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阎战陈嘉肴番外篇】止戈为战,吾心悦肴(66)-婚权独-
婚权独

第1265章 【阎战陈嘉肴番外篇】止戈为战,吾心悦肴(66)

    阎战吻了很久才松开陈嘉肴。

    陈嘉肴的眼泪已经止住了,脸上终于看见了笑容。

    陈嘉肴看见阎战,突然想起来什么,忙问:“阎战,你你怎么会来?”

    阎战没有回答陈嘉肴的问题,将话题转到了陈嘉肴身上:“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没有。”陈嘉肴摇摇头,“就是,擦破了一点点,不碍事。可是慕曲他”陈嘉肴说着,视线落到了慕曲的病房门口,眸底是慢慢的忧色。

    阎战在陈嘉肴旁边坐下,握着陈嘉肴的手,道:“没事的。”

    “嗯。”陈嘉肴看向阎战,“阎战,这次如果不是慕曲救了我,可能我就”

    阎战伸手,抚上陈嘉肴的脸庞:“不要说这样的话。”

    阎战突然有些后怕。

    如果今天躺在病房里的是陈嘉肴,他会怎么样?

    那么大一个铁塔砸下来,如果没有慕曲,她怎么承受得住?

    阎战又伸手抱住了陈嘉肴,将陈嘉肴紧紧搂在怀里。

    他有多怕会失去她

    没有遇见陈嘉肴之前,他无所畏惧,生死亦能坦然面对,枪林弹雨中穿行,他从来不知道“怕”这个字是什么。

    在遇到陈嘉肴之后,他有了他这生最害怕的事。原来,失去她,是一件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陈嘉肴!

    请你一定要平安如意,如此,我方能心安无惧。

    慕曲醒来,睁开眼,看见坐在他床边的人愣了一下。

    “怎么是你?”慕曲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阎战,微微蹙了蹙眉。

    阎战朝慕曲瞥了一眼:“那你希望是谁?”

    慕曲:“”不管是谁,都不希望是你好不好

    “感觉怎么样?”阎战问。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可阎战的语气和表情却没有丝毫的起伏变化。

    “还没死。”慕曲回道。

    阎战起身:“我去叫医生。”

    “陈嘉肴怎么样?”阎战刚转身,慕曲叫住阎战,问。

    阎战回头,看了慕曲一眼:“她没事。”

    “嗯。”慕曲点头,似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阎战看着慕曲,默了两秒后,道:“多谢。”

    “谢我什么?”慕曲看向阎战。

    “你知道。”阎战道,说完没有再多停留,抬脚走了出去。

    慕曲看着阎战消失在病房门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也不知道陈嘉肴到底喜欢这个人什么?

    连他和他说话都会觉得累。

    跟这个人在一起,夏天应该都用不着空调吧?

    医生给慕曲昨晚检查后,叮嘱道:“这两天要多休息,要静养,两天后再照一次,再看情况。”

    医生出去后,慕曲看了眼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地阎战:“诶,有水吗?”

    阎战起身,倒了杯水递给慕曲。

    慕曲喝了一口,微微蹙眉,将杯子递回去:“我要温的。”

    阎战:“”

    阎战接过杯子,转身又为慕曲倒了一杯温水。

    慕曲接过水喝了两口后,将水杯放下,看向阎战:“你这算什么?”

    “她有一个huó dòng要参加,下午回来。”阎战道。

    言下之意就是在告诉慕曲,他是在替陈嘉肴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