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 【阎战陈嘉肴番外篇】止戈为战,吾心悦肴(174)-婚权独-
婚权独

第1373章 【阎战陈嘉肴番外篇】止戈为战,吾心悦肴(174)

    抢救室外。

    白陶坐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沈行渊教训一句,她点一下头,认错的态度格外诚恳。

    “知道错了?”沈行渊瞪眼。

    “知道了。”白陶点头。

    “那一会儿该怎么做?”沈行渊厉声问。

    白陶抬眸看着沈行渊,眨巴眨巴了两下眼睛:“道歉。”

    沈行渊冷哼一声:“他原谅你最好,不原谅你,你就等着!”

    “不原谅我会怎么样?”白陶弱弱地问。

    “他说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沈行渊没好气地道。

    “如果他要打我呢!”白陶抿抿唇,一脸忐忑,“你不帮我啊!”

    “自己做错了事,自己受着!”沈行渊道,“看你下次还胡不胡闹!”

    白陶撇撇嘴:“都说是在帮陈嘉肴了。”

    沈行渊瞪着白陶:“你还有理了!”

    白陶摸着自己的耳朵看着沈行渊:“好了好了,我已经知道错了,他一会儿出来我就道歉还不行吗?”

    阎战牵着陈嘉肴从抢救室走出来,白陶看见,立马起身上前一步,朝着阎战鞠了一躬:“对不起,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阎战蹙眉,一脸疑惑地看着白陶:“你干什么?”

    “我不该怂恿陈嘉肴骗你,我错了。”白陶看着阎战,一脸可怜,“你原谅我好不好。”

    “”阎战微微扯唇,汗了汗,“我没有怪你。”

    “真的吗?”白陶立马露出笑容,忙道,“那你跟沈行渊说,让他别罚我了!?”

    阎战道:“他罚你,我管不了吧。”

    “啊?”白陶一脸苦闷地看向沈行渊,“真的要站军姿啊!换个惩罚好不好?读党章也行啊!再不然,背字典好不好?”让她几个小时站在那儿不动维持一个姿势,真的是要死人的!

    “再废话回去就加一个小时。”沈行渊冷哼一声。

    白陶郁闷地低头,一脸地生无可恋。

    唉婚姻生活不易啊

    听陈嘉肴说,要立马和阎战领结婚证,白陶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你你说你现在就要和阎战去领结婚证?”白陶惊讶地看着陈嘉肴,“你不打算先告诉你爸妈啊?”

    “你不是也先斩后奏,结婚了再说的吗?”陈嘉肴道。

    白陶连忙抱着杯子,喝了一口奶茶压压惊。

    白陶淡定下来后,看着陈嘉肴,道:“你学我干什么啊?好的不学学坏的!我那次先斩后奏,我家那老头一年没理我。”

    “可是”陈嘉肴努努嘴,看向阎战,“可是,万一他明天就不认账了呢?”

    阎战笑笑,握住陈嘉肴的手,道:“先去见你父母。”

    “啊?”陈嘉肴愣了愣。

    “现在。”阎战道。

    从家里出来后,陈嘉肴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拿着手里的户口本,陈嘉肴狠狠地掐了下自己。

    疼!

    “我爸真的同意把我嫁给你了?”陈嘉肴看向阎战,“真的同意了?”

    阎战勾唇:“要领证吗?现在是下午四点,还来得及。”

    “要!要!要!”陈嘉肴一脸激动地拉着阎战,“我们真的要去领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