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曹营故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四章 曹营故人

    营帐打开进来一人,正是关羽。关羽依旧是那股傲气不改,轻捋胡须。但气场和此前相比又有不同。沙场果然是最好的磨刀石,早先看起来只是一介寻常武夫的关羽,此时身上已经有一种铁血冷厉的气质,浑然天成。

    “关将军,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大喜道。

    “下邳城兵败,和大哥三弟失散了,只得投降了曹丞相,护送两位嫂嫂在这里暂住。曹丞相待我不薄,我目下正在帐前听差。”他说的两位嫂嫂便是刘备的两位夫人了。关羽见了我显然也是颇为高兴,道:“你可见到我大哥和三弟?”

    “我从徐州而来,听糜竺和简雍两人说刘大哥至今未有消息,恐怕是凶多吉少。”我哽咽着说道。

    关羽全身一震,却也不再说话了。

    曹操轻声道:“刘皇叔吉人自有天相,倒也不用太过焦虑。倒是这场两军奔袭的接触战,我军与袁军兵马差距悬殊,有了关将军相助自然如虎添翼,说不定还可以被后世兵家视为经典战役。全天下可都看着呢,胜了对我军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关羽抬头说道:“明早出发,我只带三千骑!定可破了颜良。”

    我不确定道:“颜良有多少兵马?”

    曹操道:“据探马来报,颜良有六万兵马,如果依计分了颜良的兵,恐怕和你们作战的也有三万。可是,不瞒二位,现在骑兵也只有虎豹骑的五千军马了,我便都给了你们,另外,我再派徐晃作为副将,前去助战。此战一定要赢啊!”

    “晓得了。”我抱拳道。关羽却默不作声,想着自己的心事。

    第二日,曹操便点将出征。他亲自带兵前往延津,扎起木筏,故作疑兵渡河,要前去偷袭颜良背后。这一计当然并不完全是虚张声势,如果颜良分兵来访,则黄河之水宽数千米,谁也不敢轻易犯险但如果颜良并为分兵,则很可能就弄假成真,曹操便要亲自渡河去偷袭颜良后方。

    我则站在五千虎豹骑之前,咬了咬嘴唇,深呼吸一口气,再望去,仿佛前方有黄沙万里。

    五千骑对六万兵,称得上个“风萧萧兮易水寒”。

    我抽出屠龙宝刀,策马狂奔,怒吼道:“虎豹骑!死战!”

    “虎豹骑!”

    “死战!”

    五千虎豹骑轻甲快马,怀必死之心奔袭颜良大军!

    这一战,关羽是报恩,我亦为报恩。

    关羽骑的马非同寻常,我似曾相识,那边是吕布的“赤兔马”。

    人是故人,马是老马。

    到了一处山坡之上,遥遥望见颜良排兵布阵极有章法,旗帜鲜明,刀枪森罗密布,军阵之威不容小觑。好在曹操果然吸引了他们一半兵马过去,但我还是傻了眼,道:“河北的军马如此雄壮,我们要怎么个打法?”

    关羽站在我身边淡淡道:“河北兵马有名无实,在我看来,不过是用泥捏的鸡,用瓦做的狗。”

    我是大战过颜良的,看向敌阵中一人身披金甲,持刀立马,正是颜良。我告诉关羽,关羽眯起眼来看了一会儿,道:“我看颜良,也不过如插标卖首耳!”

    我心想这里风大,千万可别风大闪了舌头。当下说道:“关将军,那我们现在冲杀下去,趁他不备,杀他个兵荒马乱?”

    “偷袭之事关羽不屑为之。”关羽转头向兵士喝道:“擂鼓,出战!”

    士卒大鼓一响,我心想这下可是坏了,偷袭可能还有一分胜算,如今暴露了目标,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杀将出去了。于是,我率军转过山脚,摆好阵势,大喊一声:“哪位将军愿意出战?”

    当下两人道:“将军,我二人愿意出战!”

    我一看这两人却是认识的,原是吕布麾下的八大猛将之一。也是这两人,将吕布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趁着酒醉绑了吕布送给了曹操。我心中虽恨这二人卑鄙,但此时战阵之上,也不好说什么。

    当下说道:“两位将军小心。”

    二人抱拳一礼,联袂杀向颜良。颜良见是二人出战,却也凌然不惧,拍马舞刀来战二人,如此站了二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负。我又向徐晃道:“公明将军,今日之战只能胜不许败,也顾不得江湖规矩了,还请将军出马共同去战颜良。”

    徐晃领命飞骑而出,三人共战颜良。河北军中大骂,骂的甚为难听,我却也假装没听见。本以为以关羽的性格肯定要发怒,不料他却呆呆地看着场中,似乎若有所思。

    “关将军,你在想什么?”我不解问道。

    “贤弟你看,颜良身上的金战甲颇有古怪,竟然好似刀枪不入。”关羽道。

    我瞪大眼睛看着颜良,果然见三人刀枪砍到那副盔甲上颜良好似无事一般,如此一来当然立于不败之地,说道:“关将军,这金甲到底是什么东西?披上一身盔甲就能额外生猛了?那我得去弄一套来穿穿。”

    关羽道:“上百年前,听闻大将军霍去病便有这样衣服铠甲,全身金,听说为一套上古兵甲,大抵是一件用以镇压邪魔的道门仙兵,但后来不知怎么回事竟流落到江湖上,几百年来倒是有不少人见过这副金甲,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端的是十分厉害。不料今日重出江湖,竟然披在了颜良的身上。”

    我两人正说着话,场中形势又是一变。

    宋宪身形本已十分魁梧,所乘骏马更是雄骏,见久战不下颜良,心中着急,一人一马势不可挡冲向颜良,竟然要以马撞颜良。

    不需握住马缰的魏续将马匹奔跑速度控制得丝毫不差,慢慢弯腰,将那对惨白如雪的双手贴在了马脖子上。

    徐晃大喝一声,也提马挺枪直刺颜良脑袋。

    颜良冷笑一声,却只是屹立不动,由着三人三马冲刺蓄势。马近跟前,宋宪怒喝一声,吐尽了心中浊气,借着骏马疾驰的充沛气势,劈出霸气绝伦的一枪。

    颜良急速地抬起一只手,与脸孔一样被金甲包裹的五指张开,握住了宋宪集中全力刺出的一枪。宋宪被大力一拉,倒在了马下,正好被马匹踏中了胸口,吐出一口血来。与此同时,徐晃的一枪刺到,颜良略一侧身,那枪花与金甲剧烈摩擦,擦出了一大串火星。

    “杀我同伴,拿命来!”魏续加速冲了出去,骏马蛮横冲撞上了颜良。

    先是轰一声。

    随即连远处的我都满耳听到马匹撞山一般骨寸寸骼断裂的震撼声响。

    颜良纹丝不动,头颅和脖子断碎的马匹暴毙在身前。

    徐晃连人带马继续前冲出十丈距离,猛提马缰,马蹄扬起,再沉重踏下,将泥土道路踩出了两个坑。他深呼吸一口,神情无比凝重。我几乎可以看清楚他手背上爆出的青筋,条数分布远比常人筋脉要密麻繁多。

    于是,徐晃聚气再挺枪刺去,这一招枪法大开大阖,颇有我刀法中“一去无回”的果敢。只见颜良亦拍马向前,一刀劈斩向徐晃。刀枪短暂相接,徐晃真的便晃了一晃,便掉头向我军阵中跑来。

    另外一边,颜良却手起刀落,也不知怎地,一刀就将魏续斩于马下。我急忙迎上去看徐晃,只见他脸苍白,想是被颜良一刀震伤了心脉。

    我心下骇然,这厮武功原来如此厉害。那日为救公孙瓒,和他动了几刀,幸好赵云前来救我,不然我早就横尸在了界桥之上。只是那日他却未曾穿这古怪金甲,今日穿上了果然又是厉害了几分。

    我正心下惴惴,忽听我军阵中又有一人长喊一声:“啊!”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