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小心引火自焚!-婚权独-
婚权独

第264章 小心引火自焚!

    许念白接到了游乐场的报案,带着付唯一和沐晨赶了过来,刚到就看见天熊满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而另一边是冷煜霆紧紧抱着乔熹。

    “乔队。”许念白满眼担忧地看着乔熹,以为乔熹受了伤,“乔队,你没事吧?”

    冷煜霆松开乔熹,乔熹看着许念白,摇摇头:“我没事,你看看天熊怎么样了?”

    沐晨初步检查了一下天熊的伤势,已经将shǒu kào铐在了天熊的手腕上,看向乔熹:“还能救,送医院吗?”

    乔熹点头。

    他们没有权利确定天熊的生死,天熊有罪,也要等法官来判,他们只负责抓人,不负责审判,只要能救回自然要送医院。

    沐晨看了眼付唯一:“唯一,联系医院。”

    夜叉双腿伸直交叠放在茶几上,神情悠然自得地看着电视。

    江云桑怒冲上来,一把摁掉了电视机,转身看着夜叉:“你让天熊去送死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可能是冷煜霆的对手?他能杀得掉冷煜霆吗?你又在干什么?”

    夜叉勾唇一笑,笑容异常邪魅:“就是觉得一年前冷煜霆让天熊跑掉挺可惜的,我这么欣赏他,当然得为他弥补遗憾。把天熊送到冷煜霆手上,结束一年前的案子,不好吗?”

    “神经病!”江云桑瞪着夜叉,“你在玩火!小心引火**!”

    “怕什么。”夜叉看着江云桑,笑得无比放肆,“就是死,我肯定也带上你,你这辈子都逃不掉我。”

    “夜叉,我从小就认识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你,如果你想找死,行,我陪你,反正如果没有你,我很早就死了,我这条命是你护下来,你不管对我怎么样,我都无话可说。从现在开始,你做什么我都不拦着,记得死之前,给我留一颗子弹,当初你是怎么救下我的,你就怎么杀了我。”江云桑说完,深吸了一口气,“我不想落在别人手里,死前再受一番折磨。”

    夜叉双眼微眯,看着江云桑,眸色微动,沉默着没有说话。

    夜叉起身,走到酒柜边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饮尽后,夜叉转身看着江云桑:“放心,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亲手解决你。”夜叉眸色越发深了,不过,那一天不会出现。

    江云桑,我想让你活下去。

    天熊被救回来了,醒来之后,在冷煜霆的威慑之下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夜叉在帝都的藏身点,可等许念白等人赶到酒店的时候,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酒店经理交代,顶楼的总统套房确实被长期包下来了,据说是个大公司的老板,可许念白查了入住登记的**,**是假的。

    好在也不算是一无所获,酒店不少人都见过总统套房住着的一男一女两人,在乔熹的提醒下,许念白将这些人带回了警局,根据描述,做出了模拟画像。

    “怎么了?”模拟画像拿回来后,冷煜霆盯着其中一张画像看了很久,乔熹好奇地问,“你是有什么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