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少侠廖化-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十二章 少侠廖化

    对于我的相貌风流,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了,如果能让měi nǚ凝视,那绝对只有一种可能:她在看我后边的人。我当下转头望去,却也没发现什么可圈可点的少年侠士,再看黄衫少女时,她已经转过了头看向台上了。

    这时,一位自称廖化的少侠方才赢了一场,正无人挑战。我便缓缓走上,谅那慕容生也不知我来历,便自报家门道:“在下段大虎,长安全真教第四十三代传人。”慕容生点点头,以为我只是小门小派。便随口说道:

    “这位段少侠使的是刀,刀法重力道和实用廖少侠使的是剑,剑器对招数的要求比较高,乍一看是段少侠占了优势。两位各自小心,胜负尚难预估……”

    我也不听他说些什么,兀自沉下心来,手提虎头大刀走到圈中。对面廖化也走近前来,他其实年纪不大,眉清目秀,皮肤黑黄,嘴边一圈淡淡的绒毛。只是他看着我的眼神既阴又冷,估计寻思着我是不是像管亥一样的对手。

    不过大敌当前,也不能想太多。我左右晃晃脑袋,又压了压腿,以免等下用力过猛抽了筋。最后才掣开手中钢刀摆个起手势,心沉丹田,双腿运气,暗自考虑当如何取胜。方才我见了他舞剑,属于轻灵一派他身形相对瘦小,剑又比寻常长剑短上三分,想必是走“快剑”风格,速度必在我的大刀之上。若要胜他,就得以大力压制,绝不能让他得了先机。

    众人见了我的起手势,都轰然而笑,姿势当然是没错的,只是美感略有不足。廖化也冷冷一笑,抽出佩剑舞了一朵剑花,侧转身去偏头过来,举剑直直指向我,身体立的笔直,微风吹过,衣决轻飘,真是英姿飒爽!这一亮相引得台下无数女侠尖叫起来,大加称赞其立身好正,正是少侠应有的姿态,于是“正态”、“正态”娇呼不绝,更有人抛花上来。

    他这起手式帅固是帅,却让我有些看不懂了:他的招数既然是以“快”见长,就该从一开始摆出进招的姿势,在最快时间打倒我这下他站的笔直,等下开打时还要先摆回起手的招数,然后再图进攻这姿势变换之间,就丧失了不少时间。两者对决,就是一弹指的功夫也很宝贵,这么做实在危险,如果仅靠眼神可以shā rén,我早已被千刀万剐。

    不懂是不懂,我也不可能好心去提醒他,就算提醒了他也未必听。况且,江湖人士招数怪异那也是有的。我一听锣响,二话不说,挥舞着大刀迎头就劈,果然台下管亥微微点头。这廖化正站的笔直,刚想要舞个剑花换几声尖叫,却见我迎头就是一刀,慌的转身要跑,可姿势变化哪里来得及?步子迈的小了,实难躲过我这一招要步子迈的大些,却势必扯着了蛋。

    我这一刀要剁实了,廖化恐怕要身首异处。所幸我深知江湖人物中少侠们的秉性,虚而不实自是常态,所以这一刀还留着后劲。见廖化实在躲不过去了,我刀头一偏,砍到他脚边三寸之处。

    楼上台下都是一阵惊呼,廖化吃这一吓,几乎战立不住,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他轻功了得,不至于当场出丑。我也不紧逼,缓缓把刀抽回来。廖化这才有点回过神来,握着剑一个倒转三百六十度,登时与我拉开数丈的距离。

    慕容生道:“段少侠刀法果然凌厉,不过看起来是廖少侠技高一筹别看刚才刀只是差点砍到他,但这毫厘之间,就能看出两者实力差别如何。你再看廖少侠,一招避开,立刻拉开距离,显然是深思熟虑过的。”

    我这边忽然嗓子发痒,“呸”地一口吐沫吐在地上,也不顾慕容生说些什么,提刀再杀过去。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廖化显然是存了忌惮之心,我奔向东他便去西,我去南他便往北,一直绕着我远远游走,却不敢近身搏斗。他安全固然是安全的紧,但也别指望对我有何威胁。他用的本来就是剑,与我的大刀却也短着几分,却避长扬短,不敢近我的身,如何能伤到我?

    若是他剑法精妙,欺身近前施展出功夫,如赵云般一柄长剑舞的乱红飞过秋千去,我这耍大刀的倒真会大大地头疼一番。

    如此游走了几圈,我没学过轻身功夫,却也是追不上他,提着几十斤的大刀追来追去,实在是劳累。不过他既然无心与我对战,我也不好催他,于是我站在台心,大刀往地下一插,便闭目养神起来。

    只听得慕容生道:“段少侠毕竟腿短,可胜在气力。这一下段少侠是要气运丹田,恐怕是要使出一招断江截流的绝世刀法来。”

    而廖化则以我为轴,慢慢沿着擂台边缘转磨。自比赛开始到现在,我二人也就拆了十招不到,其余时间皆是在互相对峙瞪视画圈圈。

    台下的一众大侠们却沉不住气了,都纷纷叫嚷起来,比武就是比武,这是要弄哪样?台下有个劲装汉子叫道:“老子来这儿不是来看推磨的,你们两个要打便打,好不爽利!”一位妙龄女侠却柔声喊来:廖少侠,莫着着急,姐姐们都看好你,那蠢物怎会是你对手?”那“蠢物“自然指的就是我了。就连裁判席上的各位武林名宿也都有些坐不住,有的对擂台指指点点,有的交头接耳。

    只有许犯一个人稳坐在中间,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容生看我俩都没动静,也随手拿起一本侠客笔记信口胡诌起来:什么廖少侠“嘤咛”一声倒在了段少侠的怀里……我听这本书倒是写的不错,完事后一定要借来参阅一番。过了一会儿,慕容生站的也乏了,说的口也干了,便下去喝茶了。

    “比赛进行到这程度,似乎是进入僵局了。”两位武林名宿窃窃私语,我却听得真真切切。

    “唔唔,看来双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谁都不敢贸然出招,估计要平局。”

    “师兄您看如果真是打平的话,裁判们会判定谁赢?”

    “八成是廖少侠,毕竟他在场上跑动比较积极……”

    我在擂台中间站的,也确实是有些倦了,所以这周围的情景,我才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时,我忽然发觉台上一道明亮的目光看着我,我睁眼一看原来正是那黄衫少女,看着我似笑非笑。我摇了摇头,这位天仙一样的女子,怎可能会来看我,定是因为我与廖化恰好站成同一条线,所以那视线越过我的头顶,去看那位少侠。不过等廖化又转了几圈后,我发现黄衫少女的眼神却不随着他而转动,真真就是盯着我来的。

    美人侧目,我这血气方刚的少侠怎能抵挡?

    与人对敌最忌心神大乱,心神一乱,呼吸立时紊乱,随后这四肢运用就难随心意,破绽便会百出。我一见黄衫少女居然凝神望着我,实在是有悖常理,脚下步法登时有些乱了。那廖化毕竟不是平庸之辈,一见我神情有异,竟然扭头看去měi nǚ,立刻精神一振,挺剑便刺。

    这招才显出了廖化的真实水平,剑法一点也不花哨,速度极快。好在我虽然心不在焉,但十几年刀法岂是白练的?只听到耳边风响,练武之人的惯性就起了作用,右手立刻横刀在胸前,只听“铛”的一声,他的长剑与我大刀正好撞上,发出清脆响声,只把他的长剑折弯,一扫擂台上刚才的沉滞之气。

    本来众人昨晚不睡清晨又早起,早已经打起了瞌睡,我们这下一交手,不少人都从梦中惊醒。这一回合也提醒我了:眼见那一柱香行将燃尽,我若想取胜,就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我暗骂自己在比武时候竟然分了神,实在是不应该然后我晃晃手中钢刀,施展出五虎断门刀,不对……是我全真教的绝学,向廖化攻去。

    时间紧迫,我也无暇顾忌伤他不伤他,只管将刀法使出来。猛攻第一要靠臂力二要靠兵器本身重量,这两点我都占优,刀刀见力,虎虎生风。一时间廖化被杀的东倒西歪,险象环生,一直被我向后迫去。

    廖化本来偷袭得手,大大占了赢面,可是我既然反攻,就没有了他的机会。马上就被我逼到擂台边缘,岂料廖化轻功着实了得,竟然从我头顶翻了过去,一剑逼近我的后背。

    这时,我马上已经到了擂台边缘,又有长剑在背,我也不可能如他一般翻到背后去,只得大叫一声“苦也”。

    眼看就要输给了廖化。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