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阎战陈嘉肴番外篇】止戈为战,吾心悦肴(164)-婚权独-
婚权独

第1363章 【阎战陈嘉肴番外篇】止戈为战,吾心悦肴(164)

    阎战一步一步走到陈嘉肴面前,看着陈嘉肴,一字一字地道:“在这里,没有为什么!只有命令!”

    “我不交你能把我怎么着?”陈嘉肴昂着头,瞪着阎战,“你之前都没有说要交shǒu jī,为什么现在要交shǒu jī?”

    “我能把你怎么着?你说呢?”阎战勾唇,看着陈嘉肴。

    厉阳怕阎战真的会惩罚陈嘉肴,便主动站了出来:“阎教官,嘉肴姐不是故意的。”

    阎战冷然地瞥了厉阳一眼,挑眉:“英雄救美?”

    厉阳到底是年纪被阎战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红。

    阎战看着厉阳:“知道英雄救美的代价吗?”

    “阎教官”厉阳看着阎战,有些忐忑,虽然平时阎教官很冷,可是也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让他感觉到有些危险的。

    “出列。”阎战厉声道了句。

    厉阳上前跨了一步,出了队伍。

    阎战将他们训练的枪拿了一把递给厉阳:“摆好姿势。”

    厉阳接过枪,做出了标准的拿枪的姿势。

    阎战勾了勾唇,转身走到一边,拿了两个两公斤重的沙包过来,绑在了厉阳的两只胳膊上。

    一边两公斤,一下子就加了四公斤的重量,再加上枪的重量,手臂变得格外沉。

    厉阳原本持平的手臂顿时下压了一些。

    阎战瞪了眼厉阳:“手抬平!稳住!”

    厉阳表情有些吃力:“教官,要稳多久?”

    “一个小时。”阎战道。

    “什么?一个小时?”厉阳哭丧着一张脸,这样端着一个小时,手臂不得残了!

    教官太狠了!

    沈行渊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有些琢磨不透。

    这阎战平时从来不管这些事情,也就教教动作,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连shǒu jī这种事情都管起来了。

    沈行渊一脸的费解。

    白陶拿着包薯片边吃边朝沈行渊走过来:“怎么了?沈连长一副此题解不出的表情,有什么难事,说出来,让本姑娘我帮你想想。”

    白陶放了一片薯片放进嘴里,咬得咯嘣脆,看着阎战等人的方向,好奇地道:“阎战这是在体罚人啊!我去!还收shǒu jī啊?陈嘉肴不得疯了?不行不行,我要把我shǒu jī藏好,她肯定会抢我shǒu jī玩儿的!”

    沈行渊没好气地瞥了眼白陶:“你又干了什么好事?”

    “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白陶撇撇嘴,突然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收shǒu jī?

    罚厉阳?

    嗯?

    等等!

    不会吧不会真的是跟她有关吧?

    见白陶表情变了,变得无比心虚起来,沈行渊一阵头疼。得,果然和白陶有关!

    沈行渊眼睛一瞪:“老实交代,你又给我惹了什么麻烦?”

    “那个”白陶将嘴里的薯片快速吞下肚,看着沈行渊道,“我就是让陈嘉肴帮我要了厉阳的微xìn hào,会不会是阎战误会了,吃醋了?”

    沈行渊:“”

    沈行渊表情幽然地看着白陶,双眼微微眯了起来,盯得白陶浑身发毛。

    白陶暗暗吞了吞口水,把一包薯片递到沈行渊面前:“你吃吗?我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