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鬼影重重-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一十三章 鬼影重重

    我自然知道现在并不是呕吐的时候,可胃中一阵痉挛,一口浊物冲喉而出,便是有天大的事也顾不得了。我呕吐半晌,才想起后面还有一只鬼等我去杀,可不能让鬼看轻了。便强压心头厌恶,抽出大刀来。

    但只见附近妖雾重影,鬼气森森,刚才那只鬼却是不见了。

    正在这时,又传来廖六那一声:“鬼呀!”往后便没了声息。

    我这次岂能让鬼逃了,当下迈开大步,朝着声音呼喊处而去,但不知人能否是那鬼的对手,我单刀霍霍舞几道刀法,口中念念有词,尽是乡间辟邪驱鬼的咒语,一面念着,一面脚底加油,冲杀过去。

    却在这时,地下忽然有一物事绊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直吓了个三魂出窍,原来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只听那人头发出一声怪叫,似哭泣、又似呜咽,却不像是人的声音。我舞刀壮胆喝道:“你是何方鬼怪,敢拦住本道爷?”

    那人头瞥了我一眼,竟不说话。我头皮发麻,暗下默念:有怪莫怪,我这下不是故意踩上去的,孤魂野鬼万勿见怪……很多时候只是自己吓自己而已。却在这时,地底忽地冒出了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脚踝。

    血手!

    我以为是鬼拉脚踝,只觉头皮发炸,心跳如雷,跑又跑不掉,一时之间,只能再发出一声大叫,舞刀急斩,将那一双手斩断,血喷洒了一地。我看那鬼竟然也能被我大刀斩断双手,胆色立壮,大叫道:“何处冤魂敢来人间放肆,快快滚回阴曹地府去吧!”

    但是并没有鬼理我,这也在我意料之中。我继续踏步向前,忽然远处好似天际掉下来一抹青绿色的火焰,映照的荒地好不可怖。火焰亮起的地方,只听得一个声音叫道:“还……我……命……来……”

    忽觉背后草丛中似有人声,我猛地一记反手刀,映入刀光中的却是一张人脸,正是林震南。林震南被我突然一刀吓了一跳,连呼道:“是我,是我!”

    我这才看见,他后面又跟了四名五湖帮兄弟,个个打着火把。林震南道:“今晚这荒草丛中有些蹊跷,江湖人言逢林莫入,我们看来是中了埋伏。我担心段少侠你的安危,所以前来接应!”

    “可有刚才那几名弟兄的下落?”我问道。

    “不曾见他们回来,我看是凶多吉少了。”林震南黯然道。

    正在此时,倏地一声惊心动魄、恐惧已极的惨嚎,自远方裂空刺耳的传了过来。要不是遇上极端诡异,恐怖的事,任谁都发不出这种叫声。

    林震南脸色一变,道:“这声音是老五的!”我知道,老五便是那个年长点的汉子。

    林震南临危反而镇定下来,此时慌张更容易遭人暗算。但我俩商议,仍然决定要过去东面看个究竟。四周都是寂静的,流动着一股淡漠的烟气,月色朦胧,有一股说不出的诡秘。月色一忽儿明,一忽儿暗,明的时候似大地都在其笼罩之中,暗的时候像突然间被林间、草丛里什么野兽吞噬了一般。

    这种清冷诡异的气氛,让我想起从前听过的一个故事:在一座大山上出现了两颗闪闪发亮的宝石,山下人经不住yòu huò,便组队上了山。可快到了快接近宝石的地方,忽然间一阵狂风大作,就熄灭了,那些人再也没有回来。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没有什么可埋怨的。后来,还是有很多人都为了挖掘那宝石,带着弓箭,驱着恶犬,骑着大马上山掘宝,但结果仍是一般,没有下落。

    后来村民发现,那座山居然会移动。这才知道,那座山不是山。

    而是一条盘伏已久,几已化石的千年巨蟒!

    那两颗五彩斑澜的宝石,自然就是蛇的双目。寻宝者要采“宝石”,自然要经过巨蟒的大口,等于送入蟒口,这血盆大口在一张一合间,便把寻宝石的人全吞食掉了。

    我现在正有这种感觉,觉得自己正站在“蛇口”上。闯荡江湖竟然遇到了此种诡异之事,也是平生第一次。但事已至此,岂能畏缩不前?

    越过了一大片荒草地,我躬身从草缝里看出去,可以见到一大片乱石之地,怪石鳞峋,大小不一。再往前去好似是一条河流,水流潺潺,在月光下发出着如蛇鳞一般的幽光。我正准备高声大喊,突然,眼角却瞥见一件事物:

    一对脚,自一块大石后平伸出来。

    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让林震南等人停下。便慢慢地警惕地走了过去,只见一人倒在石后,看衣着身材正是廖六。

    我正要过去拍他,林震南却从身后拉住了我,道:“段少侠,提防有诈!”他果真是老江湖,从地下捡起一块石头,打在了廖六的膻中穴上,廖六被被石子弹了一下,却并无动静,看来已经遭了毒手。

    我一步抢了过去,但月光下的情景却是恐怖异常:

    ——只有脚,没有头。

    这一对脚只到了腰身,便被人拦腰斩断,断口处血肉模糊,令人不忍卒睹。我心中暗惊,此处竟然有如此高手!下手却也太过狠毒。

    林震南忽然叫道:“段少侠,你看头顶!”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好似一件物事挡住了月光,我单掌护顶,身子一错,抬目一看,却几乎和一个人打了个照面!那人俯脸垂手,双目凸露,五官溢血,早已气绝多时。不是别人,正是五湖帮刚才出来查看消息,手拿熟铜棍的小个子帮众。

    他却是被人拦腰砍为二截,身首异处,上身在怪石之上,血液犹汩汩淌下,下身却不知去了哪里。我被眼前景象震惊的无以复加,当时退了两步,脚下突然触及一件软绵绵的物件。我凌空一个跟头,待身体上跃之时,宝刀挑起地下物事,原来竟然也是一具尸体!我将地上那人挑得一个大翻身,变成仰朝向天!

    林震南大惊,刷地抽刀在手,怒道:“这是老五!何人下次毒手?”

    夜光下,老五单刀已脱手,他的颈项也只剩下一道薄皮连着。我沉默不语,看五湖帮众人这帮惨状,看来一定是中了埋伏,被人瓮中捉了鳖。此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靠我和关羽的两把刀了。

    没想到刚出洛阳,以为道路平坦,却不料在这荒山野岭,竟然遭遇了如此重创。我倏然一惊,道:“林帮主,我们可别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林震南道:“料得关将军在庙中,想来不会有事。但是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我点点头,便当先向庙中赶去。这一走竟然走了甚远,离破庙也有几里地了。马上就要走出草丛,却发现一人躺在地上,看那样貌正是关羽!

    我大惊,此间竟然有高手能伤得了关羽?关羽似乎shēn yín了一声,我赶忙冲过去抱住了他。关羽睁开了眼睛,我却忽然觉得有些说不清的异样。

    ——那感觉就像是:怀里的人是关羽,但那一对眼睛,却一定不是关羽!

    “关羽”忽然双手一缩,就像从骨头了缩了进去,然后又从肩膀上生出了一双怪手来,那一双“怪手”,各执一柄铁叉,已刺到我双肩上!

    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阵痛,来不及多想,双手还是抓住了他的双臂,铁叉吃劲再也休想刺进我肩膀分毫。我双足发力,胳膊抡开,将怀中这个“关羽”扔了出去。可就在这时,突然听林震南大喊一声:“小心!”

    一柄长剑从地下破土而出,刺入了我的右腰之中。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