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什么时候受伤的?-婚权独-
婚权独

第1111章 什么时候受伤的?

    两个人慢慢走近对方,面对面站立,静默了几秒之后,冷煜霆和阎战默契地伸手一拍,相互击掌。

    “欢迎回来。”阎战看着冷煜霆,难得主动吐出几个字。

    冷煜霆笑笑:“等得有点久。”说完,冷煜霆抱枪的姿势换了一下,道,“继续。”

    一个小时后。

    战斗接近了尾声,耿植带着凌初微和血灵分队的其他人找了顾子琛等人。

    顾子琛看见凌初微,立刻快步走到凌初微身边,一把抓过凌初微,可没想到刚碰到凌初微的手臂,手上就传来湿润的触感,顾子琛一惊,仔细一看,凌初微整个手臂上的衣服都已经被鲜血染透。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顿时袭上心头,顾子琛急着掀起凌初微的衣袖,想确认这个血迹到底属于谁的。

    “这怎么回事?”看见凌初微的左臂上划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鲜血模糊,顾子琛心里被扯得生疼,那痛觉比他自己中了一枪还要强烈。

    耿植惊讶地望着凌初微的手臂,一副茫然不知情的样子。

    这怎么回事?火影什么时候受伤的?

    凌初微望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臂,顿时一股痛感袭来,真实而强烈。

    可她的表情却很冷静,仿若那伤口并不是在她手臂上一样。

    顾子琛脸色阴沉得难看,此刻谁都不敢说一句话,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韩梦生赶紧跑过来,拿了伤药和纱布递上去,小心翼翼。

    “嘶”顾子琛替凌初微上药,碰到伤口的时候,凌初微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这荒郊野岭的,也只能为伤口做一些简单的处理。他们以前每次受伤基本上都是撒点止血散,然后拿个绷带缠一下,草草了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此刻受伤的是凌初微,顾子琛只恨不得把整个医院搬过来,可惜他再心疼再着急也无能为力,只能帮凌初微将伤口简单处理一下。

    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力不从心,为凌初微包扎的手都在颤抖。那么多血,从瘦弱的她身上流出来,让他心疼得都不知道呼吸是什么了。尤其是凌初微那因为疼痛皱起的眉头和倒吸的一口冷气,顾子琛真恨不得替她去疼,替她去流血。

    耿植愣愣地盯着凌初微:“你怎么受伤的?为什么一路上你一句话都不说?”

    刚才他们被几个雇佣兵一路追击,其中一个雇佣兵就在离她五步不到的距离,那个雇佣兵的子弹已经用完了,而凌初微完全忘了自己手上有枪,和那个雇佣兵徒手格斗起来,手臂就是在和那个雇佣兵格斗的时候,被他手上的刀子划伤的。

    当时所有人都在战斗,凌初微不想因为自己的伤势而影响大家,所以一路上一声都没吭。

    刚开始很疼,可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凌初微感觉自己的伤口都已经麻木了。

    直到顾子琛给她上药,这种疼痛感才又剧烈了起来。

    “我我没事”凌初微看着顾子琛,顾子琛的脸色暗沉,明显就是生气的样子,凌初微看着顾子琛,弱弱地道,“我其实简单处理了一下,我止了血的。”

    凌初微不说还好,这么一说,顾子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