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没了头的丑将军-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六章 没了头的丑将军

    刚斩颜良,又来了文丑,河北诸将看来定要在这黄河沿岸分出个胜负来。文丑耀武扬威,在延津和曹军对峙,连日来破口大骂,众将都十分愤怒,但曹操始终不愿出战。

    三日后,众将士正在大帐之中议事,忽听一探马来报。曹操问道:“可是那文丑又来阵前叫骂?”探马道:“启禀丞相,是袁绍军中送来了一纸檄文,说是要呈给丞相看。”

    曹操大笑道:“莫非袁绍看我军势猛,来文书要来乞降?”众将皆大笑,原本严肃的氛围顿时轻松了起来。

    曹操接过文书,只看了几眼,却脸立变,我看他手指发抖,想是被惊吓的不轻,便说道:“丞相,何事如此惊慌?”

    曹操却不答,忽然左手捂头,大喊一声:“痛煞我也!”竟然扑倒在地,众将赶忙扶起,只见曹操嘴唇发青,牙关紧咬,却不停打颤。“快,快传军医!”我惊慌道。军医到来,为曹操把了脉,道:“这是丞相的痼疾,并无大概,需要休息静养几日方可康复。”当下几人便将曹操送到了床榻之上。

    一帮谋士杨修捡起了檄文,大声读道:“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司空曹操:祖父中常侍腾,与左棺、徐璜并作妖孽,饕餮放横,伤化虐民父嵩,乞匄携养,因赃假位,舆金辇璧,输货权门,窃盗鼎司,倾覆重器”

    杨修念道此处一愣,不再往下念了,将檄文丢在地上,大骂道:“胡说八道!”

    “怎么就胡说八道了?”我问道。

    “竟然说丞相是赘阉遗丑!丞相祖父和父亲全是大汉重臣,向来亲民爱民,口碑那是极好的。所以,这檄文里的全都是屁话!”杨修骂道。

    “对!全都是屁话。”众谋士纷纷骂道。而我却知道,曹操祖父是宫中太监,和张让的身份地位都是差不多的,可曹操一向以此为耻,也不多向旁人提及。不料却在檄文中被写了出来,这下岂不是全天下人都知道了?所以曹操才气得头疼发作。

    到了晚间,我去睡榻之前看他,曹操犹自闭目养神。

    “曹兄,你的病怎样了啊?”

    “不想头痛病发作,疼的真是厉害。”曹操shēn yín道。

    “那你好好养病。”我安慰道。

    “今日军情如何啊?文丑是不是又来骂阵了?”

    “无事你安心休养。”我自然不会和他说,今日文丑前来骂战,张辽将军气不过,带着本部兵马去和文丑大战。不料文丑那厮箭法也十分了得,第一箭射中了张辽的簪缨,张辽也颇为骁勇,仍旧打马冲锋。不料文丑第二箭射来,正中了战马的眉心,张辽被战马甩下了背。

    文丑挺枪杀来,眼看就要张辽的命。还是关羽和张辽颇有交情,当下骑着赤兔马飞也似的挡住了文丑一枪,这才救了张辽性命。

    “你休要骗我,”曹操有气无力的道,“今天我听得营外战鼓连连,是不是有哪个将军出去挑战文丑了?”

    我心想什么事都骗不过他,便将这番事和他说了。曹操顿时又头疼不止,我给他换了几次毛巾才停歇下来。

    “曹兄啊,现在这个时候你可不能一病不起啊,假如文丑知道你生了病,说不定要挥动大军杀过来了咱的人马不及他,到时候可就悬了。”我嘴笨,也只好这番安慰他。

    “嗯,嗯”曹操忽然眼前一亮,说道:“你刚说什么?”

    “我说,要文丑知道你有病,指不定就杀过来了!”我重复道。

    “妙极!”曹操竟然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命令道:“来人啦,即刻召集将领来中军大帐议事!”

    我奇道:“你病成这幅德行还要去议事?不要命了!”

    曹操哈哈笑道:“说你小子是员福将你还不信,给我出了个绝佳的主意!”

    我听得云里雾里,自己又何曾给他出过什么计策?曹操拉着我的道:“走,跟我一起去听听。”

    众将到齐,曹操道:“明日派出斥候,在文丑军中散播谣言,就说我病重要回许都,倘若文丑领兵来攻,我自出兵去战文丑!”谋士吕虔不解问道:“丞相,说你病重岂不是给了文丑可乘之机?我们这几天都向营中军士隐瞒你的病情呢。”

    曹操道:“无需多言,明日自然会见分晓。”紧接着又吩咐了众人的安排。曹操又道:“明日之战众将听我号令,如有违军令者斩!”众将摩拳擦掌,纷纷答应。

    到了第二日,一早上平安无事,到了午间,却听得外面战鼓震天,那文丑估计听到曹操病重,真个领兵杀到。曹操亲自领兵出战,看到了文丑大军衣甲鲜明,却命令道:“将后军变为前军,粮草先行!”

    一旁众谋士面面相觑,估计都是怀疑曹操这一病竟然烧坏了脑子,却也不敢不听令。吕虔又问道:“丞相,将粮草放在军前,万一被文丑抢了去,那可如何是好啊?”曹操大怒道:“我说放前面就放前面,你竟敢质疑我的军令?”

    曹操拔出剑来,要杀了吕虔,幸好我在身边,悄悄地拉住。

    果然文丑一看曹军竟然把粮草摆在了前面,前军的精锐部队竟然后撤,当下更不怀疑,大喊一声“冲呐!”却并不杀向我军,而是纷纷抢夺粮草。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哪个诸侯不缺粮?护粮将士一看贼人来势汹汹,纷纷抛下粮草逃跑。

    曹操又发布了第二条命令:“众将士脱下衣甲,留下马匹,都给我跑啊!”

    这完全是给文丑送礼的节奏。文丑军中众人大喜,纷纷前来抢夺wǔ qì、衣甲和马匹,不费一兵一卒,能抢得这么多战利品真是祖上烧了高香,可见曹操真是秀逗了。

    眼见文丑众军抢的高兴,前面先来的竟然抢到了一套新鲜衣甲,后面来的可就不乐意了,纷纷撕扯打斗了起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如此。曹操这时才有了笑容,喝令道:“扬起我的大纛来!”

    一杆大旗竖起,曹操令摇动了几下,顿时喊杀声四起,曹兵漫山遍野杀了过来。文丑军士顿时大乱,互相践踏起来,文丑大声呼喝,却也止不住兵士胡乱逃窜。文丑举枪杀了几名士卒,却哪里有震慑的效果?我只见文丑咬了咬牙,竟然单枪匹马朝着曹操杀了过来。

    张辽和徐晃双骑齐出,拦住文丑。可那文丑十分厉害,两人斗了数回合,二将竟是战不过文丑。缓得一缓的功夫,文丑军马也逐渐归拢过来,渐渐形成了兵势。文丑悍勇无双,这下气焰更胜,挥舞长枪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关羽大怒,要上去斩杀文丑,我道:“关将军,你杀了颜良立了大功,这一仗让我来吧!”

    关羽点点头。

    “咄!”我奋力拍马迎上文丑。文丑见是我,以为我是他手下败将,浑不在意。我却刀意一涨再涨,瞬间攀升至洞玄境。

    即使面前是条龙,我也要挥刀屠龙!

    我猛一吸气,大梦春秋在体内运转不绝,气息之悠长聚就巅峰刀意!

    “拿命来!”文丑猝不及防,万万没料到我竟然发出了这样的一刀,仿佛漫天都是刀影。

    龙若能飞龙在天,我便能倚天屠龙!

    文丑拨马就跑,在此关口我岂能让他跑了,见他跑至水边,我随后赶上,一刀朝着他的脖子砍了下去。

    骨碌碌一颗大好头颅落了地。我发现,文丑的头颅到了地下果然更丑了

    我本又想学关羽抚须,但却没几根胡须可抚,倒是颇为扎手。看上去很养眼的高手姿势,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的。

    只听得曹操剑指前方,大喊道:“给我杀呀!”

    曹军四路齐出,杀死文丑军马无数。不一会儿功夫,又将失去的粮草悉数夺了回来。

    我这才明白过来,以粮草为饵只是为了让文丑军马没有防备,才敢继续深入追击。却在不知不觉中进了曹操的圈套之中。果然妙计!

    这一仗,杀了袁军四千多兵卒。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