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早已情根深种?-婚权独-
婚权独

第1094章 早已情根深种?

    阎战无奈地道:“不要胡思乱想。”

    “我”陈嘉肴声音有些委屈起来,哪里是她在胡思乱想。

    阎战刚想在说什么,就听见陈嘉肴diàn huà那头有人在叫她,便道:“好了,你去忙吧。”

    “诶,不我”陈嘉肴还想说什么,可阎战很快就将diàn huà挂了,陈嘉肴张口只听见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顿时气泄了一大半。

    看来,她还得再接再厉才行!

    阎战挂完diàn huà,看着shǒu jī屏幕呆愣了许久。

    shǒu jī屏保是陈嘉肴的zhào piàn,是陈嘉肴偷偷拿了他的shǒu jī给他换上的,锁屏和桌面都是陈嘉肴的zhào piàn,一个系列的zhào piàn,陈嘉肴挑了两张她最满意的,特意定制了两张给阎战换上了。

    阎战原本的锁屏和桌面都是枪支的zhào piàn。

    陈嘉肴害怕阎战会换回去,所以那几天总是会隔一个小时偷偷检查一下阎战的shǒu jī,看间锁屏还是自己的zhào piàn,这才又放心地将shǒu jī放回去。

    陈嘉肴以为阎战并不知道,殊不知,她的一举一动从来都是在阎战的眼皮底下进行的,她做的每一件事,阎战都知道。

    锁屏上的陈嘉肴穿着一套花仙子的衣服,笑颜如花,纯真美好,就好像天下间再没有什么比这张笑颜更好看的东西了。

    每天只要看见这张zhào piàn就会觉得很心安。

    陈嘉肴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他只愿她能够一直这样笑着,这样的笑容他愿意守护一辈子。

    阎战微微扬唇一笑,指腹在shǒu jī屏幕上轻轻划过,就像是在抚摸着陈嘉肴的脸庞,眼底的神采格外温柔。

    安夏和乔熹都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相视一笑。

    或许只有陈嘉肴一个人不知道,阎战对她早已情根深种。

    乔熹微微蹙眉,有些担忧。

    阎战和陈嘉肴,一个是什么话都藏在心里绝口不提,一个人是什么事都后知后觉,尤其对感情反应迟钝,也不知道陈嘉肴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阎战一直也在默默喜欢着她。

    安夏放在口袋里的shǒu jī也突然响了一下。

    安夏将shǒu jī拿出来看了一眼,看着shǒu jī屏幕愣了一下。

    是一条短信。

    来自帝都航空公司的短信。

    短信提示她,她的机票已经预定成功,提醒她准时登机,并且祝她旅途愉快。

    这并不是一次旅途,她当然不会愉快。

    是啊!

    她最终选择了逃跑,逃离这里。

    逃离冷熠泽

    安夏仅仅只是愣了两秒钟,很快,收回了目光,将shǒu jī放回了口袋里。

    虽然安夏的面部表情变化很细微,可这小小的停顿依然被冷熠泽看在了眼里。

    冷熠泽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安夏看到了什么,让她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冷熠泽没有表现出来,淡定地收回眸光,眸光深敛后却越来越深意。

    用完东西后,乔熹帮着安夏一起收碗,洗碗的时候,乔熹时不时就往安夏身上看一眼。

    终于,安夏忍不住了,抬眸朝乔熹看过去:“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我怕你没有和我们说实话。”乔熹道,“真的没事吗?你和蔺迟是什么感情我最清楚,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我也很清楚,我怕你会困住自己,走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