斗室之内寒光四起。

    却不是我的屠龙刀。

    老道士伸手接刀,眼中含情,抚摸着刀身,如看qíng rén,如抚挚爱。

    “老伙计,几百年了吧,今日才让你有机会出鞘。”老道士以刀指我,道:“我即是守门人,今日便送你回去。”

    “你你要干什么?”我大惊。一言不合就抡大刀,这并非我全真教的作风啊。

    “出招吧!”老道士道。

    “你要杀我?”

    “你不该来的。”老道士道。

    大风起。

    方圆几十丈黄风好似一瞬静止,许多飞扬尘土便停在空中。

    许千雪妩媚笑了笑,纹丝不动。可我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出手。老道士一拿起了刀,她就已经知道我不是他对手。

    可现在,他莫名其妙要杀我。

    老道士一步就到了许千雪身后,轻轻一掌拍向她心口,几乎同时,老道士这只右手变拍作撩,拨去许千雪一踢,一旋就将她丢出去。与此同时,我大刀已经出手,刀逼近老道眉心两寸,就悬停轻颤,不得再近。许千雪一跌再起,身法疾如飞燕,再次扑向老道。骤然间,天地变,老道士“嘿”了一声,刀未杀来,我却分明感觉到天下间肃杀的一刀!

    “断瀑刀!”我猛然大喝一声,体内真气迅速流转,聚巅峰之力一刀滚出。老道仍然不动,只是横刀一格。

    一静再一动,天地间骤然起风波。

    顺着一个无形弧度,所有流淌于地面的气机倒流而上,如逆水行舟,汇聚到我的屠龙刀上。

    一切不过刹那。

    但刹那已是生灭。

    “长生诀?”老道士的把双眼眯成了一个针尖。

    “铛!”老道士的刀一刀两断。我却嘴角流血,和许千雪一起被震倒在地。

    老道失魂落魄地看着手中的断刀,喃喃道:“老兄弟,你怎么就这么去了。”

    他失魂落魄,我却心头如受重压,颇感伤势沉重。心头一甜,又有喷出一口血来。他的内力雄厚,便仅是这么一格,我便觉得有无穷大力袭来,并不属于那日在瀑布前练刀。

    可是,瀑布我尚能一刀破之,可与他双刀相撞,却仅是断了他的刀。

    “哈哈,”老道士仰天大笑,笑声中似有千年沧桑,等停歇下来,他叹道,“看来我确实是老了。”

    老道士把刀放在神坛之上,向我挥手道:“跟我来,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又对许千雪道:“小丫头,我口渴了,你山下给我买壶酒。”

    空山新雨,似见雨后山渐青。我和许千雪打也打不过他,又不知他意欲何为,便索性既来之则安之,跟随他坐在屋外的石桌上。

    老道士望向青山,似在回忆些什么。隔了半晌才道:“北斗七星阵乃是我所创,创立此阵原是无意之间,没想到却惹下了弥天大祸。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呐!”

    我不解道:“前辈,这话从何说起啊?听我师父说,这北头七星阵可是我全真教镇教之宝,历今也一千多年了吧,为何又成了你所创?”

    “且听我慢慢道来。”石桌上有茶壶,壶中是苦茶。

    茶黝黑,茶味清苦。

    “大约在五百年前,秦王嬴政受命于天,得天下之气运,一统江山成为始皇帝。然而,秦王残暴不仅奴役百姓修建长城,巩固万世之基业且海外寻仙,要坐那长生不死的皇帝。如此有违天道,天岂可恕之?如此江山气运转圜,秦不过二世便被高祖刘邦所败。你道那刘邦是什么人?他便是那天上的白帝了。项羽本是真武大帝转世,下凡去扶持白帝,不料项羽自持功高,竟然要一统天地,因此和白帝发生了一次大战。兵败后才仙身醒悟,自刎于乌江之畔。”

    他这个故事说的匪夷所思,我听着也就慢慢入了神。只见老道士饮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大汉王朝既受命于天,历任天子励精图治,众仙下凡稳固朝政,当然该当万世长存。但不料这一切,却被我一个北头七星阵给毁了千年之前,我修真悟道,参透天地星辰变化,洞悉宇宙之去来。一日酒醉,年少轻狂啊,创立了这北斗七星阵法。该阵法的玄妙之处就在于,可自由来去天地间,不受时间空间约束,能去往过去未来,端的是强大无比。创下之后,我确实兴奋异常,直觉得可比肩天人,然而却一念疏忽,没发现这里存在一个重大的lòu dòng。”

    “什么lòu dòng?”我忍不住插嘴问道。

    “天地运行有序,万物生长都有它的自然规律。岂能人为改变?这份阵法我起初并未使用,只是一时异想天开之作。可不料后来被传至全真教,一个教徒用了阵法,自此天地一缕气机失衡,万物开始变幻无常,大汉王朝的统治再也不稳,方有了黄巾起义,天下大乱。至此天下由一统之局,变成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又岂是白帝所愿意看见?”

    “打住!”我大口喝了一杯苦茶,又给自己倒上,只觉口味干涩,额头生出汗来。问道:“到底是谁乱用了北斗七星阵?”

    “哎!”老道士一叹气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你全真教的创派祖师王重阳!”

    我大惊道:“前辈,据我所知他不是北宋年间的大侠吗?何以与这天下气机扯上了瓜葛?”

    “哎!王重阳无意间得了老夫这张阵法图,创立了全真教。可是他痛恨北宋朝廷羸弱,便想穿越回宋开国之际,改变这个羸弱的大宋局势。俗话说根基不稳,自然始乱终弃。这番想法自然是好的,可天道循环哪能是一个人所能改变?最终他还是无功而返,最后客死在那活死人墓中。”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你不是说他先借助北斗七星阵穿越之后,才有了大汉王朝的分崩离析吗?假使之前没有重阳祖师的穿越,怎么会有宋代?不对,是怎么会有宋代的王重阳,然后才有了他的穿越”

    我说的自己都糊涂了起来,一声大喝:“无量天尊!”这才静了下来。

    “这是个好问题,你总算不是个傻子!”老道士笑道,“这便是天道了!真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天道无常,你怎知是先有因,还是先有果啊!世间万事,有了因其实已经注定有了果,只是你并不知晓。就像你来到这汉末三国,你可知道将来会是如何啊?”

    我低头冥思苦想,只觉得智商明显不够用了这是什么嘛?穿越来穿越去,搞得人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于是,我打算从一个最为简单的问题入手:

    “前辈,那你到底是谁啊?”

    老道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云淡风轻道:“我姓李。”

    “老李啊,我还以为你也姓段。那你名字叫什么啊?”我又追问道。

    “你你”老道士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老子也姓李,好像叫李聃?”

    老道士故弄玄虚,捻须一笑。

    我心头似有一股热血,攻脑而来。

    ps:这章杀死了我无数个脑细胞,求支持求安慰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