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这是什么?-婚权独-
婚权独

第195章 这是什么?

    乔熹没有说话,她知道不管她说什么,冷煜霆的内疚感都不会减少。乔熹紧紧地靠在冷煜霆的怀里,仍由他抱着。

    过了好一会儿,冷煜霆才缓和下来,情绪恢复了正常。可眼底的心疼之色却丝毫未减。

    乔熹diàn huà响了,是许念白打来的。

    乔熹在来医院之前打给了许念白,将那个被枪杀的尸体处理好,交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乔熹才和白陶来的医院。

    许念白打diàn huà来告诉乔熹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问了一下乔熹的情况便把diàn huà挂了。

    冷煜霆搂着乔熹坐了下来,有些不满地道:“许念白不能处理吗?非要打diàn huà给你?”

    乔熹无奈地看了冷煜霆一眼,知道冷煜霆是心疼自己,道:“我是他队长,他当然要跟我说一声,再说了,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有关,那是来杀我的。”

    冷煜霆握着乔熹的手,心疼地看着乔熹额头的淤青,想到组织,眸底寒光一片。

    “乔乔,冷煜霆来了,我也就放心了。”白陶看着乔熹,“我先和沈行渊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联系。”

    乔熹点点头,看了眼沈行渊:“不好意思,牵连到白陶,害你担心了。”

    沈行渊微微勾唇,表情松动了几分,却仍旧有严肃之色:“这种话就不用说了,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以后你要千万小心才是,他们的目标不是陶陶,是你,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出行,这样很危险。”

    “嗯,我会注意的。”乔熹点头。

    白陶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乔熹:“喏,差点把它给丢了,我难得送你一次礼物,你得好好对待。”

    “”乔熹扯了扯嘴角,很是勉强地接过了袋子。

    她真的不能不要吗?

    就是在那样的场合下,白陶也没有忘记把它捡回来?

    冷煜霆的目光好奇地落在那袋子上,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冷煜霆问,伸手准备拿过来看一眼。

    乔熹很是紧张地将袋子藏起来,看着冷煜霆心虚地猛摇头:“没什么”

    冷煜霆微微眯眼:“没什么?乔熹,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没什么的样子。”

    “真的没什么”乔熹抿抿嘴,一脸尴尬地看着冷煜霆,“就是陶陶送的一个礼物没什么特别的”

    没什么特别的?

    他倒觉得很特别啊!什么东西能让他的乔乔有这种反应?

    冷煜霆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别过头去不再看那袋子。等乔熹警惕松下来,毫无戒备的时候,冷煜霆眼疾手快,一把抢过袋子。

    “冷煜霆!”乔熹忙起身扑上去抢。

    冷煜霆也笑着起身,将袋子举高。他一米八六的身高,再加上臂长,乔熹就算跳起来也够不到。

    乔熹急了,脸“唰”地一下红了起来。

    冷煜霆将袋子打开,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乔熹捂脸,快给她一个地洞吧,她现在真的很需要。

    冷煜霆微微蹙着眉头,眼底一片疑惑,他将手上的那块黑色的几乎看不到布料只有几根线的内衣反复拿在手里研究了一下:“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