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万全之策-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九十九章 万全之策

    我心中一凛,武将中出来一人给袁绍做了一揖,正是刘备。下邳失守之后,难怪遍寻他不见,原来却是在袁绍营中。

    “刘大哥,你却为何在袁绍军中?”我疑惑问道。

    刘备朗声道:“当日在下邳败于奸贼曹操之手,乱军之中,我和两位义弟走失。袁公顾惜往日情分收留了我,现下我正在袁公帐下听令。此次官渡之战,一定要大败曹操,为我二位义弟报仇雪恨!”

    袁绍微微点头,道:“刘使君,这姓段的便交由你带回去,好好劝他归顺。当真不降,也就杀了他立威吧。哼,这小子胆子倒大,居然来向我行刺。”

    刘备作揖说道:“明公伐曹天下归心,我定当尽力相劝,料他必定为明公神武所感召,快快投降。”袁绍点头道:“好,你带他去吧!”刘备走到我身边,伸手欲扶,我恨他竟然能对袁绍卑躬屈膝,退后两步,手脚上铁链当啷啷直响,喝道:“别来碰我!”

    刘备忽地对我使了个眼,他离我较近,别人看不见,我却看得清清楚楚,不知道他有何阴谋。只见刘备缩开了手,躬身退出营帐,两名侍卫携着我,跟在他身后。

    临走出大帐,却听得袁绍大声道:“今日铁剑道长和诸位护卫神勇,为我挡住了刺客的袭击,我一定重重赏赐!”

    到得大帐之外,刘备命士卒将袁承志扶上自己的坐骑,自己另行骑了匹马,同到自己的营帐中。刘备命亲随将我扶入大帐,说道:“你们出去!”四名亲随躬身出房。刘备掩上了帐篷大门,一言不发,便来解我身上的铁链。

    我其实刚才在袁绍营帐之中,便已经运气内功尝试解穴。此时我体劲仍旧以长生诀为主,这大梦春秋好似一种练武吐纳功夫,但有了它之后,原本体内真气流转的速度竟然快了一倍,对我的滚刀术大大有利。此时,身上穴道被封,我真气聚集的也更加迅速些,提气冲击穴道便不用费太大功夫。此时,我胸口所封穴道已解了大半,见他竟来解自己身上铁链,心想:“你只道我穴道被点,兀自动弹不得,哼哼,这可太也托大了!”

    刘备缓缓将铁链一圈圈的从我身上绕脱,始终一言不发。我暗暗运气,觉膻中穴处气息仍颇窒滞,心想:“那道人的手劲当真了得。我穿着许千雪所赠的软玉甲,受了他这三指,兀自如此。若无这背心护体,哪还了得?”又想:“刘备要劝我投降鞑子,我且假装听他的,拖延时刻。一待胸间气息顺畅,便暴打他一顿,穿窗逃走。”

    帮我解开了锁链,刘备站在营帐边上又仔细看了看,防止有人偷听。却听刘备低沉着嗓子道:“贤弟,趁现在无人,你这就去吧。”我大吃一惊,几乎不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你说甚么?”刘备道:“要想刺杀袁绍可不容易,那铁剑道人武功高强,乃是颜良和文丑的师父。此番他来便是要报颜良文丑被杀之仇,你如不快走,此番白白丢了性命。”

    他虽如此说,可我心中疑问不解,又怎能离开。我奇道:“刘皇叔,你为何投靠了袁绍啊?”

    刘备叹气道:“哎!那日下邳城失手,两位兄弟又不知去了何处。本欲打算回到徐州再从长计议,不料曹操兵马迅速,竟然漫山遍野朝着徐州杀去了,我实在是走投无路,只得来冀州投靠了袁绍,暂时安身立命啊。不然被曹操抓住了,就是一个死。现下苟活于此,也是生不如死啊!”

    边说着,刘备又开始抹开了眼泪。我道:“皇叔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关羽现在在曹操军中呢?”

    谁料不提关羽还好,一提关羽刘备顿时大怒了起来:“这小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了颜良,还给自己做了面旗子上面写什么“汉寿亭侯关羽”,生怕袁绍不知道他在曹操那!这可不,袁绍本就生性多疑,差点没砍了我的脑袋。我是苦苦哀求,说我修书信一封去劝降关羽,袁绍这才放了我一马啊。要不,桃园三结义时说得明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要死了,关羽不也得自杀!他这是害了两条人命啊!”

    他说的义愤填膺,这个歪理我竟是无法反驳,只憋的张口结舌面红耳赤。

    刘备见我迟疑,道:“不说了不说了,马上天就要亮了,你快走,等到了白天再不投降估计就要被杀了祭旗了!”

    我沉吟道:“袁绍本来就要杀你,现下你私放了刺客,罪名太大,袁绍说不定还会疑心你是行刺的主使。我可不能自己贪生,却害了你一命。”

    刘备苦笑道:“我的性命听天由命吧?在下邳城破之日,我早该死了。大丈夫生于英雄之世,却终日惶惶如丧家之犬,哎!我随机应变好了,贤弟不用管我,自己去吧。”我道:“那么你跟我一起逃走。”刘备摇摇头道:“我现下也无处可去,总不能又去了曹操那边,被天下人耻笑!我是不能逃的。”我心神激荡,突然胸口内息逆了,忍不住连连咳嗽起来。

    我心下暗付:但是我难道眼睁睁的让他代我而死?我若不走,自然是给袁绍和那铁剑道人杀了,我堂堂男儿有为之身,尚有多少大事未了,怎能轻易送命?我当然不想死,可也不能没了江湖义气。

    越想越是委决不下,越是咳得厉害,面红耳赤,险些气也喘不过来。听李聃那个老道士说起,这道家武功讲究的便是平心静气,宠物不惊,方能修行无碍。可我心中激荡,眼看天就要亮了,真是愁煞我也!

    刘备轻抚我背道:“贤弟,你莫非刚才被那道人伤了?赶快躺下调息调息再走。”

    我点点头,心中再不思量,只是凝神运气。那铁剑道人的点穴功夫当真厉害,刚才我还以为给封闭了的穴道已然解开了,但一运气间,便觉胸口终究不甚顺畅,越运气越是胸口刺痛,觉着像是针扎一般。

    此时坐着不动,那还罢了,若是待会儿与人动手,或是施展逍遥游轻功跳跃奔跑,势必会闭气晕厥。于是按照长生诀的调理内息法门,缓缓将一股真气在各处经脉中运行。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觉真气畅行无阻,更无窒滞,慢慢睁开眼来,却见阳光从窗中射进,竟已天明。

    我灵台清明,竟被我想出了一个万全之计策来,说道:“刘大哥,我虽然想保命,但是也不能害了你性命,此种不仁不义的事我是万万不会做的。但我有一个计策不知可不可行?”

    刘备道:“贤弟请说。”

    “我便假装被你劝降,去投靠了袁绍,袁绍既然多疑自然不肯相信。然后你便修书一封,言明让我去带给关羽,劝关羽来河北投降袁绍,只要你写了书信,袁绍定然不疑,也不会再难为于你。何况我真的要见着关大哥,告诉他你在此处的,报个平安也好。至于关大哥来不来,却不由我,也不算我失信了袁绍。你看如何啊?”

    刘备高兴道:“果然妙计!如此就按此计行事。”忽地他又脸一沉道:“还是不妥,倘若二弟知道我在袁绍处,恐怕再苦再难也要来找我,如此一是曹操恐不愿意放他便走,二则我本就是假意投靠袁绍,如若二弟再来了,真是要弄假成真了。”

    “哪能考虑的那么长远?”我道,“我走之后,兄长可谋个脱身之计,不要待在袁绍身边。如此以来天高皇帝远,还怕袁绍作甚?”

    刘备当机立断道:“好,就依贤弟的计策行事!”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