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你是不是也在怪我?-婚权独-
婚权独

第128章 你是不是也在怪我?

    “乔乔。”安夏把东西收拾好,拖着xiāng zǐ快步走了过来,“东西都收好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让她跟你说吧!”乔熹又瞪了陈嘉肴一眼,“我现在一提就一肚子火气。”

    安夏看向陈嘉肴,陈嘉肴默默又低下了头,一脸的心虚、委屈、惊慌、难过。

    “鹰眼。”冷煜霆看了眼阎战。

    “到。”阎战应道。

    “送他们去潘云山。”冷煜霆道。

    “是。”阎战应下。

    “陈嘉肴,你要是再把这件事情办砸了,我就跟你绝交!”乔熹道。

    “知道了。”陈嘉肴弱弱地道,“别说绝交了,这件事要是再砸了,我就不活了。我自己就结束我自己,都不劳你动手。”

    乔熹看着陈嘉肴,一肚子的气被陈嘉肴的一句话弄得再也气不起来了,只剩下最后的哭笑不得和满脸无奈。

    阎战开车,安夏自觉地坐到了后面,虽然很想问陈嘉肴发生了什么事,可她觉得这时候不太合适。

    陈嘉肴坐在了副驾驶座上,一路上一直看着阎战,几次欲言又止。

    阎战本就不多话,现在又在开车,更加是一言不发了。

    终于陈嘉肴坐不住了,侧了侧身子,认真地看着阎战:“我不是故意的。”

    阎战瞥了陈嘉肴一眼,没有说话。

    陈嘉肴急了,忙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恩。”阎战淡淡地应了一句。

    “你是不是也在怪我?”陈嘉肴看着阎战,眼底的委屈比看见乔熹生气时还要强烈。

    “没有。”阎战语气依旧淡然。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开车。”

    “你就是在怪我。”陈嘉肴低头,一脸懊恼,“我知道我错了,我已经很后悔了,我怎么知道我发一张自拍会那么严重”

    阎战看了眼陈嘉肴,看着陈嘉肴自责内疚的样子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便道:“解决了。”

    “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又闯祸了。”陈嘉肴嘟嘟嘴,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本来是想着来这里可以离你近一点,结果,还没把你搞定,我又闯祸了”

    阎战微微扯了扯唇角,明明听到了陈嘉肴的小声嘀咕,却当做什么都没听见,继续专心开车,车内又恢复了一片宁静。

    到了潘云山后,阎战将车停下,等安夏下了车后,阎战认真地看着陈嘉肴,清朗的声音缓缓流淌而出:“你是大海里的那条鱼,我是天空中飞翔的鹰。鹰不懂鱼为什么要沉潜深海,鱼也不明白鹰为什么要追逐蓝天。陈嘉肴,我们不合适。”

    陈嘉肴愣愣地看着阎战,这是她第一次从阎战的嘴里听到这么一长串的话,阎战从来不是两个字就是三个字就结束了一次交流,可这一次居然有这么长一段。

    但为什么内容却是这个?

    他们不合适?

    为什么会不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你都没尝过你怎么知道不好吃?你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不合适?”陈嘉肴抗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