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等人的女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零八章 等人的女人

    一别经年,今日我又回到了洛阳。洛阳虽然已经不再是汉庭之都,但南北通衢,商贩贸易却也是十分热闹。五湖帮就在这里设立了一家分舵,主管洛阳及以西地区的盐运等事宜。连日来赶路操劳,有了这个分舵也算安心,便能在此歇息几日了。

    这一日,我正躺在一处土墙上晒太阳,阳光明媚,过不多久我便昏昏沉沉睡死了过去。正睡的迷糊之间,忽然觉得有人正在摸我的大刀。

    赶忙睁眼一看,原来是一群小童。我“啪”一下轻打在一个小孩的手上,小孩发现我醒来,脸皮一红跑开了几步,却是几个小孩都躲在那里玩耍,约莫都是七八岁年纪。

    “小凡,我说你不敢去摸那把刀吧,你吹牛皮!”一名小孩叫道。

    那个被叫做小凡的孩童辩解道:“谁说我不敢?我刚才趁他睡着不就摸了。”

    “偷偷摸摸的不算,你有种再上去摸一个!”小孩挤兑道。

    “哼!谁说我不敢?”小凡试着往前探了一步,却又畏惧起来。估计是看到我样貌很凶,竟是不敢上前。

    “哈哈,胆小鬼!不敢了吧?”一群孩童齐声大笑道。

    “谁……谁说我不敢?”小凡大叫道。嘴上说着,却撒腿就跑,跑得越来越远了,一群小孩跟着喊道:“寡妇的儿子没丁丁,羞!羞!羞!”

    原来这个小孩是个寡妇的儿子。一时间,我忽然又想起小时候来,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流浪街头受尽了欺负。当时处境也不和这个孩童相似?我待要为他挣回这个面子,可是小孩已经跑远了。

    小孩们见无趣,也都自己玩耍开来。我侧了侧身,继续修行我的大梦春秋。

    过不多时,我chūn mèng正憨,哈喇子刚流了一半,又察觉有人在推我。我没好气地怒道:“谁打搅小爷睡觉?”

    翻起身来一看,却又是那个叫小凡的小鬼,这次,他的手上拿了一串糖葫芦。我本想发作,可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便有些不忍了。

    “小鬼,你要干什么?”

    “大哥哥,我买了一串糖葫芦给你。”小凡怯生生地说道。

    “嗯,然后呢?”我不客气地抓起他的糖葫芦吃了一颗,果然香甜。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个小孩给我买糖葫芦。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吃,咽了一口口水,一脸关切地问道:“好吃吗?”

    “嗯,你自己吃一颗不就知道了。”我递给他。

    “不,我娘说不能吃别人的东西。”

    我奇道:“这明明是你买的糖葫芦,怎么又成了别人的东西?”

    小凡很认真地道:“我想摸摸你的刀,可是我又没有东西和你交换,所以只能去偷了我娘的簪子,去换了糖葫芦给大哥哥。这……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了!”

    “你没吃过糖葫芦?”我看他一脸馋样,便问道。

    “嗯,我家里穷,娘不给我买。”小凡一脸委屈。

    我递糖葫芦给他,道:“你吃吧,吃了不够了大哥哥还给你买!吃完了,想摸刀摸多久都行!”

    “真的?”小凡高兴地跳了起来。

    他接过糖葫芦吃了一颗,咀嚼半晌都舍不得咽下去,看得我着急,道:“快咽了,进了肚子里味道更好吃!”

    “可是咽下去了就没有了……”小凡不经意地说道。

    “不怕,哥哥我有的是银子!”我掏出一块银子来在他面前晃了一晃。

    小凡摇摇头,道:“那是大哥哥的银子,不是小凡的。娘说,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穷人也有穷人的尊严,这个我懂。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也不去劝他,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命。我摸摸他的头,小凡道:“大哥哥,我吃完了,你让我摸摸你的刀吧?”

    在他的眼中,刀比糖葫芦更加有意思。

    “好,你小心摸,可别伤着了。”我连刀带鞘送到了他的身前。小凡仔细地摸着,口中“啧啧”有声。

    “大哥哥,你就是他们说的江湖大侠吧?”

    “嘿嘿,”我摸摸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算个小侠,大侠是算不上的。”

    “大哥哥,你的武功是不是很高啊?”

    我伸出收来放到他的头顶,再高了一点点,说道:“大概也就这么高!”

    “长大了,我也要跟大哥哥一样闯荡江湖!”小凡忽然挺直了背,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

    “小伙子,有志气!”我竖起大拇指。他的江湖只是孩子的江湖,天真以为只要是江湖就会很好,肯定比一串冰糖葫芦要好吃。

    正说之间,忽然晴天一个霹雳,乌云不知从哪个远方而来,大风刮起,竟然要下雨了。

    “好了,要下雨了,快回家去吧!”我拍拍小凡。

    “嗯,大哥哥,你明天还来吗?”

    “来,只要我没走,就一定来让你摸刀,好不好?”

    “好!”稚气的声音兴高采烈着,道:“大哥哥,那我走了呀!”

    我点点头,他轻快地向远处跑去。

    大雨倾盆而下,我刚一个大跨步冲到五湖帮分舵门口,就稀里糊涂撞上一具娇软身躯,定睛一看,原是个背着行囊的低头女子。雨中却也看不清面容。

    “对不住啊姑娘,我跑得太急撞着了你。”我连忙致歉,也没啥揩油的意图,见她没动静,也不知如何套近乎,就向分舵院子里跑去。雨下的更大了,噼里啪啦地敲打着瓦片,风吹的更急了。

    我这时才想起,那个姑娘好像没带雨伞?我二话不说,拿起了院中一把雨伞又冲了出去,却发现那姑娘正蹲在门口的屋檐下,屋檐却不够遮挡她的身体,瞬时已经被淋了个全身湿透。

    怎么有这么笨的女人?

    但是又怯生生地让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我走出几步,重重叹气一声,走到她身边,没好气说道:“喏!拿着,这把雨伞借你了,等雨停了再还我,你就放院门口。”

    女子仰起头。

    我吓了一跳,原来是个瞎子,长相倒是挺水灵的,有些邻家的小家碧玉。可天色阴沉还下着雨,这一抬头,眼眶比院子还空荡荡,真是把我给结结实实惊骇到了。

    不是女鬼吧?

    我拉开一段距离,壮起胆子伸出右手,递过那把其实也遮不住大雨多少的油纸伞。伞是青色,女子身穿碎花旗袍,不过已经洗的没有多少颜色。

    女子柔柔站起身,微微侧身敛袖,好像是施了个万福,这才接过伞,嗓音空灵得更像女鬼了,“谢过公子。”

    你娘的,大黑天的,老子也不好看你有没有影子啊。

    我胆战心惊,几乎是把伞丢掷过去,不停默念老子胸中有正气,道家门人百鬼不侵。

    女子似乎听到言语,婉约一笑,柔声道:“公子多心了,我并非女鬼。”

    我看她笑了,才相信她并非女鬼。滂沱大雨砸在我的身上,我也是湿了个透,顺势就贴在墙根下跟她并肩站着,好奇问道:“这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来这儿做什么?”

    年岁应该不大的女子轻声道:“等人。”

    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等谁?”

    女子十分用心地想了想,回答道:“来这里的人。”

    我一拍额头,这姑娘脑子不太好用,和我初出江湖一般,都有些莫名其妙。

    狂风骤然吹落了一片瓦片,掉在了地上,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我见她衣襟湿透,自然有些大丈夫的怜香惜玉,说道:“你要不去我家躲雨,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放心,我家虽然都是大老爷们,但没坏人,就我坏一些。不也把伞借你了,是吧?”

    目盲女子固执地摇了摇头。

    我有些生气,“那你把伞还我!”

    女子果真把伞往我那这边斜过来。

    我恶狠狠道:“你再这样,我可就使坏了啊,孤男寡女的,小心我强抢民女!”

    她面朝着我,歪了歪脑袋,依稀可见嘴角翘起。一脸俏皮的神色,却有一些让人想征服的美。

    我无可奈何,伸手将油纸伞往她那边推了推,说道:“得,你是女侠,你厉害。”

    一起站着淋雨,我实在扛不住大雨稀里哗啦往身上冲刷,郑重其事道:“姑娘,你真不怕淋出病来?要是病倒在我家门口,可没钱帮你治病。”

    她靠近我,一起撑伞。

    我正想着是不是把她绑架到院子里去,猛然转头,看到巷口一个很高大的身影,撑伞而来。不是别人,正是关羽!

    盲眼女子突然对我笑了笑,还是一脸羞涩的表情,道:“谢谢公子,我要等的人来了。”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