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我武惟扬-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零四章 我武惟扬

    五湖帮在许都只能算是个三流小帮会,林老帮主的名气倒是不在江湖上,谁都知道“林家刀法”。据说年轻时候偶遇一位江湖异人,传授了一部上乘刀法,加上自身苦练三十年的家传开山炮捶,好些绿林好汉都死在老帮主手下。

    话说这个江湖却也是忒小了些。这林老帮主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汝南城的镇远镖局总镖头林震南。自汝南城一役后,林震南携家带口回到了家乡许都。不料,曹操却也将都城迁到了许都,好在如今的曹操已非当年那个逍遥浪子,想是早已忘记了那日之事。天下大乱,道上都不安全,自然也没法做镖局的生意,于是,林总镖头在家乡得江湖朋友照顾,竟成立了一家帮会,叫做“五湖帮”,取自五湖四海皆兄弟之意。这个帮会的主要营生便是贩盐,因此,江湖上也将它称之为“盐帮”。别看这样一个小小的帮会,在林震南的威名之下,却已有万名下苦的兄弟,分舵更是遍布天下主要州郡。

    世道再乱,总还是要吃盐的。

    此刻,我正坐在五湖帮的大堂上,坐在我左手边的正是林震南。说来正是个巧,几日前我在街上闲逛之时,竟然遇到了林家的千金林妮蓉。这林xiǎo jiě早非当年娇弱的模样,她当时正站在大街上指挥着一帮汉子运盐,俨然一派侠女作风。看到我的时候,她却脸红到了耳根子,又低声嗫嚅起来,听得我好不难受。

    我拿起大碗茶浅浅喝了一口,盖上碗盖,道:“林帮主,小弟今日前来,实是有一事相求。”

    林震南抱拳道:“小兄弟说的那里话?能用得到我林震南的地方但请吩咐,只要是我五湖帮能办到的,一定万死不辞!”

    “林帮主,实不相瞒这次却是一趟走镖的差事。我要用你的盐队作掩护,护送几个好朋友去冀州。路上可能有些风险,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接,我也不会勉强。”

    “哈哈,”林震南笑道:“小兄弟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林震南全家老小这条命都拜兄弟所赐,即使粉身碎骨,林某也绝没有半点含糊!”

    我点点头道:“这次护送的人叫做关羽。”

    林震南大惊道:“莫非是当年温酒斩华雄,杀了颜良的关羽?”

    “不错,正是他。”

    林震南苦笑道:“段兄弟莫非是在取笑老夫?这趟镖非是林某人不接,却是如关羽这样的盖世英雄,武艺不知道比林某这三把刀要高上多少,又何须我去护送?”

    “林帮主有所不知啊,关羽虽然英雄无敌,但他却护送了两位刘备大哥的女眷,行走非常不便。况且这一趟去冀州却有千里之遥,关羽目标太大,路上难免要被别有用心之人对付,倘若不找个假身份作为掩护,恐怕这一趟是凶多吉少了。”

    “到底是何人要为难关羽?”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关羽风头太劲,呆在曹操营中又树敌颇多,想杀他之人恐怕也不会少。”接着,我便把关羽兵败投降曹操,后来又为曹操沙场征战斩了颜良,得知刘备在河北又千里迢迢去投靠等一众事情说了,直听得林震南连连点头。

    林震南道:“既然关羽是如此仁义的大英雄,我林某人虽然一介草民,只要关羽兄弟不觉得我累赘,护送他一行人之事就交给我五湖帮了。”

    我点头谢了,便和他约定了晚间相见,一路向东去追关羽。当下便各自准备,分头行事。

    我给曹操留了书信就说家中有事,要回去一段时日,让他不必挂念。等忙完家中之事,再来许都和他相见。对许千雪我自然是全都说了实话,但此趟路程遥远,又是去护送关羽,带上她却是多有不便,便留她在许都等我。如果事情进展顺利,我少则半月多则一月便回。

    到了晚间,我又来到了五湖帮。这趟给我和关羽办事,五湖帮不敢有丝毫怠慢,除了林老帮主亲自上阵之外,还带上了二帮主于龙。这于龙擅使双手剑,原本已打算月中旬退隐,为此想是要错过了良辰吉日。甚至连帮中不问江湖世事的大客卿公孙杨,都与那把牛角大弓一起重出江湖,

    另外,还挑选了帮中弟子十五人,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林帮主的千金林妮蓉和弟子肖大石,也隐然在列。林震南膝下无子,晚年才得了一女,按照他的说法,迟早女儿是要继承五湖帮的,这趟跟着一众高手出去历练下总不是坏事。

    既然是走镖,总的有些货物,也显得更加真实一些。货不算太多,恰好装满一辆马车,我也换了镖手的衣服,混在行列之中。当头一马坐着一名窄袖紧衣的女子,腰悬一柄青鞘长剑,姿容分明妩媚如祸水尤物,却自有一股不容侵犯的英气,约莫是她那双秋水长眸过于冷淡的缘故,这位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林妮蓉。

    二帮主于龙策马前驱,这位二帮主虽是双手剑,却并非腰上各悬一剑,而是一鞘藏双剑,十分古怪诡异。据林帮主所说,这位二当家的剑术也情理之中的十分偏锋毒辣,剑下亡魂没有一百号也有七八十只,哪个江湖高手不是以他人性命和名声踩出来的?而且许多老派江湖人重名甚于重命,江湖讲究的是十世仇犹可报,于龙这些年每年被寻到五湖帮门口的仇家是越来越多,但终究是有去无回。

    林震南介绍我时,却没有多说,只说我是雇主,跟着大伙去闯荡闯荡。除了有限几个人之外,余人皆是心领神会,以为我是那富家子弟,吃饱了撑的寻求刺激要去闯荡江湖。这趟镖的标底是一千两银子,众人也就以为只不过是场“私人订制”的纨绔之旅了。当然也有几个弟子看到了我的屠龙宝刀,“啧啧”几声,道:“兄弟,你这把刀看来不错,里面都是空心的吧?”我瞪了他一眼,也不去理他。对牛弹琴还不如默默无声地好。

    我们一行十余骑,先径自出了东门,货物随后跟上。如此追赶了几个时辰,果然就看到了前方荒野之中有火光,显然是有人扎营。听得马蹄声,关羽领着十余位士卒列开阵势,关羽大喝道:“来者何人!”

    我拍马迎上,关羽见是我,道:“贤弟,莫非连你也要来追我吗?”

    “关兄,我怎么会来追你?你此番出行凶险的很,我特来助你一臂之力。”当下,我简单给他说了谋划,关羽领悟了我的意思,连连夸我智谋无双。实际上我哪有什么智谋,这不都是在侠客笔记小说上看的情节吗?随后我将林总镖头介绍他认识,但也不对他人说起,这红脸汉子就是关羽。

    林震南道:“关将军,还要委屈一下你了,烦请你换上我五湖帮的衣服。你这把青龙偃月刀甚是扎眼,还请放到货物底下,非是遇到凶险之事万万不可抽出。”

    关羽点头应承。当下关羽又将此番计较给二位嫂嫂说了,两位夫人是妇道人家,自然说道:“所有事都听叔叔安排。”

    于龙剑术虽超群而凌厉,待人接物却是五湖帮上下公认的和善,脾气也好,再者身边女子是他关门弟子,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笑意,以浓烈的陇西强调对关羽说道:“这位将军,凡事你不必先出头,让我来就好。”

    关羽道:“二当家不必客气。既然我穿上了咱们五湖帮的衣服,便是五湖帮的帮众了,有事自然听林帮主和二当家的吩咐。”

    折腾了一阵,天已经快亮,事不宜迟,离开许都越远便是越安全。但车中有女眷,于是我等众人缓辔而行。

    镇远镖局的大旗再次竖起,趟子手高声吆喝道:“我武惟扬!”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