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玄冥神掌-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二十三章 玄冥神掌

    电光火石之间,只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侠客笔记小说,讲述了一位剑客有一手绝活叫做“百步飞剑”,还有一位侠客使得一手“小李飞刀”,都是招招见血,煞是好用。于是,我也无暇多想,一柄五六十斤的大刀脱手而出,砸向了廖化。

    我分明已经看到了廖化嘴角那一丝获胜的浅笑,可这笑容估计也就持续了一秒。

    只听一声惨呼,廖化一下子被这几十斤的硕大暗器正正砸中了胸前。他本来体重就轻,又全速向我冲刺而来,吃了这一记重击后,一口鲜血都没来得及吐出来,非常干脆地朝着擂台外面飞去,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四丈开外的人群之中。

    我抱拳一礼,台下掌声却稀稀拉拉,想是天下英雄觉得我这场比试也不甚精彩,也没亮出真功夫来。

    接着,慕容生前来问道:“这一场是段少侠胜了。接下来,可还有哪位要来挑战?”

    众人又交头接耳起来。

    “我们来!”只见两人一前一后跃上了擂台。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冥二老”,台下一阵躁动,看来认识两位前辈的人还不少。

    “诸位,我兄弟自称玄冥二老,可是在一起很多年了。江湖朋友都知道,我兄弟向来共同进退,对手哪怕是几百人我俩也是兄弟齐上。”高一苇道。这话说的很明确,意思就是今天打擂也是他们两兄弟一起了。

    “这……”慕容生沉吟着,道:“如此说来,倒也不算违反了江湖规矩。但二打一毕竟不妥,难以显示个人最大功力,不如段少侠临时也组个组合,正好二对二?”

    我心下踌躇,这偌大个江湖,当下我也就只认识“玄冥二老”两人,可他们既要和我比试,我又去哪找别人?

    “不……不用了,我也不认识别人。”我讪讪道。

    “即是如此,那便开始吧。”慕容生高声宣布道。我摆好架势,铜锣刚要敲起,只听一女子声音道:“慢着!”却是那黄衫少女。

    “以二打一,这位段少侠武功虽好,但恐终究不是对手。不若这样,我给段少侠做个搭档,当然以段少侠为主,也显得比武公平。慕容叔叔觉得如何?”少女道。

    慕容生看向许犯,我只见许犯微微点了点头。我拱手向黄衫少女道了谢,她便和我组成了搭档。她用的wǔ qì却是少见,是一对峨眉刺,看那形貌,必然擅长刺、穿、拨、挑等手法。

    “两位前辈得罪了。”

    铜锣鸣响,我便摆好了守势。这“玄冥二老”手中未拿兵器,显然拳脚功夫是十分厉害的。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们出手,想必定是有过人之处。刚那廖化手持长剑,依然主打“快”的路线,这两人显然要更快。

    “玄冥二老”也是随随便便往那里一站,并不急着进攻,可便是这站的姿势便与刚才廖化有天壤之别。他二人一前一后,高一苇在前,而诸一南侧身站在高一苇之后,脚步是不三不四的丁字步,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却进可攻,退可守。

    慕容生在一旁介绍道:“段少侠虽然刀法盖世,但这玄冥二老主练的武功是玄冥神掌,段少侠的刀遇到了这双神掌,嘿嘿,那可是凶多吉少。”

    正说之间,果然玄冥二老首先发动了攻势,他二人一人在地,一人在半空中飞扑,如天罗地网一般,向我猛扑了过来。我刚才已经全神贯注,见他二人掌势一动,我便用刀直刺高一苇。他们掌力要想发挥作用,必然得近我身三尺以内,可我既然大刀在手,又怎能让他们近身?

    见我大刀刺来,高一苇却不闪不避,仍然一掌向我拍来。眼看我的大刀就要刺上他的手掌,非要在玄冥神掌上刺个窟窿不可。

    “小心了!”高一苇提醒道。

    这时,却只见诸一南掌风已经拍上了我的右臂,手掌未到一股寒风就已经让我肌肉生疼,如果这一掌被他拍实,我这条胳膊可要是废了。我的大刀自然也是刺不上高一苇的手掌的,那么仅一招之间,便要胜负已定。

    我虽已准备充分,却万万料想不到这两人配合如此精密,只得匆忙抽刀先守。我一招“断壁残垣”,舞起一圈光幕,将两人的一双肉掌封锁在圈子以外。但两人一人攻上路,一人攻下路,出招即快,变化又迅速,我的刀便明显有些不够用了,防御圈子自然越缩越小。

    忽然,我刀背上压力一轻,原来却是那黄衫少女加入了战团,她的峨眉刺飘忽异常,招招不离诸一南。那诸一南一分神,我自然压力大减,我断喝一声,一刀快似一刀,高一苇下盘极稳,我便专攻他下盘,他下盘一乱掌法自然就破了。果然,这一招很是奏效,褚一南见我刀刀不离他下半身,也自是忙乱了起来,掌法虽然强劲,但犀利大不如前了。

    这时,只见黄衫少女身形轻转,脚踩齐步,峨眉刺一刺向诸一南的胸腹之间,另一刺却格挡住了他的掌势来路,诸一南只得退了一步。可他轻功十分了得,刚才退了一步,又悠忽进了两步,一掌拍向黄衫少女的腰间,一掌拍向她的左臂,这招可说是奇诡之极。但黄衫少女也并不惊慌,忽然腰一低,避开了拍向肩膀的那一掌,又双刺迎上了肉掌。

    两人均是身法飘忽,以快打快,看得我自是愣神。但这边高一苇的掌力也不轻松,不知为何,他的掌力上带有一股阴风,每次略微碰上便会让我打个寒颤,看来这份内力真是世所罕见。

    “好险,好险!”慕容生道,“许xiǎo jiě这对峨眉刺使用的极是巧妙,以刺对掌自是大大占了上风。但是玄冥神掌掌力阴毒,如被扫上非伤即残,那可是万分凶险,许xiǎo jiě还需要小心,给段少侠帮忙打擂可不能伤了金体。”

    这一瞬间,我们便走了五六十招,这场比试凶险至极,下面各路英雄看的也是大气都不出一个。时间长了,我暗付这黄衫少女本来就是来帮我的,而今又频临险境,我一直久战不下,那又如何得胜?

    当时便凝神对付高一苇,招数一变,尽是大开大合的路子,刺、扎、斩、劈、扫、撩、推、割这八字诀运用娴熟,刀风呼呼,将高一苇逼退三步。这时我却一刀朝着诸一南斩去,那诸一南本和黄衫少女打的正好,却不料我竟然一刀而至,慌忙之中一个懒驴打滚躲过,却被我削下了几缕头发。当下我得理不饶人,又是刷刷几刀跟过去,高一苇登时来救,猛攻我后背,可我几刀追着诸一南劈斩,堪堪躲过了后背上的掌风。果然,那黄衫少女又是峨眉刺蹂身而上,不几招便一刺刺中了诸一南的手腕。

    这几招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诸一南受伤,高一苇自然也就停止了攻击,忙上去查看诸一南伤势。

    “对不起了前辈。”我执刀做了一揖。

    “哼!”诸一南也不看我。还是高一苇笑道:“段少侠武功高绝,日后必成武林大器,这位女侠也是不出世的奇才,我两兄弟今日一时大意输了,也算不得冤枉。看来,还是与这屠龙刀无缘。”

    说罢,他二人便下台去了,消失在了台下。

    “这场是许姑娘和段少侠的组合赢了。”慕容生宣布道。

    “不,是段少侠赢了,我只是来帮忙的,做不得数。”那黄衫少女说起话来十分婉转好听。

    “多谢姑娘仗义援手!”我赶忙拜谢道。

    “段少侠不必客气。”黄衫少女一双美目直盯得我发慌,顿时有些脸红了起来。

    这时,只听得一阵吹螺打鼓之声从远处飘来,那声音极快,初闻时好像在十里之外,但一瞬间就到了这英雄谷的比武场上。大家纷纷转头去看,只见十几名黑衣男子拥着一辆彩车大摇大摆进了场地。那彩车装潢的十分雍容,四名壮汉抬着,极具声势,一旁几个人还吹奏着乐曲。

    这队伍本身并不足奇,但那打头高举的旗帜去足以叫所有的人都为之惊倒。那旗帜是白绢制成,足有两丈多高,一尺见长,上面写着大大的几个血红大字:

    “大内御驾,众人回避。”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