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人月同圆-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章 人月同圆

    大梦春秋和我的长生诀一脉相承,都是道家内力。因此,我接受起来也并不困难,只觉得四肢百骸之中,一股涓涓细流运转不息,十分舒畅。

    想我段大虎何德何能,在汉末乱世之中也能混成个高手,不负师门养育大恩。

    过了一段时日,老道士虽然恋恋不舍,但终于该到了下山的时候。老道士陪我喝了一宿酒,道家三千道藏,不及他说“一醉解千愁”。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老道士吃着花生米,用竹节敲打着那个破碗。

    天下攘攘又如何,他还是如此寂寞。

    老道士终于醉了,打着呼噜趴在桌上睡去。

    许千雪也喝了几杯,她见我兀自怔怔地出神,站起身来,便要走开。我伸手握住她手一拉,不料许千雪酒醉脚下无力,身子一晃,便倒在我怀里,挣扎不起来,嗔道:“我是一生一世受定你的欺侮啦。”

    我见她轻颦薄怒,楚楚动人,抱着她娇柔的身子,低声道:“雪儿,咱俩在英雄谷中一见,不意竟能得有今日。我两番独斗张让之时,都是你奋不顾身,救我性命。当时我也只感激你的关怀,却不敢另有妄念。”

    许千雪倚在我怀里,说道:“我累你数次冒险,差点丢了性命,你难道不恨我么?”我道:“能遇见你便是缘分,茫茫人生之中,却让我遇到了你,既然遇到你了,我又怎能不陪你伴你,永不分离。”

    许千雪呸了一声,脸颊晕红,说道:“早知如此,当日让张让一剑杀了你,多少干净,也免得以后无穷岁月之中,给你欺侮,受你的气。”

    我抱着她的双臂紧了一紧,说道:我此后只有加倍疼你爱你。我二人夫妇一体,我怎会给你气受?”

    许千雪侧过身子,望着我的脸,说道:“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你,你会打我、骂我、杀我么?”我和她脸蛋相距不过数寸,只觉她吹气如兰,知她是想起了萧寒衣,以往那般要好,如今却反目成仇。忍不住在她左颊上轻轻一吻,说道:“似你这等温柔斯文、端庄贤淑的贤妻,哪会做错什么事?”许千雪轻轻抚摸我后颈,说道:“便是圣人,也有做错事的时候。我从小便跟着爹爹闯荡江湖,难保不会一时糊涂。”我道:“当真你做错什么,我自会好好劝你。”

    许千雪道:“你对我决不变心么?决不会杀我么?”

    我在她脸颊上又轻吻一下,柔声道:“你别胡思乱想了。哪有此事?便是你做错了,我也决计和你一起承担。便是全天下人都要杀你,我也会护着你。”

    许千雪凝视我的双眼,说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油嘴滑舌?我不许你嘻嘻哈哈,要你正正经经地说。”我也板起了脸,正道:“假如雪儿做错了事,便罚我二人在世上做对快活夫妻,白头偕老,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得超生。”

    许千雪道:“大虎哥哥,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可要记得今晚跟我说过的话。”指着初升的一勾明月,说道:“天上的月亮,是咱俩的证人。”

    我道:“对,你说得不错。这终南山上的明月伴我长大,便是咱俩的证人。”我仍将许千雪搂在怀里,望着天边明月,突然觉得:“这一刻永远如此,那可有多好!”心中不禁充满了幸福之感,说道:“雪儿,我从小无父无母,是师傅把我养大,现如今你才真正是我永远永远的亲人。你一直待我很好。”

    许千雪拉过我的手,轻轻握着,抚摸他手背,说道:“只要你一直对我好,我便也会一直对你好。”

    我拥她入怀,看着远山幢幢,秋风吹起,半点也不觉得有寒意。一觉醒来,便已经天明。今日,终于该到了下山的时候。

    老道士环抱大刀守在门口,便如我师傅一般落寞。他道:“大虎啊,走了以后就莫要再回来。即使你回来了,我也不回再见你,你无比要牢记。”

    我跪下磕了几个头,道:“老道士你也保重!”

    老道挥挥手,道:“相聚总有离别,你这就走吧。”我点点头,又看了一眼这座破庙上面的“全真教”三字,便拉起雪儿的手,向山下走去。

    背后,只听得老道士高声吟诵道:“一住行窝几十年,蓬头长日走如颠海棠亭下重阳子,莲叶舟中太乙仙。无物可离虚壳外,有人能悟未生前出门一笑无拘碍,云在西湖月在天!”

    饮水思源,我终是没有敢再回头。

    怕一回头,就再也下不了山了。

    长安城中有个汉城湖,传言为汉武帝所建。在山上待的时间久了,好不容易来到长安,便想去看看水,到了湖边,果然碧光粼粼,让人心旷神怡。转了一圈有些饿了,看到仅有一个货郎挑着面摊在卖面。看那卖面郎长得眉清目秀,倒像是个读书人。

    我和许千雪便一起坐下来歇脚。一会儿,面便上来了,竟然十分好吃,我连汤都喝了个干净,不禁又要了一碗。见那书生卖面郎长的英俊,便和他搭话道:“先生,看你样子是个读书人,却没想到面也做得这样好吃。”

    那书生笑道:“小子可当不起先生的称呼。我本是县里的秀才,时运不济,遇到了乱世朝廷一片混乱,可哪还有出头之日?好在文章虽没人读,但吃我做的面的人却不少,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吧。”

    “你是一个读书人,那我问问你,现在诸侯这么多,你觉得谁能最后取胜?”我看他颇有见识,除了我们之外也无其他客人,便和他闲聊几句。

    “客官这是在问我天下谁是英雄啊!这可说不准,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惜北边还有袁绍,听说最近两人交兵曹操寡不敌众,已经吃了不少败仗。江东孙坚之子孙策虽是个英雄,可惜有荆州刘表的掣肘听说豫州牧刘备爱民如子,关羽张飞英雄了得,自然也是个英雄要我说,这天下大乱了,无人不可以为英雄,贩夫走卒、市井小民、娼妇与公主、乞丐与皇帝,就像我们高祖皇帝一样,一个小小亭长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成为皇帝呢?”

    他说的颇有道理,我不住点头。听他说道曹操连吃败仗,我不由得心惊,追问道:“兄台,那曹操英雄无敌,为何总是吃败仗啊?”

    “听说北方四州都已经在袁绍的统领之下。自古北方富庶,他兴兵百万攻打曹操,曹操哪能抵抗的住?眼看这天下可就要是袁绍的了。”书生道。

    我拱手道:“请教兄台大名?”

    “小子叫马谡,字幼常。”马谡道。我心中一惊,却原来是他!怪不得有这等见识。

    “天不早,兄台我们先告辞!”我放了十枚铜板给他,道:“我们后会有期。”

    马谡做了一揖,不再说话。后会有期,他以为是句玩笑话。

    我二人离了面摊,道:“看来我们得火速赶往徐州了,曹操兵败,我不能不去帮他一把。”

    许千雪道:“你毕竟还是惦记着曹操。”

    长安缺马,在集市中也只买了一匹,我二人便同乘而行。跑了一会儿,不觉有些疲累了,我放松马,缓缓而行,偶一抬头,只见玉宇无尘,蟾宫影满,天边明月,恰似冰盘。月光悠悠地洒下来,四野如蒙上一层薄雾轻绡,景清幽美妙。猛然省起,今夕何夕,正是中秋,不觉笑道:“雪儿,咱们今年这个中秋节可过得真有意思。”

    许千雪取笑道:“是啊,中秋节又名团圆节,今宵我俩可正是人月同圆啊!”我侧目回睨,但觉她笑语盈盈,吹气如兰,心神一荡,忽地笑道:“战场看明月,马上赏清秋,雪儿,但愿咱们年年有今夕。你说得好,今宵正是人月同圆,多少人可要羡煞我们呢!”

    我的话既含蓄,又显露,透露了爱意。许千雪大羞,含嗔说道:“大哥,你再取笑,我就跳下马去,不再和你同乘了。”

    她娇羞之下,梨涡隐现,有如初开的百合花,在我眼中更增美丽。

    第一卷完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