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行刺袁绍-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七章 行刺袁绍

    连斩了颜良和文丑,袁绍按捺不住,亲率五十万大军直奔官渡而来。他来势汹汹,曹操果然如此前所说,当机立断弃了延津和白马,撤兵到了官渡。袁绍兵马追至官渡,离曹操五十里之地下寨。

    袁绍兵马虽多,但刚逢新败,却也不敢贸然攻击。两军便如此对峙了起来,各自修建防御工事,以为久战。曹操挂念许都,便携了关羽等人回到了许都,只留下夏侯惇在此防御袁绍大军。曹操本想拉我一起去许都,可我天生讨厌政治权术,怕到了许都反而不自在,所以借口留在官渡游山玩水,便不去那许都。

    当初曹操以沙图为我讲解官渡的地理重要性,我似懂非懂,这些日子来,闲来无事便和许千雪骑马去四处勘察地形,却也颇有心得。官渡西边是一块巨大的湖面,东边是广阔的沼泽区,中间只留下一个长约二十许里,宽数里的陆地可以通行。地形得天独厚,构成了许都的天然屏障,官渡正好处在这屏障的咽喉之处,极具军事战略地位。

    到了袁绍大军压境,战事不顺虽然一退再退,但到了官渡便不敢再退了。在这里,曹操却能以十万万敌百万。而在官渡以北,便是袁绍的大营所在地阳武境。我爬上山头看袁绍布阵,他以沙丘为营,绵延数十里,煞是威武壮观。

    这基本上算是比较开阔的地带,适合大兵团作战。袁绍兵马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所以曹操才凭借官渡的有利地势,才能化解袁绍人多的优势,让战争转入相持阶段。听说,在这期间,有谋士向袁绍建议绕过官渡袭击许都,袁绍却没有采纳。

    我多日以来无所事事,习惯了战场厮杀,一闲下来。只觉得甚是无聊。一日突发奇想,想起颜良文丑两人既死,袁绍军中再无高手,我何不效仿秦时荆轲,也去刺杀一番袁绍。如若袁绍死了,那么北方四州群龙无首,曹操自然可以长驱直入,百姓也可以少受些苦。

    想我如暗中去刺杀,以我现在的武功,即使一击不中,全身而退想来也不是难事。

    这一念头既起,便在我心中生根发芽了起来,竟是遏制不住。这一日晚,我也未曾告诉他人,便单枪匹马朝着袁绍军营中而来。袁绍军中守卫森严,可我现在的逍遥游身法早已经炉火纯青,寻常兵士根本找不到我。可袁绍大军队伍既然庞大,他的中军大帐却是不好找,我找寻了半夜竟然没有找寻到,不禁大为丧气。眼看夜已四更,天就要亮了,便先回到曹营再说。

    当天我饱睡了一下午,晚上又大吃了一顿,寻思趁着晚间再去寻那袁绍大营。我刚蒙上面走了几里路,却发现一人跟在身后。我大吃一惊,低声喝道:“是谁?”星光之下,却是许千雪走了过来。我皱眉道:“你怎么跟来了?”许千雪道:“段哥哥,你可是要去刺杀袁绍?”我见心思被她说破,也不隐瞒她,道:“雪儿mèi mèi,我就是要去刺杀于他,这样便不用再打仗了。”

    “这么凶险的事,你何不告诉我?让人家无端担心半日”许千雪佯怒道。

    “我去去就回,只是怕你担心。”我好言说道。

    “哼!下次有什么事再不告诉我,我可再不理你了。”

    我听她语气,好似并不反对我去刺杀袁绍,高兴道:“好!下次去杀一头水牛,也要提前告诉你一声。”

    “贫嘴!”许千雪伸手给我一件衣衫,道:“穿上吧!”

    夜光之下,我看那衣衫薄若蝉翼,发着晶晶亮光,问道:“这是什么啊?”

    “这便是农家至宝软玉甲了。你穿上寻常刀枪伤不了你,也可多一层保护。我好安心。”许千雪脸红道。

    “好吧,雪儿你真是体贴。”我说着,便脱了上衣衣衫,在里面穿上了这件软玉甲。这件软甲可以伸缩自然,穿在身上竟然轻若无物。

    “你你小心,我便在这里等你回来。”许千雪说道。

    “你放心吧,我自会小心。”

    又到了袁绍军营,我依据昨晚寻找的记忆,花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被我找到袁绍的中军大帐。只见里面烛光映照之中,两人正在说话。

    “审配,眼下的局势你说要如何才能击溃曹兵?”听这语气,便是袁绍了。

    另一人恭敬答道:“明公,眼下我众敌寡,却被曹操以官渡地势阻挡于北面,为今之计,当要速战,不然我军粮草不济,反而为贼所乘。”这人应该便是袁绍的谋士审配了。

    “确实如此。可曹操避而不战,却又有何办法?”袁绍问道。

    “我有一计,可令曹操不得不战!”审配道。

    袁绍大喜,道:“先生有何可以教我?”

    “我军地处北面,地势上高于南面的曹操。可利用地势,在离曹军不远处挖土筑起高台,令士兵站在高台之上,这样不仅可以窥探曹操军中每日的变化,更可用弓箭射之,如此曹操只得出战,然后一战可定矣!”

    “真乃妙计!我得先生如鱼得水啊!”袁绍大笑道。

    这时,只见两名侍卫走上前去,换去帐中桌子上的巨烛,烛光一明一暗之际,我心想:“再不动手,更待何时?”于是抽出宝刀,破帐而入,瞅准了袁绍的位置猛力击落,喀喇喇一声响,却是劈中了桌子。一击不中,我毫不气馁,左脚一蹋木桌腾空而起,屠龙宝刀疾向袁绍胸口刺去。袁绍两侧抢上四名卫士,不及拔刀,已同时挡在袁绍身前。嗤嗤两响,两名卫士已身中我的大刀而死。

    袁绍不愧行伍出身,身手甚是敏捷,从座椅中急跃而起,退开两步。这时又有五六名卫士闯进了营帐,抢上lán jié,那审配正站在我的身后,竟然不顾安危伸手来抱我,我左脚反踢,将他踢得直掼出去。便这么缓得一缓,袁绍又退开了两步。我心下大急,心想今日莫要给这袁绍逃了出去,再要行刺,可就更加不易了,便挥舞大刀“断瀑刀”猛然使出,四名卫生抢上护在袁绍身前,不明不白做了替死鬼。

    我大刀连斩,更不理会众卫士来攻,疾向袁绍冲去。眼见距他已不过丈许,蓦地里帷幕后抢出八名士卒,都是空手,同时扑到。我右足一弹,掼的一响,踢飞了一名,左足鸳鸯连环,跟着飞出,一名士卒正在此时自左侧扑到。我左脚踢中了他胸口,他双手却已牢牢抓住了我的小腿。

    这士卒口中鲜血狂喷,双手却死命抓住不放,我一时之间竟然也不能奈何他。我猛然想起,这八名士卒可能便是匈奴人中的摔跤勇士,擅于摔交擒拿,塞外之地经常在大型宴会之上角斗娱宾。这时也不知从哪窜了出来,竟然救了袁绍一命。

    我左足力甩,却甩不脱这士卒,屠龙刀挥出,削去了他半边脑袋,但那士卒双手兀自紧紧抓住我小腿。这时,忽听得身后有人喝道:“好大胆,竟敢行刺袁将军?”

    我此时那顾得了嘴上和别人啰嗦,当下全不理会,左脚带着那名死士卒,跨步上前去追袁绍,刚只跨一步,却觉得头顶风声飒然,一件兵刃袭到,劲风掠颈,有如利刃。我吃了一惊,知道敌人武功高强之极,危急中滚倒在地,一个筋斗翻出,舞刀护顶,左手扯脱脚上的死士卒,这才站起。

    烛光照映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中年道人,眉清目秀,脸如冠玉,右手执着一柄拂尘,冷笑道:“大胆刺客,还不抛下兵器受缚?”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