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最好和最坏的江湖-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零七章 最好和最坏的江湖

    火箭呼啸而去,我亦如离弦之箭般倒退,一掠上了客栈的屋顶。是个人看到万箭齐发都会忙着躲避,我却只能去迎上了它。看着流星般璀璨的天空花雨,我深吸口气,等待着它们逼近我的眉峰。我如躲避,那客栈中那些无辜之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有时候别人的命,确实要比自己的重要。

    蓦然间,一人手持大刀破屋顶而出,站在了我的身侧。他手持大道威风凛凛,自然便是关羽了。

    我二人舞刀如棍,升起了两片光幕,罩住了整个客栈。几支零星的火箭射中了客栈的墙壁,客栈顿时着起火来。火势如长龙般蔓延,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我和关羽全力舞刀,挡住了两拨箭矢,却挡不住火焰的侵蚀。

    楼上,客栈中,亦有长箭飞出。一弓六箭,楼上人连续射出了三十箭!如此箭法,在队伍中只有那个其貌不扬沉默寡言的公孙胜了。他的每一箭都射中了一名士卒,但却都不是致命伤,只是迫得敌人队伍混乱。

    趁着这一乱,关羽大喝道:“孔秀小儿,关羽在此!”我和关羽一前一后掠下屋顶,直奔着孔秀而去,看来都是一般心思: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关羽首先发难,大刀挥起,气势排山倒海,将孔秀军中劈开一刀长三丈的沟壑,挡者莫不身死。我最拿手的功夫也就是“断瀑刀”了,于是一刀横劈而出,气势如虹,数十名士卒吐出一口鲜血来。

    那孔秀见形势不妙,打马向后跑去。关羽杀入军中紧追不舍,他本是战阵上厮杀习惯了的,入了军阵中就如猛虎下山,普通士卒如何敢抵挡?只见他手起刀落,如砍瓜切菜般杀了几人,一跃就到了孔秀面前。

    孔秀自然之道自己不如颜良文丑,于是倒吸一口寒气,赔笑道:“且住!关将军,你走得这么匆忙,莫非要去投河北袁绍?”

    “我去寻我哥哥,有何不可?”关羽道。

    “袁绍是丞相对头。你此番前去,丞相也没有通关文书交代给我们,末将也是职责所在。”

    “今日就是你一句话,放不放我们走?”

    孔秀估量形势,只见几句话的功夫周围就聚集了不少兵将,任你关羽再勇猛,又能抵挡住几人?于是,孔秀道:“关将军,你如要过去,须留下妇人为质!”

    关羽大怒道:“就凭你也想留下我两位嫂嫂?”

    孔秀也不答话,命令道:“杀!”

    可士卒早就被关羽和我二人吓破了胆,此时虽然挺着刀枪向前,但已是迫于命令不得不如此。我大叫道:“关二哥,你去杀孔秀,余下的人交给我!”

    关羽道:“好兄弟!”

    他话音刚落,大刀便卷起一阵长风,犹如天神一般杀向孔秀。我亦提刀杀进乱军之中,直杀得天昏地暗血花四溅。客栈中,也是喊声震天,看来双方杀的激烈。我斜眼看去,不知何时于龙已经出来,和那七个怪物战在一起,公孙胜战在屋顶,手拉强弓,总是于险要处助于龙破敌。关羽大步流星,抡起大刀如满月,不几下功夫就来到了孔秀面前。

    孔秀见藏无可藏,便抽出佩剑严守门户,关羽刀法自军阵磨练而出,尤其注重“上身刀”,孔秀便严守门户,只守不攻。只见关羽刀风横扫处,孔秀衣裳也尽被划破,不几招全身便鲜血淋漓。这时,关羽一刀斩向孔秀腰眼,孔秀急忙挚剑挡住,却不料关羽看他脚步虚浮,一刀竟然斩中了他的右脚裸。孔秀倒地,关羽赶上一刀便结果了他的性命。

    主将被杀,一时间万籁俱寂,争斗忽然就停了下来。场中只留下江南七怪和于龙你来我往的大声呼喝。

    却在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马蹄轰鸣由远及近,在我耳中异常刺耳,关羽亦是脸色微变,想是莫非来了追兵?我扭头望去,黑夜中,一串串火把绵延如山。

    不下百骑,突袭而至。

    为首一名披甲将军,单看那身甲胄,便是一名校尉级别的实权将军了。他来至近前,火光照亮下,我看清了他的面貌,却是曹操的大将于禁。怕他发现我也在此,便悄悄躲在了人后,

    于禁下马冷笑道:“啧啧,关将军,你好大的本事,在这东岭关竟然杀了关守孔秀?!”

    关羽抱拳道:“于将军,是孔秀身前带兵前来非要杀我,却也不是我要杀他。”

    “嘿嘿,关将军,曹丞相大人大量今日放了你,可来日我们总有一战。到时战场厮杀,看我取你首级!”

    “好。关某等着与将军一战!”

    “哼!”于禁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份纸卷来,道:“这是丞相给你的通关文牒,我快马兼程送来,没想到……嘿嘿,可怜了孔将军!”

    他再也不理关羽,挥手向手下人命令道:“走!”于是乎,快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瞬间走了个干净。东岭关的士卒们一看连于禁这么大的将军都走了,自己还呆着难道找死吗?也不管那孔秀的尸体,就这样径直走了。

    那些向于龙寻仇来的江湖人,顿时鸟兽散。

    雷声大,雨点也不小,但好歹没有让所有人都淋得落汤鸡,但这也愈发衬托出孔秀手下那些死去士卒的可怜。杀了这么多人,这里是没法呆了,我虽然以前是道士,但也只能草草念几句超生经文了事。

    客栈被大火烧了个干净,林震南护着两位夫人逃了出来,大火把他的眉毛都烧了个干净,看样子颇为狼狈。肖大石则是一脸茫然,跟在师傅背后,出了门便跌坐在地上,手脚发软。看来刚才也是经历过了一场恶战。

    只是,他看到林妮蓉安然无恙,眼神里便亮了起来。

    林妮蓉站在我身后,泪眼模糊看着眼前的血肉淋漓,摇头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江湖。”

    然而,能跟着林xiǎo jiě并肩作战,然后死在一起,哪怕尸体离得很远,这也是肖大石最好的江湖。

    我霎时间便都懂了。

    二当家于龙一言不发,坐在一旁抚摸着自己的剑,他的死对头算是走了,可没有了仇家的江湖,岂非很无趣?金盆洗手便是要退出江湖,可是退出了江湖又该是多无聊的一件事啊。老人惆怅着。

    江湖里,很多老实人用将心比心的嘴上道理与人讲道理,别人就用拳头跟你讲道理;你用拳头讲道理,别人又用满嘴仁义道德呱噪你了。

    这个江湖虽然令人厌倦,但它往往也很有趣。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今朝有酒今朝醉,便是这样令人向往的江湖了。

    客栈被烧,今晚上出了如此大的事情,看来这个东岭关也是不能呆了,趁早出关奔赴洛阳方是上策,以免节外生枝。我们便草草收拾了行囊,一行众人又急急上路,往洛阳而去。

    经此一役,五湖帮众死两人伤了三人,士气也难免低落。一路上寂静了很多,于龙为人开朗,和帮众说说笑笑,倒也让气氛缓和了不少。公孙胜还是不大说话,但我仔细观察他行走步态,显然已快要迈入一品高手的行列了。

    一品四境,初入者为金刚。

    去洛阳路上,肖大石不再瞪着我,反而对我颇为殷勤。我刚觉得饿了他便递来干粮,我觉得渴了他便拿来水袋,倒让我颇不适应。直到有一天晚上,肖大石呆在我房间嗫喏良久,才道:“段大哥,你是使刀的,俺也是使刀的,可是俺这个刀跟你那个刀不能比……”

    他说的含糊,我却是听不懂了。便问道:“肖兄弟啊,你到底要干啥?”

    “我……师傅说,你武功不是一般厉害,很高的高手。你能不能指点我几招啊?”肖大石竟然有些脸红。

    “你刀法也不错呀……”

    “差的远呢,我连师妹都比不上……”

    我恍然大悟,道:“泡小师妹这种事情我是没经验的,但是论刀法我倒是小有心得,闲来无事就教你几招好了!”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