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我来杀你-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零六章 我来杀你

    屋外人一击没有得逞,果断收刀,一脚踢在房门上,林妮蓉娇躯倒地前,单手一拍地面,身体旋转,躲过门板,站在走廊中,脸色铁青,看到一名吊儿郎当将刀背扛在肩上的年轻人,走出屋子,抽了抽鼻子,原来竟是今日城门处盘查我们的周将军。那周将军与林妮蓉对视后哈哈笑道:“原来是林xiǎo jiě,早知道是个皮娇肉嫩的娘们,小爷我就出刀含蓄些了。”

    果然漂亮的女子走到哪里都是焦点。屋内本就黑暗,我也长的颇黑,站在林妮蓉身边他竟然没看到我。我“嘿嘿”一笑,估计这人看到了黑夜中凭空出现了两排牙齿,也是颇为吃惊,竟然退后了两步。

    那周将军却也年轻,虽然出言就像市井恶徒,调戏娘子的寻常无赖,但看人眼神与握刀气势,却让我一阵心惊,果然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甲士,记得关羽曾和我说起过军中将士与江湖武夫的不同,兴许都手上染血,可相比后者的狠辣,前者会多出一种真正渗透到了骨子里的悍不畏死。这种坚毅,是面对千军万马锻炼出来的心气,是死人堆里咬牙爬回阳间的煞气。

    林妮蓉全身颤抖,她终究是个女流,见了军官本就害怕。

    那周将军退了一步马上又恢复了常态,咧嘴一笑,开门见山道:“林xiǎo jiě,你们五湖帮包庇朝廷嫌犯,罪该全部斩首!但是我们孔将军却看上了你,你若是肯做我的女人,五湖帮也就失去这十几号人马,余事一概不追究。虽然孔将军已经有了明媒正娶的妻室,但你能攀上我们孔将军这样的高枝做个小妾,也算是很大的福气了。”

    林妮蓉冷笑道:“你们孔秀大人真是算无遗策,小女子佩服至极。”

    青年刀客舔了舔嘴角,道:“怎么着?是你乖乖跟我走,让我们杀光这一帮嫌犯;还是让我将你打晕了扛在肩上,丢到大人私宅的床上去?”

    林妮蓉深呼吸一口,平静道:“你要是能活着离开客栈,转告孔秀一句,让他去吃屎。”

    扛刀的周将军伸出大拇指称赞道:“小妮子好泼辣,我们家孔大人就喜欢这样的,只希望今晚后半夜到了大人床上,也这般让人喜欢。”

    他说话之间,客栈中呼喝声四起,看来已经有不少人闯了进来。我一回头,便看到一人提着一把大刀偷偷摸摸想要偷袭于我,我脚尖用力反身一刀,那鼠辈就被我从肩膀上砍成了两截。

    却只见青年刀客在走廊中拖刀狂奔,朝林妮蓉冲撞而来,相距十步时,往墙壁一跃,脚尖一点,折向另一面墙壁,再弹向林妮蓉的速度已超乎原先太多,无形中还有了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一刀迅猛劈下,哪里有给孔大人找小妾的姿态?

    “小心!”我本欲去救,却已经来不及。

    林妮蓉抬臂格挡,一抹清亮剑锋掠起,这柄秋水长剑是足以让普通武夫垂涎三尺的利器,刀剑相撞后,周将军狞笑道:“给老子脱手!”

    林妮蓉后退两步,看来在气力上吃了亏。那周将军身形落地,得势不饶人,不给林妮蓉喘息机会,刀势大开大阖,逼得林妮蓉只能硬抗,无暇使出什么精湛剑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之中,都免不了要被大刀撞上。可见这位周将军也并非一般的军中武官可比,深得刀法三昧。

    这便是军中武人与江湖人物的不同,他们shā rén更讲求实效,刀刀见血,剑剑进肉,对于这些将士来说是最好不过了。江湖人士则不同,或多或少追求招式的精妙瑰丽,难免有繁琐嫌疑,境界低的,是匠气;境界高的,可就是仙气了。

    走廊里空间太小,林妮蓉被逼到墙角我竟然是插不上刀。这时只见林妮蓉又接了对方一刀,气力一泄竟然吐出了一口血来,那刀客新中医系,空手进招就要拿下林妮蓉。却只见那柄秋水长剑忽地脱了手,诡异地绕着林妮蓉身子一圈,迅捷无比抹向了那周将军的脖子!

    周将军吓的一惊,赶紧低头、扭头,就这样也被削下一缕头发,堪堪拿刀击回,嘻笑道:“好一手离手剑,幸好我知道于龙的绝技,否则差点吃了大亏。”这林妮蓉使的是剑,和林震南使刀的路子不和,林震南便将他拜托给了于龙,让二当家收她做了徒弟。

    林妮蓉不动声色,舒展双臂,伸手并不是握住长剑,而是一根手指在剑身上弹指,另一只手掌拍打剑柄,长剑在空中急速旋转,如同一个稚童鞭打而起的陀螺,朝周将军飞去。

    周将军本来嬉皮笑脸,但这一来也是破天荒流露出了沉重脸色,以刀横在面前,挡住了长剑。林震南的“炮捶拳”名震武林,最精妙的压箱招式便是夫子三拱手,连续三次“拱手”,劲道倍增,与寻常招式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武道常理,截然相反,这林妮蓉分明是将夫子三拱手融入到了双燕旋的剑术里去!周将军只接了一剑便全身后退,身后是一扇房门,后背骤然发力,撞碎木门,略显狼狈地退出屋外,见到门外林妮蓉没有趁胜追击,握住长剑后,嘴角终于遮掩不住颓势地渗出血丝。

    周将军握刀抖了抖,恢复玩世不恭的潇洒姿态,嘿嘿笑道:“孔大人的小妾耍得一手好剑哩,以后可有得大人受的了。”

    林妮蓉抹去嘴角血迹,笑了笑道:“自然有人杀你。”

    瞬间冷场。

    周将军哈哈大笑,道:“谁能杀我?怎么还不来?”

    我听他召唤,知道是我上场的时候到了。本不欲shā rén,但今晚形势凶险无比,稍有疏忽可能就要全军覆没了,也容不得我刀下留情。

    “我来杀你!”我缓慢提刀走向周将军,屋外火把照耀之下,周将军看到了我。我衣着普通,就是五湖帮普通帮众的劲装。那周将军蔑视地看了我一眼,道:“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我见他无礼,把气忍住,装做没听见。仍是提刀前行。

    这一刀,便是关羽那日初见我,那一刀“一刀卷风雪!”

    连天地都能劈开,何况一个寻常武夫?我刀劲到处,空气被我极速带动,从中闪开了一道裂痕。shā rén一刀就够!

    那周将军发现小觑了我,慌忙之中蹲了个马步,向以刀架住我的大刀。可是,我刀劲所在,又手握屠龙宝刀,岂是一般武夫能抵挡?

    于是,一颗大好头颅瞬间就掉在了地上。他临死眼神之中还充满着不相信,以及绝望的恐惧。

    我一击得手,变慢为快,拖刀急速奔向孔秀!他坐在高头大马上正在骇异,万万想不到我竟然无视如此之多的军马向他杀来。孔秀脖子一缩,大喊了声:“我命休矣!”

    眼看我就要再杀一颗人头,忽然有七种wǔ qì分别向我杀到,原来是那“江南七怪”。这七个怪物长相凶狠,估计也是想借孔秀的兵马杀了于龙,里间喊杀了半天他们也没去找于龙报仇,却在这里干耗着,又被我遇上了。

    我大刀一搅,跃向空中,集中全力杀向那独眼的。那人自知敌我不过,就地滚倒。我又大刀一横,斩向那那个拄拐的,拄拐的脸色惨白,料知不幸,却在这时一杆扁担和一个秤砣双双架住了我的长刀,我顺手一回掠,又刺向了一个脸上被huǐ róng的……

    一瞬间,我七招分别杀向了七人,那七个怪物都被我逼退。却在这时,只听得孔秀大声命令道:“给我放火箭!”

    一时间满天火起,天空中如流星坠落,冲向了我们容身的客栈之中。我大叫一声:“不好!”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