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有我在!-婚权独-
婚权独

第100章 有我在!

    乔熹在疑惑中接过zhào piàn,视线落在最上面的那张zhào piàn时,乔熹的手微微颤抖着,眼底布满了惊讶和无措。

    乔熹抬眸看向冷煜霆,问:“这些zhào piàn从哪里来的?”

    “从那个盒子里面发现的,有人故意把这些zhào piàn留了下来。”冷煜霆道,“从他留下的这些zhào piàn来看,我想他们是故意把zhào piàn留给你的。”

    乔熹没有说话,颤抖着手一张一张地翻看zhào piàn。十年前的记忆像洪水猛兽一般不可阻挡地灌入了她的脑子里,那是一场噩梦,如今在她眼前又重新经历了一遍。

    那一年她还不到十五岁,在读初三的她正在为自己理想的高中而奋斗,那所高中是帝都最好的艺术高中,她想在那里学习,然后考最好的美术学院,成为像妈妈一样出色的画家。

    那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以后的职业会是拿着枪去和匪徒拼命。那时候她天真的以为她未来的整个世界都会由她手上的那支画笔去创造。

    乔熹的目光停留在白毓霏被枪杀的那个画面,她静静地倒在地上,胸口流出来的血淌了一地,那血的颜色和白毓霏调色盘里的红颜料很像。

    乔熹的眼眶红了起来,眼泪氤氲,zhào piàn的画面渐渐模糊,可那个画面早已经在她脑子里根深蒂固了,它又分明那么多地清楚。

    冷煜霆心疼地看着乔熹,伸手揽过乔熹将她搂在怀里,让乔熹能够靠在他的胸膛上好好哭一场。

    乔熹只是低声啜泣,声音轻微到除了冷煜霆谁也听不到。

    冷煜霆知道乔熹一直在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她正在试图用她的理智去战胜她的情感,她不敢让自己脑子里的那根弦松下来,她害怕自己会崩溃。

    “有我在,不要怕。”冷煜霆的声音柔而有力,就像是一道安慰剂,也像是一道镇定剂。

    乔熹抬头,一双大眼睛里泪眼婆娑,看得冷煜霆一阵心疼。

    伸手为乔熹擦干眼泪,冷煜霆道:“相信我,我一定会抓到赤道,完成你的心愿。在这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不可以胡思乱想,不可以压抑自己,有事一定要跟我说。”说着,冷煜霆顿了顿,又想到什么,道,“或者和顾子琛说。只要是心里觉得难受了,不准强撑着,知道吗?”

    乔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右手用劲,满是愤恨地将一张zhào piàn捏成了一团。那张zhào piàn上是一个远远的地球全貌,赤道的那一周画了一条红线。

    那是“赤道”对她的挑衅,“赤道”在告诉她,他回来了!

    顾子琛见乔熹的情绪平复了一些,走上前,也满是心疼地看着乔熹,道:“这一次,一定不会让他跑掉,我向你保证。”

    冷煜霆看向顾子琛:“她就交给你了,你看好她,我去处理其他的事,一会儿收队。”

    顾子琛点头:“好。”

    “我没事,不用人陪着我。”乔熹对顾子琛道,故作坚强地挤出一抹很无力的笑容。

    “就当我想让你陪着我。”顾子琛道,“这个小农庄风景还不错,我陪你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