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顾子琛凌初微番外篇】顾你情深,初微正好(50)-婚权独-
婚权独

第1528章 【顾子琛凌初微番外篇】顾你情深,初微正好(50)

    白陶撇嘴:“那是因为实践出真知,你都不给我实践的机会,我能出真知吗?我技术能好吗?你这是剥夺我求知的权利!”

    沈行渊轻哼了一声:“实践出真知那也是和智商有关系的,你光知道实践出真知,你怎么不知道实事求是?”

    “你!”白陶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沈行渊,“我要控告你,家庭暴力!言语上的羞辱也是暴力的一种!”

    “我不介意你以暴制暴。”沈行渊摊手。

    白陶:“”混蛋!

    欺负她想不到恶毒的话是不是!

    给她等着!

    她一定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地羞辱回去!

    顾子琛笑笑,看着沈行渊道:“来两盘?”

    “行啊。”沈行渊点头,爽快的应下。

    什么?行?想都不想这就答应了?

    凭什么!

    白陶一脸怒气地瞪着沈行渊,太欺负人了!

    白陶举手:“不行,必须带上我。”

    “人满了。”沈行渊道,“你顶多发发牌。”

    “你们就两个人,哪里人满了?”白陶道。

    冷煜霆刚好打完diàn huà,从阳台进来,虽然前半段发生了什么没太听清楚,但是后面发生了什么还是听懂了,便道:“算上我,三个刚刚好。”

    白陶:“”

    行!你们开心就好!

    这三个人凑在一块儿,行动力十分强,桌子椅子分分钟就摆好了,拿上了白陶准备好的牌,愉快地坐在一桌开打了起来。

    白陶看着她买来的pū kè牌变成了别人手中的玩物,心里简直在淌血。

    凌初微拿出shǒu jī,对白陶道:“你要是在无聊,打游戏呗!”

    “你以为我不想吗?”白陶撇嘴,“我前段时间和别人一起组队,结果把人坑了一把,我怕我现在上线,被人找麻烦。”

    凌初微好笑地看着白陶:“那你改个名字不就好了。”

    “改名字要花钱的。”白陶说完,看了沈行渊一眼,“沈连长,我要申请改名经费100元!”

    “钱都在你那儿,你还用得着向我申请?”沈行渊瞥了白陶一眼,“你不就是想告诉我你要改名了吗?我听到了,想报复我就直说。”

    “你怎么知道我想改什么?”白陶说着,在更改昵称上面打下了一个行字。

    “除了每天怒打沈行渊一万次之类的名字,你还能改什么?”沈行渊道。

    沈行渊说完,白陶看着自己刚刚打下的一行一模一样的字,顿时无语。

    靠!

    要不要这么准,一个字都不差!

    真没意思!毫无成就感!

    感觉刚刚那一百块钱价喂猪了!心痛!

    在乔熹家吃了晚饭大家散场,凌初微家离乔熹家还有点距离,原本她不太想麻烦顾子琛送她,可顾子琛坚持,她也没办法。

    “你真的顺路吗?”上车后,凌初微问。

    顾子琛笑笑:“车都开在大马路上了,我要是说不顺路,你还打算跳车不成?”

    “不顺路你干嘛非要送我?”凌初微道,“我又不是不能自己回去!这个时候你倒是会发扬绅士风格了,你早干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