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金甲颜良-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五章 金甲颜良

    这不是一声shēn yín,而是一声大喝!

    我眼前一花,一匹红宝马冲了出去,杀气腾腾直奔颜良。我一身大汗,大喊道:“关将军,你的刀!”原来刚才关羽为我解说这金甲的奥妙,他的大刀沉重,便插在了地下。想是看到徐晃受伤,魏续被杀,心中着急竟然一提马就冲了出去,不料竟然没拿他的兵器青龙偃月刀。

    果然,只见关羽飞骑而去,刚至颜良面前,便又急速打马而回,想是终于记起了手中无刀。只见他一个来回甚是迅捷,提上大刀又是一声虎吼,朝着颜良杀去。却不料这时一阵风沙大起,黄沙遍地,吹得人不知道东南西北。关羽以衣袖遮眼,站在两军中间,却是不见了颜良的面目。

    待得风停,颜良早已回军。他斗将赢了一阵,见关羽势猛,便不欲再和他单挑拼杀,便想倚多为胜。

    风骤停,颜良大喊一声:“放箭!”

    只见箭如雨下,霎时便伤了我几名兵将。我审时度势,见对面阵势已开,若不奔袭而上一鼓作气,被吞掉五千轻骑是早晚的事。我大声命令道:“擂鼓!众将士,随我直破中军!”

    “死战“”六千轻骑较之三万军阵终显得单薄,但是一声呼喝,其视死如归,隐有狂风奔雷之势,如何弱了

    我当先冲下高坡,身后轻骑阵势随即展开,分作三股,若鹰隼展翅,直扑袁绍重骑的磅礴大阵。

    我军轻骑动的瞬间,河北军骑阵也同时展开,二万玄墨重骑,一动若奔雷,黑云压城,要将我军轻骑鹰隼扼杀于铁蹄之下

    “喝呀”一骑飞奔脱出骑阵,如一团火焰一般,泼风似的大刀直扑当先旗下站立的河北名将颜良,竟是要万人军中取上将首级!

    颜良军中骑兵围拢过来,可赤兔马奔袭不停,一路大刀狂扫,袁军铁骑接连落马。如一猛虎入了羊群,杀的畅快淋漓!

    我身后五千骑紧随而至,却被重骑生生扼住,仅有百余骑跟住了我,杀入阵中。轻骑对重骑,如箭矢攻盾,闷声不响,箭矢无力破盾,只有给盾带着拖曳拉扯,最终折断。五千轻骑被倍于己身的重骑若洪流般反冲,却不慌乱。这是天下精锐骑兵虎豹骑,将士们各个身负绝艺他们更是死士,向死而生!天下纷乱二十载,多少次绝境死战,多少座尸骨堆积,多少条人命过往,生与死,不过睁眼闭眼罢了。杀出去,就能活,管他做甚!

    唯战能活!

    刀兵相接,沙场漫血。大刀对上了长枪,利剑对上了长戟,战马嘶鸣,刀锋破甲,枪尖穿骨,黄沙漫扬。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且战个痛快,死了,魂魄尸骨同回家乡

    我刀法忽变,去势更快,堪堪抢在一杆长枪要刺穿我的马肚之前刺上了一员魁梧悍将,势头不停,挑起来在空中一刀将它斩成了两半。但无奈我如何冲锋,身后的虎豹骑却已经身陷重围,在甲胄人数劣势之下,折损惨重,五千轻骑已损伤两成。袁兵骑阵渐渐合拢,要将这支莽撞射入的箭矢折断。

    但虎豹骑岂是任人宰杀的寻常士卒?

    战场局势又变,虎豹骑虽在重围之中仍然阵法不乱,数次变阵,几下变化不过瞬息。重点聚力冲向袁兵右翼,一时间猛不可挡,杀伤了数名袁兵。

    中军之中,关羽勒马回头,一杆大刀频频甩出,接连将袁军重骑斩杀,冲破来路锁阵,与陷入重围的数十精骑会合。“随我杀了颜良,看他如何骑兵合围!”关羽一骑当先,越过数十骑,直接冲开后路围困重骑,大刀挥动,带着寥寥数十骑要去斩了在众军冲冲保护中的颜良!我守在他的身后,谁若要救颜良,先得过了我这一关!

    这时,双方将士都已经杀出真火来,只听得呼喝连连,刀起头落。生生死死,唯有沙场能看透,人死不过吊朝天,想他娘的作甚

    此时,关羽一声暴喝,赤兔马猛然加速跃起,冲过了十几骑。前面豁然就是颜良,左右两侧军马补上,要拦住关羽。可关羽单刀匹马发起了冲锋,青龙偃月刀挥舞至了极限,一刀斩断了数十根长枪,去势仍不改!

    “拿命来!”关羽将大刀在头顶急速舞动,这片光幕急速而下,一刀劈向颜良!颜良手中大刀架起,架住了刀,却架不住无匹的杀气!

    一刀斩断了颜良长刀,砍下了颜良的头颅!

    颜良的脑袋掉在了地上,双目圆睁,既有不相信,也有恐惧。千军万马之中,身披刀枪不入的黄金甲,竟然被一刀就斩断了头颅?

    他不信,其实我也不信。但事实却是如此。

    黄昏,残阳胜血,惨照沙场。

    十余载天下乱战,不记得多少惨烈厮杀,不过这一场,终要为天下后世所记住。

    颜良死了,沙场上霎时间安静极了。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撤退!”颜良的三万兵马也顾不得同伴的尸体,纷纷朝后跑去,我率军追杀,也缴纳了些兵器和辎重。

    这一仗,虎豹骑死八十七人,伤一千二百人,大获全胜。

    等到我们回营时,曹操得知了消息,骑马率军来迎。见我满身血污,曹操大笑道:“真有你的,五千破三万,有种!一战你就成了这大汉朝的名将!”

    “多亏了关将军一招斩了颜良,要不是如此,恐怕就回不来了。”我笑道。

    曹操拉着关羽臂膀道:“关将军辛苦了!他日我定当禀明朝廷,为关将军记一大功!”

    关羽也颇为高兴,拱手道:“多谢丞相!”

    当下,我们在校场上摆开了阵势,酒肉端了上来,所有的虎豹骑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好不快活。江湖上最高兴之事,便是与同生共死的兄弟们一起吃肉喝酒了,当下我喝的飞快,但却总是不醉,看来自从有了大梦春秋,酒量也变得好了起来。

    酒肉吃罢,曹操拉我进账,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奇道:“曹兄,今天打了胜仗,你为何还是这般闷闷不乐啊?”

    曹操叹息道:“贤弟,可真对不住了,破坏了你的酒兴。今日之战虽然赢了,可袁绍兵马是我十倍,恐此番难以善了。”

    “怕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袁绍来了,也再如今天般杀的他们屁股尿流!”我大大咧咧道。

    曹操笑道:“有兄弟这番话,我也便不忧愁了。但是,这个白马迟早要放弃防守,我军兵马太少,如果固守白马被袁绍大军来围攻,恐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在官渡我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决战就放在此处了。”

    “好,你这么安排一定有你的道理。兵法之类我可是不懂的,所以你是帅,我顶多就是一个小将,为曹丞相战阵之上分忧!”我道。

    “哈哈,你小子现在油嘴滑舌的。什么曹丞相?我是你大哥!这天下就算我得了,那也有你的一半。”曹操道。

    我忽地想起一事,心中郁结难消,忍不住问他道:“曹兄,刘备那日反了你,你可知是何事?”

    “嗯。想必是因为觉得我慢待了皇帝,所以心生不愤。再加之小皇帝又下了衣带诏,让天下讨伐于我吧。”

    我暗付道,原来他心中雪亮。便说道:“曹兄,这天下是谁当皇帝我并不关心,只是你得向我说个明白。假使有朝一日你打败了其它诸侯,一统了天下,这个皇帝的位子你坐还是不坐?”

    曹操斩钉截铁道:“操世代都是汉臣,从无篡逆之心,这天下我虽得之,但终生以臣自居,不敢有当皇帝之非分之想。刘玄德等大臣怪我对皇帝不尊,我却又如何尊法?小皇帝尚年幼,如无我辅佐,恐怕这江山虽好,终究也要拱手相让于袁术等人。我本意并非不尊皇帝,而是在我军中立威。众将士既然跟随于我,他们想要的是一个气势滔天,不屈居人下的大将军啊!如若我事事都听从陛下旨意,那恐怕早已暴尸荒野,后人写那史书时,也只会说曹操迂腐不堪,死有应得!”

    我点点头道:“若如此,我便信你。”

    正说之间,忽然斥候来报:“河北大将文丑领兵十万,前往延津渡口。前方告急!”

    我和曹操对望一眼,都是一惊:“竟然来的如此之快?!”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