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大梦春秋-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八十九章 大梦春秋

    他说他是老子,我肯定是不信,欺负我傻但我岂有那么好骗?来个人都自称是老子,那我说不定还是真武大帝呢!

    但是我也不能拆穿他,且听他怎么说。这牛鼻子处处透着古怪,我还是搞清楚他的意图再作计较。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坐下。不卑不亢。

    “嘿嘿,老道我都快忘了我自己是谁了。”老道士道,“不说这个了,对你并无好处。”

    “嗯。”

    “王重阳既然利用北斗七星阵打乱了王朝气数,那自然天下大乱。王朝更替频繁,乱世中庶民难得平安呐。哎,这都是我之罪过。”老道士叹息道。

    “这一切关我啥事?”

    “此事非但关你的事,还和你有着密切的关系。”老道士卖着关子:“你可知你为何会穿越到了汉末?”

    “不知啊,我本想去唐朝看贵妃洗澡的”我如实回答。

    “这只能说明发生了一个很严重的事,那就是北斗七星阵出问题了。但是这个阵法不会在穿越时代上出问题,那就只能是朝代之间的更迭又出了问题。”

    “啥问题?”

    “你来了不该来的地方,或许是历史发生了改变。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有因必定有果,当然以你的智商也不必纠结因果。简单来说,是汉末这个年代的历史发生了改变,而你要知晓,一旦历史改变,则对后世的灾难是无穷尽的。比如一个姓赵的某天在战场上死了,那以后那个朝代便也就不存在了,或许天子姓刘,姓王,但绝不是姓赵。你明白了吗?”

    虽然我处处被老道鄙视,本不欲再理他,可还是有些好奇:“这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

    “正是。既然大乱由我而起,那我便不能袖手旁观。这个朝代中,有人要重写历史,嘿嘿,那也得问我答应不答应。”

    “所以你才要杀我?”

    “你不该来。没事娶个媳妇多好,胡乱穿越是很要人命的”

    “那你现在不杀我了?”

    “恩,我突然改主意了。或者也存在这样一种可能,也就是说不是你改变了历史,而且恰恰是你的加入使得历史进入正轨。天道无常,但却有规律,它的自我修复能力想也是不差的。”

    “何必搞这么麻烦,既然大汉气运没了,你们再派个人来像当年替换了秦朝一样,把它替换了岂不是更好?”

    “谈何容易啊!一动百动。其实等到天庭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太晚了。白帝前段时间出去和福禄寿三星对弈去了,这一下就是一年,俗话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有没有回来”

    我瀑布汗。

    “所以贫道才转世轮回,以血肉之躯来凡间修补lòu dòng。这一晃,也来了一百多年了。”

    我暗自咋舌,心中暗付道:“这老道说的有鼻子有眼,莫非这竟然是真的?”

    我只得诈他一诈:“前辈,多日以前我在墨家后山的一间密室之中,发现了一本天书。上面写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惟我天道,拯万民于水火!却是何意思啊?”

    “哎!当年我得道成仙,笑诸子百家碌碌无为,想普天之下其实唯我道家独尊!于是和百家诸子开了个玩笑,却不料被你发现了,真是年少轻狂,往事不可再提啊!”

    “任性啊”我晕倒在地。

    “那现如今,我该怎么做?”

    “你得让你足够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影响事件的发展。记住我的话,如果历史发生了改变,那么你熟悉的世界将不复存在,你师父也许就没有了,更可怕的是可能连你都没有了”

    我听他说着,左眼皮狂跳,心中早已把这个挨千刀的老道骂了一百遍,捅这么大娄子但事实已经如此,谁也无力改变了,也只好认命。

    “不瞒前辈说,晚辈此来终南山打算在此归隐,还得劳烦你老人家把卧房给我空出来两间。”我道。

    “好好,先住个几日,我指点你两手武功。”老道满口答应。

    “我是要常住,山下江湖险恶,是再也不去了”

    “胡说!”老道士顿时怒了起来,“你敢不去,现在就杀了你!”

    “你你道家老君真人,怎么能如此暴躁,天天喊打喊杀的?”我长大了嘴惊讶道。

    “无量天尊!还不都被你气的”

    “这事还有没有商量?”

    “没得商量!”

    “那好吧,那我们就来研究下你会哪些神功,可以传授给我的?”

    “贫道其实最擅长的是睡觉,对一神功大梦春秋颇有心得。”

    “你不是在玩我吧”

    “道士不打诳语”

    “那我先睡会儿。”

    过不多时,许千雪买了酒肉回来。她惦记我安危,却是跑的满头大汗。我用衣袖给她擦了擦,许千雪对我笑笑。

    不知何时,老道士已经拿着鸡腿啃上了,便啃便道:“小子你运气真不错,在哪骗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回来,看着就让人心疼。刚才和贫道打斗,还为了你招招拼命,真是难得!”

    “前辈,不然你也甭教我了,教雪儿两手绝学?”我道。

    “呸!”老道士用没牙的嘴嗫嚅着,吐出一块鸡骨头来,骂道:“你以为我这个便宜师傅是白给的便不值钱?告诉你小子,得我传授个一招半式足够你受用终生的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丫头买的这只鸡味道鲜美,以后要吃不上可真是倒霉喽”

    许千雪笑道:“前辈莫慌,我做的比长安城里的还要好吃哩!不然我给前辈做?”

    “好极,好极!快一百年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饱饭了。”老道士抹了抹眼泪。

    “诶,你怎么和我师傅一个德性,一言不合怎么就哭上了呢”

    “大人的世界你不懂。”老道士又狠狠喝了一口酒,比乞丐还要乞丐。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许千雪做了很多好吃的给我们,老道士吃的赞不绝口,好似天上人间,也就只有千雪丫头做的才是美味一般。闲暇之余,当然也会传授她一些武功。此前她用峨眉刺,老道士便传授了她一门指法,叫做什么“兰花拂穴手”。专门打人穴道,适合近战时的与人空手打斗。

    而对我,则依然是练刀。

    还是没有传授我高深玄奥的招法,只是让我重复四个枯燥动作,直刺,斜撩,竖劈,回掠。刺三千,撩三千,劈四千,掠六千。

    第二日,我便问道:“老道士你可别忽悠我,如果这般练刀我自己练就行了,又何必用你?”

    老道士说:“莫急莫急!练刀并不在于刀法,而是在于用刀的精神和气势。shā rén时如庖丁解牛,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江湖上如此,战阵中更如是。刀既为百兵之胆,当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豪气。你难道不知傅红雪”

    于是,刀法我倒是没学到什么,却听了一大堆故事。什么李寻欢、傅红雪、叶开、庞斑、浪翻云神往则神往之,对我却没有什么用处。

    这日日间,我练了一天刀,精神疲惫。睡梦之中,只见老道士贱兮兮的来到我的面前,道:“世人羡长生,道人修清净。你小子的打鼾声也太扰人清静,可是啊,老道士其实舍不得你走,几百年了,难得有人陪我说说话。可是,我总不能留你一辈子。所以啊,晚上就把这个大梦春秋传授给你吧。有了它,你有朝一日说不定也能成佛成仙,到时候,老道士在天上也就不寂寞了,没事了来陪我喝喝酒”

    于是,我一梦睡了一个春秋。直觉三魂七魄都神游出窍,一觉睡到三魂七魄归位时才醒。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

    终南山上,全真教中,那朵长了不知几百年的银杏树,枯死。

    我丹田之中的荷花开了七朵。

    一跃,我入了洞玄境。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