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真让我说中了?-婚权独-
婚权独

第208章 真让我说中了?

    “乔队乔队,你的第一名岌岌可危啊!有人的票数快要赶上你了。”

    乔熹往叶珈珈的方向看了一眼,满不在乎地回了一句:“我是挺美的,但还没自信到最美,被超过很正常。”

    “不行,我群发一下连接,你们都来投票。”叶珈珈说着,赶紧操作,“我们绝世无双的乔队怎么能被别人比下去呢!”

    “”乔熹看了眼其他几个跃跃欲试,积极投票的家伙,沉声问道,“手上的事都做完了?今天效率这么高?”

    “快过年了,这时候不会再发生几起命案吧?”许念白好笑地看了眼乔熹。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因为年底分赃不均,分分钟就动刀子了。”方泓回了一句。

    “呸呸呸,你能不能别乌鸦嘴?”叶珈珈没好气地瞪了眼方泓,“我今年是想回家过年的,我已经两年没回家过年了。”

    “欸,沐晨,你也两年没回家过年了吧?”方泓突然看了眼沐晨,眼底闪动一道意味深长的亮光,“我记得你家挺近的,开车一小时,这么近都不回家呢?你过年都干了些什么?”

    叶珈珈看向沐晨,一脸诧异:“你不是说你家离得很远,所以不方便回家吗?”

    沐晨尴尬地抿抿嘴:“那个我”

    付唯一拿着一个文件夹快步从办公室门口走进来,看向乔熹:“乔队,有案子了。”

    方泓惊讶地张大嘴:“不是吧,真让我说中了?”

    月月酒吧。

    许念白快步走到乔熹身边,将资料递给乔熹:“已经查清楚了,死者叫秦寒,三十五岁,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总,平时最大的消遣就是来这家酒吧。酒吧的老板和员工基本上都认识这个秦寒。”

    “酒吧老板呢?”乔熹问。

    许念白指了指酒吧的一边,道:“沐晨正在问话。”

    乔熹认真检查了一下发现死者的地方,然后抬脚往沐晨的方向走去,刚到就听见酒吧老板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死,他以前也经常这样,喝醉了就在包厢里睡一晚,早上才离开。”老板道,“我们都很熟了,我当时关门的时候我以为他像以前一样喝醉了在这里睡下了,我也没多想,直到下午两点,我来了之后发现他还躺着,我就上去想把他拍醒,哪知道他竟然死了。”

    “你知道秦寒吸毒吗?”乔熹看着酒吧老板,目光冷厉。

    “吸毒?我不知道。”酒吧老板忙道,很快,反应过来,看着乔熹,很是紧张,“警官,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可是干的正经生意,黄赌毒我们这里都没有的。”

    乔熹目光从老板身上收回,看向沐晨,对沐晨道:“他在撒谎,带回去,仔细问。”

    沐晨点头:“好。”

    “我我我没撒谎啊,警官”酒吧老板忙紧张地看着乔熹,不住地为自己辩白,一听要进警局,吓得脸色都白了。

    乔熹回到发现死者的包厢,又把包厢仔仔细细看了一周,目光落在包厢的一幅壁画上。

    乔熹的目光收紧,眸色越来越深。

    这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