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这是酒店?-婚权独-
婚权独

第207章 这是酒店?

    安夏连拖带拽地把冷熠泽从酒吧弄了出来,可出来后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冷熠泽住哪里。

    深更半夜的,乔熹肯定已经睡下了,这时候她如果打diàn huà过去不仅打扰乔熹休息,还有可能得和乔熹详细地解释大半夜她为什么会和她男朋友的哥哥在一起。

    安夏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奈地看了眼软趴趴往她身上靠的冷熠泽,她真的不可以把他直接往大街上扔吗?

    这种级别的帅哥扔大街上应该很多人抢着捡回家吧?

    冷熠泽伸手捏了捏眉心,头疼得难受,眉头蹙得老高,半天才睁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视线环顾一周,冷熠泽眼底浮现一抹迷惑之色,这是哪里?

    冷熠泽的目光落在蜷缩在沙发上还在熟睡中的安夏身上,眉头蹙得更深了。

    安夏?

    冷熠泽开始回忆,他能够记得的事情并不是很多,但隐隐约约好像记得他确实在拉了一个人陪他喝酒,难道这个人是安夏?

    盖在身上的被子落了下来,冷熠泽才发现自己上半身什么都没穿。

    冷熠泽眸光深了深,他不会做了什么吧?

    安夏已经醒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着冷熠泽:“你放心吧,虽然你很帅,但我还不至于饿狼扑食,冷总您还是完璧,并没有**。”

    “”冷熠泽抬眸看向安夏,嘴角扯了扯,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

    冷熠泽眉头蹙了蹙,他怎么听着有种小娘子被调戏了的感觉?

    “你昨晚吐得浑身都是,我把你衣服脱了。”安夏道,“洗衣房应该一会儿就会把衣服送过来。”

    “这是酒店?”冷熠泽问。

    “不然呢?我又不知道你家在哪,大半夜的我也不可能带一个陌生男人上我家吧?”安夏道,被她爸妈看见,得吓晕过去。

    “所以就带来了酒店。”冷熠泽点头,很有道理的样子,很符合逻辑。

    “”安夏一头黑线,“你别误会,我可是打算把送你来了就走的,我怎么知道你会”安夏突然停住,想到昨晚的事情,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

    “我会什么?”冷熠泽蹙眉,等着安夏的话。

    安夏起身,转了个话题:“算了,没什么,反正你也醒了,我今天还有课呢,我先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安夏走到门边,突然想起什么,又走了回来:“哦,对了,你的手表我抵给酒吧了,你有空去把它赎回来吧!”

    “手表?”冷熠泽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腕,果然空空荡荡的。

    “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没钱为您买单。”安夏微微一笑,“建议冷总您下次喝酒之前多备一些xiàn jīn,免得再遇见像我这样的无产阶级,付账的时候真的很尴尬。”

    “”冷熠泽扯了扯嘴角,张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看着安夏关门离去的地方无奈一笑。

    果然是大学老师,口齿伶俐得连他都要甘拜下风了!

    自从知道警界杂志举办了那个最měi nǚjǐng chá的评选huó dòng后,叶珈珈每天都要刷好几次页,时刻向乔熹汇报投票的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