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鬼先生-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零三章 鬼先生

    关羽去意已决,我也并不拦他。只是,这事如何对曹操交代,却也是颇费脑筋。我安慰了他几句,希望他从长计议,便回到了丞相府。当夜我辗转反侧,可此事确是毫无办法。正如关羽所说:“如丞相非要留我,惟一死而已!”

    这是句气话,却也是个大实话。

    天刚麻亮,我在院里找了一处空地,正待练刀。却见曹操慌张来找我,见了我面道:“此番怕是遇见鬼了。”我疑惑道:“此话何解?”曹操递给我一张信筏,道:“你自己看。”我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几个字:“禀丞相,江东孙策被刺客行刺,重伤身亡。”

    我大惊道:“昨日郭先生不刚说孙策可能会被刺客所杀吗?”

    曹操一拍大腿道:“是呀!你道我为什么来找你,我昨日不是在做梦吗?”

    “没毛病,”我道。听他一说,我顿时毛骨悚然:“你是说郭嘉先生是个鬼?”

    当时天还没亮,却有夜鸦凄惨尖叫,我后背发凉,警惕地看着四周。本以为曹操胆大,他却也道:“这位郭先生估计真不是人。”

    我握紧大刀,道:“那你说咋办?我们这就捉鬼去?”

    “你法力够不够?”曹操问道。

    “你还不知道我吗?我除了会几句急急如律令、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的咒语,还有个屁的法力。待我回去好好翻翻天平要术再作计较”我打开了退堂鼓,“或者,这是个巧合?”

    曹操摇头道:“这天底下的事哪有巧合一说?我从不相信所谓的巧合,巧合必定是必然之事。听说孙策遇刺重伤之后,没有即死,而是被一个叫于吉的道人戏弄了一番才死。”

    “那还不简单,我们这就去问问郭嘉。也好看看他是人是鬼?”我一拍胸脯道。

    “也只好如此。就算他真是鬼,对我们也绝没有恶意。”

    走到郭嘉房门口,里面却正在弹琴。我脸一变,一大早弹琴却也让人匪夷所思,那琴声却诡异非凡,一会儿轻如落叶,一会儿又高昂直上九天。忽然,“铮”的一声,好似是琴铉断了。

    屋内,郭嘉朗声道:“琴音忽然高昂,必有雅士在外听琴,何不进来一叙?”原来,他仅凭琴声波动便可判断出我们在屋外偷听。

    我二人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曹操道:“先生,何故一早在此弹琴呐?”

    郭嘉道:“特为丞相贺喜!”

    “我何喜之有?”

    “听闻江东孙策已死。”

    曹操大惊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先生又是如何得知?”

    “丞相这么早便来寻我,定是为了此事。”

    曹操道:“先生与那于吉可曾相识?”

    郭嘉点头道:“确实相识。”

    他这一来便直接承认了,倒让我俩诧异。曹操又问道:“孙策是你派人杀的?”

    郭嘉摇头道:“算是,可也不算是。”

    “何解?”

    郭嘉起身道:“不知丞相可知这世间诸子百家之中,有一个流派叫做阴阳家?”

    “确有听闻。”曹操道。

    “阴阳家本出身于道家,后不满足于道家的无为,便自立门派,至今也已经数百年矣。四百年前,阴阳家以旷世之大功法,扶植秦王嬴政杀遍天下忤逆之人,成为了始皇帝。但也精英陨落,数百年难以恢复元气。而如今天下再次大乱,诸子百家各择其主,阴阳家选定的主公便是丞相你了。江东孙策为人骁勇,倘若真发江东之兵前来袭击许都,则丞相危矣!但正如我此前为丞相所说,孙策其人骄傲自大,颇像江湖独行侠。阴阳家便派出高手许贡刺杀他于城外,孙策重伤未死。阴阳家五大长老之一的于吉亲自出马,以阴阳家秘术杀了孙策,方才平了这后顾之忧。”

    曹操鞠躬道:“先生为我殚精竭虑,真是感谢先生了!不知先生在阴阳家中任何职?”

    郭嘉似乎并愿意谈这个话题,道:“我并非阴阳家中人。只是对阴阳术数略通一二,几日前曾发现荧惑守心,有坠星下江东,故料定孙策必死。”

    “先生真乃鬼才也!”曹操大笑道。

    “如此说来,先生不是鬼而是人了?”我打趣道。

    “段兄说笑了,在下活人一枚,如假包换。”郭嘉双手抬起,转了一个圈。

    正说之间,却听到手下人禀道:“丞相,汉寿亭侯关羽求见丞相。”

    曹操道:“关羽向来不曾主动来找我,今日却来拜访于我,看来是有好事。”郭嘉却沉吟道:“关羽为人极讲义气,一心向着刘备。此番前来,恐怕是得知了刘备行踪,来向丞相告辞的!”

    我不禁暗暗佩服这郭嘉,看似个风流浪子,实则看事细致入微,料事如神,真不愧“鬼才”之称谓。

    曹操惊道:“真如先生所说,那该当如何?”

    “我知丞相吝惜关羽勇猛无敌,且为人忠义。但此番关羽将去,必投靠刘备而兴兵祸,将来为丞相大敌!依郭嘉所言,丞相不如趁机杀了关羽以绝后患。”郭嘉轻摇羽扇。

    曹操摇头道:“关羽忠义之人,我杀了他一人,岂非绝了天下忠义之士?况且,关羽当日投靠于我时,我便答应了他,倘若将来得知刘备下落便放他去寻。今日之事,我不能杀他。”

    郭嘉道:“既如此,可避而不见关羽,坐观其变。”

    “也只好如此。”

    我和曹操告别郭嘉,曹操对我道:“你小子不是和关羽相熟吗,不如为我去劝劝他?”

    “昨日我见关羽,他离去之心甚决,恐怕我也无能为力。”我正道,“大哥,既然你认为关羽忠义,又不愿杀了他,何不放他远去?来日也好再相见。”

    “嗯,”曹操道,“关羽当世虎将,我实有爱才之心,不忍让他离去。你且容我三思。”

    我点点头。当下也不去关羽府上,只是自己练功,一天平安无事。

    到了第二日午间时分,曹操却又派人来传我,我到了军营之中,只见曹操手里拿着一封书信,沮丧道:“关羽还是去了。”我接过书信,只见上面大致写道:屡受曹操后恩无以为报,但得知刘备下落要前去寻找,桃园结义之誓不可违背云云,总之一言以蔽之,就是“我走了”。

    正看之间,忽然斥候来报:“丞相,我们已经去过汉寿亭侯府了,关羽将丞相一应的金银赏赐全都封藏了起来,分文未取。他的汉寿亭侯印章也被挂在了大梁之上。只是骑了赤兔马,拿了他的青龙偃月刀。”

    曹操唉声叹气,道:“云长走的何其光明磊落,来也清白去也清白,只是不曾来看我一眼,却是不顾往昔情分,何其薄情也!”

    当时许褚也在大帐之中,便道:“丞相,关羽带有女眷走不快的,我这就率人去把他追回来!”

    曹操摆手道:“不必追了。留得住他的人留不住他之心,又有何用?”

    当然,也有好事的将领劝曹操要杀了关羽的,曹操也都沉默不语。

    我心中一动,道:“不如派人以曹兄名义去护送关羽一程,在赠送些金子为他在路上做盘缠,也好全了曹兄之义。”

    “嗯,张文远和云长交厚,便让文远去吧。此去路程遥远,你多带些金银为他所用。”曹操道,“对了,我昨日给关羽赶制了一套新衣,你也一并带给他吧。”

    “末将领命!”张辽抱拳道,领命去了。

    我临出大帐时,却忽然看到郭嘉眼神杀气凌厉。我心中一惊,不知为何,竟有些莫名惶恐了起来。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