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我上辈子欠你的?-婚权独-
婚权独

第214章 我上辈子欠你的?

    安夏白了冷熠泽一眼,转身将冷熠泽灌完的的酒瓶捡起来扔到垃圾桶,边扔边嘀咕:“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冷熠泽离安夏不远,听到了安夏的话,嘴角微微扯了扯,表情有些尴尬。

    扔完酒瓶,安夏绕到驾驶座边,打开车门,看着站在车边的冷熠泽,眼睛一瞪:“还不上车!”

    冷熠泽张张嘴,看着安夏坐进车里,这一瞬间他怎么有种这车是安夏的错觉?

    到底谁才是这车的主人?

    等冷熠泽上车后,安夏撇撇嘴,问:“去哪儿?”

    冷熠泽眯眼,微微有些奇怪地看着安夏:“安xiǎo jiě好像心情不好?”

    “”安夏无语地看着冷熠泽,“我想不管是谁,连续两个晚上碰到同一个酒鬼,心情应该都不怎么样。”

    酒鬼?

    冷熠泽嘴角浮起一抹嘲讽,对,他这样可不就是一个酒鬼吗?依赖于酒精的麻醉,自以为一瓶酒灌下肚能解千愁,实际上呢,不过是身心皆受煎熬罢了。

    “你家在哪儿?”安夏道,“我不认识路,有导航吗?”

    冷熠泽没有说话,把导航点开,然后直接将座位调后,倒头睡了下去。

    “”安夏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秒钟熟睡过去的冷熠泽,这人还真是半点不客气啊!

    怎么办,她好想摔车门走人。

    一个小时后,安夏将车停在冷宅大门口,看了眼冷熠泽:“喂,到了。”

    经过这两次后,安夏觉得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客客气气地称呼冷熠泽一声冷总了。

    她真的是被骗了,高冷总裁哪里是这样的!

    “喂,醒醒,到了。”安夏伸手推了推冷熠泽,可半响后,冷熠泽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安夏很是无奈,只好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可冷熠泽就像是睡死过去一样,半点反应都没有。

    安夏觉出一丝不对劲,仔细看了眼冷熠泽,脸红得像苹果,之前没觉得啊!

    怎么越看越像发烧了?

    安夏伸手探了探冷熠泽的额头,果然,很烫!

    安夏扯了扯嘴角,有些无奈地看着冷熠泽,大哥,我上辈子欠你的吗?

    阳光有些刺眼,冷熠泽的手挡在眼睛边上,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手背碰到额头,感觉有什么东西,伸手拿起来一看,是已经干了一半的毛巾。

    喝了酒,加上发烧,头有些疼,冷熠泽觉得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从床上坐起来后,冷熠泽看了看四周,很熟悉,是他的房间。

    昨晚他是怎么回来的?

    他好像又遇见安夏了?

    冷熠泽走下楼梯,看见冷煜霆坐在餐桌边,手里端着一碗什么东西在吃。

    听到脚步声,冷煜霆转头,抬眸看向冷熠泽:“醒了?”

    “你”冷熠泽蹙眉,走到餐桌边,眼底的神色疑惑又奇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上。”冷煜霆说着,眼神示意了下厨房的温着的一口锅,“粥不错,没吃完,给你留了点。”

    冷熠泽奇怪地走进厨房,看了眼还热着的蔬菜粥,回头惊讶地问:“你做的?”

    冷煜霆耸耸肩,大勺盛了一口粥放进嘴里,下肚后,很认真地看向冷熠泽:“我可不会大清早从部队赶回来给冷总您煲个粥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