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铁剑道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八章 铁剑道人

    这位道人须发皆白,可脸红润白皙,也不知道多大年纪。可他竟敢和我如此说话。敢情是不知道我屠龙宝刀的厉害!我只是斜眼一瞥他,便不理这种无聊道人。又转去瞧袁绍,只见一耽搁的功夫,已有十余名卫士挡在他身前。

    我正杀的兴起,看离袁绍也不过十步之间隔,便斗然跃起,急向袁绍扑去,身在半空,蓦见那道士也跃起身子,拂尘迎面拂来。我大刀急劈出两道,快速绝伦。那道士侧头避了一刀,拂尘挡开一刀,跟着千百根拂尘丝急速挥来。

    一杆拂尘有何可惧,我呵呵一笑,便伸出左手去抓他拂尘,右手刀刺他咽喉。刷的一声响,尘尾打中了我左手,我只觉一阵剧痛,手背上登时鲜血淋漓。我这才反映上来,原来他拂尘之丝系以金丝银丝所制,虽然柔软,运上了内劲,却是一件致命的厉害兵刃。就在这时,我的屠龙刀也已钩中那道人肩头。两人在空中交手三招,各受轻伤,落下地来时已交叉易位,我心下惊疑不定:“这人是谁?武功恁地了得,却也不是战阵之上的功夫,实是我生平所仅见。”

    他武功虽是了得,但我也并不惧他。此行来是为了刺杀袁绍,可不能一味和他缠斗,反而舍本求末了。我蓦然回身,又待去刺袁绍时,那道人的拂尘已向他脑后拂来,拂丝为内劲所激,笔直戳至,犹似杆棒。我无奈,只得回刀挡开。两人这一搭上手,登时以快打快,瞬息间拆了二十余招。我竭尽平生之力,竟是丝毫占不到上风,越斗越是心惊,习武之人最忌与人动手心中有了怯意,心中一慌自然手底下就慢了。突然间风声过去,右颊又被拂尘扫了一下,料想脸颊上已是多了数十条血痕。

    我心中又是一惊,蓦地里雪儿的话在脑海中一闪:“大虎哥哥,袁绍刺得到果然好,刺不到也就罢了,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眼见这道人如此厉害,袁绍又有兵士护卫,只得先谋脱身,我一边斗,一边移动脚步,渐渐移向我进来时划破的帐篷口。

    那道人冷笑道:“在我铁剑道人手下也想逃命?痴心妄想!”说着拂尘连进三招,尽是从意料不到的方位袭来,他自号“铁剑道人”,果然见他拂尘中尽是剑招。可以拂尘作剑,我自是闻所未闻。

    他这几招来的迅疾,我一时不知如何招架才是,脚下自然而然的使出水镜先生所授“逍遥游”步法,东窜西斜,避了开去。不料这铁剑道人如影随形,我闪到东,他跟到东,窜到西,他追到西,真如跗骨之蛆。虽让开了那三招,却摆脱不了他源源而来的攻击。

    铁剑道人见我武功厉害,身法奇妙,想来也是佩服。便叫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来刺杀袁绍将军?”我反问道:“你是一个道人,却为何要来管庙堂之事?”铁剑道人怒道:“倔强小子,死到临头,还这般嘴硬!”刷刷两招。我眼见对方了得,稍有疏神,不免性命难保,当即凝神致志,使开本门全真教刀法接招。

    铁剑道人看了数招,叫道:“啊,你是全真教门下弟子?”

    我心下大骇,心想我下山以来从未有人看破我师门,今日却被他识破,喝道:“是便怎样?”当下大刀斜出,一招“云断秦岭”挥出。我先有了长生诀的底子,又有了大梦春秋的内力,此时内力从刀身上嗤嗤发出,姿式端凝,招迅劲足。铁剑道人赞道:“好刀法,全真教收的好徒弟!”

    他边打边说话,我却不能像他一般,知道今日之事如若不能全身而退,便要栽在了这里。便不再说话,全神贯注的出刀拆招。铁剑道人托大,微一疏神,左臂竟被我的屠龙刀划了浅浅一道口子。这一来,他再也不敢托大,舞动拂尘疾攻。两人翻翻滚滚的斗了二百余招,兀自难分高下,都是暗暗骇异。

    我的屠龙刀本来锋锐绝伦,吹毛可断,无坚不摧,但铁剑道人的拂尘尘丝柔软,毫不受力,竟是削它不断。屠龙刀与拂尘招术变幻,劲风鼓荡,袁绍大帐中四周巨烛忽明忽暗。此时,袁绍军中士卒也都闻讯赶了来,却被袁绍示意站在一边,都凝神看我二人打斗。我看士卒聚的越来越多,想来今日定然凶多吉少。

    顾不得多想,我急挥大刀疾攻两招,转身向营帐缺口奔出。铁剑道人拂尘挥出,尘丝已卷住了我的屠龙刀。逃命虽然重要,但我视这把刀为性命,岂能让他夺了去?两人同时拉扯,片刻间相持不下。便在这时,两名士卒见我们僵持觉得有机可乘,同时抓住了我的双臂。

    眼看这次在劫难逃,我忽然灵机一动,大喝一声松手撤刀,将两名士卒往前面一带,双掌在两名士卒背上一拍,这一拍内含长生诀内劲,两名士卒自然抵挡不住,身不由主的向铁剑道人撞去,铁剑道人知道厉害,如果被这两人撞上,等于我的长生诀内劲打上了他。他无奈,只得也撤手松开拂尘之柄,出掌推开两名士卒,呛啷啷一响,拂尘与屠龙刀同时掉落在地。

    便在这时,忽觉下半身一重,两名士卒已抱住了我的双腿。这些士卒武艺不行,抱人的双腿可是有一套,我顿时移动不得。铁剑道人右掌向我胸口拍到,我不懂掌法,看他一掌拍来,也只得还掌拍出。趁着这个功夫,两名士卒拚命拉扯,要将我扳倒,可我运起内力,全身布满罡气,却哪里扳得动?铁剑道人掌来如风,瞬息之间连出一十二掌,我虽然手忙脚乱,但天下武学同宗共理,都被我看得分明一一解开,不料这时却突然颈中一紧,一名士卒扑在我背上,伸臂扼住了我的咽喉,我登时便透不过气来。

    还好我灵机一动,左肘向后撞出,正中他胸腹之间。那士卒狂喷鲜血,都喷在我后颈,热血汩汩从我衣领中流向背心,只觉得黏糊糊的好不难受。但好的是,扼住我咽喉的手臂渐松。我心想不此时摆脱更待何时,正待运劲摆脱,一名士卒扑又上来扭住了我右臂。

    我心道一声“苦也”,如此这般可要我如何挣脱!铁剑道人乘机并指如剑,出指疾点,我只得伸左手挡格。虽只剩下一只左臂可用,我仍是挡住了铁剑道人点来的七指连点。铁剑道人右指再点,左掌拍向我的面门。我急忙侧头相避,左臂却又被一名士卒抱住了。铁剑道人噗噗噗连点三下,点了我胸口三处大穴,哈哈笑道:“放开吧,他动不了啦。”

    我早知江湖上有一门点穴的功法,可惜一直没见人使用过。今日第一次见,却是被用在了我身上。果然,我连手指头都不能再动一下。

    四名抱住我双手双腿的士卒却说甚么也不放手,好像我是什么宝贝一般。这时,一位军官模样的人拿来了一条大拇指粗细的铁链,在我身上和手足上饶了数转,我便给包了粽子。众士卒这才放手,将伸臂扼在我颈中的士卒扶下来时,只见他凸睛伸舌,早已气绝而死。这人倒也是一条好汉,但就是太过死脑筋。

    袁绍这才道:“怎么是你?”

    “是我又有何奇怪?”我将头昂,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袁绍走到我面前,道:“是曹操派你来的吧?”

    “曹操可没派我,是我要来刺杀你!”我大声说道。

    袁绍叹气道:“段将军,不知曹操给你灌了什么mí yào,你却要如此帮他。我二人向来无冤无仇,于公我袁家四世三公,忠臣良将无数,又岂是曹操可比?现如今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想独占了这个天下,嘿嘿,可世间既有我袁绍,安能让他如此轻易夺了汉室江山?况且,曹操此人屠戮徐州的往事历历在目,你难道是辅佐这样的大奸大恶之人吗?”

    我却讲不了这些大道理,便道:“快将我杀了,何必啰啰嗦嗦讲这么多!”

    袁绍还要再说,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明公,段大虎和我相熟,让我来劝劝他吧!”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