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烟雨杀机-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零九章 烟雨杀机

    小巷暴雨,狭窄水槽来不及泻水,春雨如油的冷水浸过了脚面,我的青布鞋早已经灌上了水,让人好生难受。

    我见她等的人是关羽,讶然道:“你等的人是他?”

    “嗯,是他。”女子收起雨伞,放在了墙角。说道:“公子,你请去屋内避一避吧。”

    我以为她有什么私密话要和关羽说,便点点头走到了门槛。女子背后棉布行囊已然被雨水湿透,露出一架古琴的形状。

    只见她从背上取下行囊,两指扣住棉布绳结,轻轻一抹摘掉布囊,湿润棉布顺势激起一阵雨水。巷子那头,关羽却忽然止步。即使是我,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慌,我凝神想了想,这并非心慌。

    而是杀气!

    同样是大雨瓢泼,院内院内的气氛仍是大不相同,于龙正搬着几盆兰花来到前屋,雨天,本就是栽培兰花的好天气,没想到二当家不仅耍的一手好剑,还是个喜欢花草的君子。分舵的舵主原本是个铁匠,这时正在屋中敞开了膀子,拉动着风箱。

    他想练一把剑,这把剑的名字叫作“春秋”。

    前院种植有一丛芭蕉,高不过墙垛,病恹恹的,绝大多数芭蕉喜半荫温暖气候,院中这一丛黄姬芭蕉耐寒,是少数能够在北莽这边生长的蕉类,不过院落水土不好,长势稀疏,还是归功于这些年年轻人没了摘芭蕉叶玩耍的陋习,才有这般光景。

    风声雨声,雨打芭蕉声,很是乏味。

    不知何时,林震南已经站到了我的身边。他突然说道:“背琴的女子多半是薛官人了,好像新出了个shā shǒu榜,shā shǒu榜上她排名第二位。据说武功深不可测,却没人看过她的真正面目。据一次屠杀逃出来的人说,她是个盲人,wǔ qì便是一把琴。”

    “你说她是个shā shǒu?”我不相信地问道。这倒大出我意料之外,有这么柔弱的还这么笨的shā shǒu?

    “嗯。”林震南点点头。

    我扯了扯嘴角,没有出声。

    墙外巷中,关羽凝神而立。他没带刀,他自己就是一把刀!

    我没打算去帮他,对付这个女子,应该不用我去帮吧?两个男人打一个盲眼女子,不磊落。况且,以关羽的身手我没什么不放心。倒是,这个女子未免有些太不自量力。

    一把琴,如何能对一把大刀?

    漫天风雨中,目盲女子忽然盘膝而坐,焦尾古琴横膝而放,左手悬空,右手拈起兰花指,一根手指在琴弦上一摘。

    铿锵声瞬间盖过了风雨声。

    撑伞站在拐角的三国刀客关羽终于一脚踏入小巷,一脚踏入水中,溅起一幅卷珠帘。他开始向前奔跑。

    琴声起。

    雨帘从中断开,被盲女琴师这一摘切割成两截,一道隐隐约约的线,将雨幕分割成两段,拦腰而去。关羽脚尖一点,身形跳过银线。水帘断后复合,巷弄两壁则没这般xìng yùn,撕裂出一条细不可见的沟痕。

    关羽气势一涨再涨,逼近琴师女子百步。

    长了一张清秀娃娃圆脸的女琴师,也不知是沉浸在漫天风雨中,还是自己的乐声中。她甚至没有抬头来作势看一眼撑伞而来的关羽,依然是右手轻弄,这次却是双指按弦,一记小弦轻弹。

    关羽眼睛眯起,手掌下滑,托住伞柄如掌中生出一支荷花,手掌摇转,青色的油纸小伞在小巷中旋转飘摇。“嗤啦”一声,油纸伞被如锋刃般锐利的两条银线滑切而过,一朵荷花飞向了天空之中。刹那间,辨别出阴线轨迹的关羽侧身一避,一脚踏出踩在墙壁之上,跃起三尺,堪堪躲过这一记无声的杀机。

    八十步。

    女子全身摇动,似乎在琴音中沉醉。她做个相对繁琐的叠涓手势,古琴发出铮铮古音。

    小巷内黄豆般大小的雨点似乎受到了天地之间气机的绞杀,瞬间尽碎,雨滴绽放成了微小的雨花,在两边墙壁上炸出无数细微坑洼。

    那柄尚未落地的油纸伞,在空中突然一滞,几乎被碾为齑粉。

    关羽脚步不停,以掌做刀,猛烈向前挥出。此时,他终于劈出了自己的第一刀。关羽曾说,他练刀是在山中。一日发现乌云截断了山脉,似有所悟,便悟得了这断岭一刀。既然可断山岭,自然断得雨幕琴声。

    两股磅礴如龙蛇游水的浩大气机轰砰然撞击在一起,炸开了漫天水花。乱花渐欲迷人眼!关羽趁势钻过巷弄中激起的碎裂雨墙,距离拉近到六十步。

    目盲琴师纤细右手凌空,忽然下沉一滚。

    这便是龙蛇一击。虽是女子,也有这一袖青蛇!

    一头银龙在她的身前滚动翻涌着,在小巷弄里肆意游曳滑行,如同出江的蛟龙,扑向不愿停下脚步的关羽。你既然不肯停歇,不妨我送你一程?

    真正致命的一击在盲女的身后,一条时隐时现的银线从身后游走而出,她左手边的墙壁似乎被利器所击,裂开了一条游走的缝隙,激射向弓腰奔行的刀客。关羽手中无刀,他然后五指成钩,右手握住那一尾如蟒蛟凶悍游来的银光,骤然发力,一捏而断,水花在胸口溅射开来,真是好一幅花团锦簇的景象。

    大雨随之倾泻向目盲女琴师。

    他疾退十步,左手拿住细小银蛇。打蛇打七寸,他拿住的正是七寸!然而,这一缕银线却又分成了两条,原来擦破墙壁的只是其中之一,隐在暗处的才是真正的杀招!

    关羽猝不及防,左肩中线,一缕鲜血顺着他的左臂流了下来。血滴在雨中,从脚下流走。

    “关将军,接刀!”却是于龙不知从何处找来了关羽的大刀,投掷向关羽。关羽右手一抬,将青龙偃月刀紧紧握在手中。

    那一刻,关羽低头,似乎天地已经凝滞。

    在此守株待兔的女子脸色如常,嘴角似乎笑了笑。她悬空的左手终于落下,滑音吟猱,再也不是此前的轻柔平和。雨中,我几乎看不清她拨弄琴弦的手法,她按弦势大力沉,故而激荡惊雷。

    天空中,一道闪电劈下,耀亮了天地,

    一道细针如出天地,却又不稍逊于一支银箭,飞速刺向关羽。

    关羽大喝一声,舞刀如镜。

    针刺镜。

    镜面结实,可抵不过针有千枚。

    眨眼过后,琴声停歇,关羽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胸腹间又被刺出了血孔。即使拿了刀,关羽仍然被琴音所伤!

    我终于明白,为何江湖评价这女子官子,最擅长洞玄杀洞玄了。

    也只有她,能拦住关羽,能伤了关羽!

    “宋官子?”关羽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嗯,是我。”女子淡淡道。

    虽然隔了百步,但两人说话的声音却清晰入耳。

    “你为何要杀我?”关羽道。

    “受人所托。”宋官子抬头道,“你知道我不能说雇主是谁的。”

    关羽点点头,道:“可是你今天注定杀不了我,也可能是我杀了你!”

    “我来之前就知道,你是个高手。可是,我还是来了。”宋官子满不在乎。

    “关羽本不杀女子,看来今天要破例了。”关羽刀柄拄地,如一个门神。

    “恩,关先生不必留情。”

    琴弦颤动生游气,丝丝shā rén。

    关羽缓缓抬刀,刀指前方的盲女。小巷中雨花激荡,但不知何时,风竟然停了。

    天地静寥,只剩下雨声丝丝,拍打着芭蕉。

    ps:写这章,听的音乐是《上海滩》~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