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折磨人的方法?-婚权独-
婚权独

第295章 折磨人的方法?

    黑龙大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乔熹的胳膊,试图将乔熹往床的方向带。

    哪知乔熹抬腿,用膝盖攻击黑龙的腹部,黑龙伸手一档,乔熹挣脱了出去。

    乔熹的胳膊很细,很白,黑龙方才大力地拽着她,用力过猛,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乔熹的手腕上出现了一道红色的五指印。

    乔熹瞪着黑龙:“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滚?

    滚哪里去?

    黑龙微怒,眸底闪过一抹怒气,直接上前两手扯过乔熹在怀,直接将乔熹抗到肩上,大步走到床边,将乔熹扔到了床上。

    乔熹倒在床上,很快爬了起来,满脸怒火地冲着黑龙的脸挥了一掌。

    “啪”地一声清脆的响声不仅将黑龙震惊到了,乔熹也傻了。

    她真的没想过自己会给黑龙一耳光。

    黑龙冷笑地看着乔熹:“过瘾吗?嗯?”

    乔熹别开头,移开目光,不再去看黑龙。

    黑龙起身,站直,理了理衣服,看了乔熹一眼后,转身抬脚离去。

    铁门“砰”地一声关上,偌大的房间里瞬间只剩下乔熹一个人,安静得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乔熹始终一脸倔强,眼中没有丝毫泪意。她也会觉得害怕,也会觉得委屈,可不会让自己轻易哭出来。

    她不会和这些人妥协,绝对不会。

    夜叉抬眸,瞥了眼朝他走来的黑龙,唇角微勾,笑容异常妖冶,“怎么?这女人连你黑龙都没办法?”

    黑龙蹙眉,看了眼夜叉,“你已经答应了把她交给我。”

    “我是答应了,可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夜叉看着黑龙,挑挑眉,“难不成你看上这女人了?”

    “她长得很好看,不是吗?”黑龙漫不经心的样子。

    “这倒是一句大实话。”夜叉道,“杀了她确实可惜,留着给你玩玩倒不是不可以。不过”

    夜叉话音顿了顿,好笑地看着黑龙,隔了几秒钟才继续道:“你要给自己挑这么难搞的女人吗?小心你还没来得及吃了她,她就先把你给吃了。”

    “报复的方法有很多种,你觉得是杀了她解气,还是让她伺候她所谓的犯罪分子解气?”黑龙看着夜叉,突然勾唇一笑,“我觉得像她这样的女人应该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吧?让一个人生不如死似乎远比杀了她更让人觉得痛快。”

    夜叉突然笑了起来,手指点了点黑龙,一脸欣赏之色:“果然是黑龙,折磨人的方法有一套。我就等着看,你怎么让她生不如死。这场好戏,我很期待呢!”

    黑龙眸色微深,嘴角挂着并不是太走心的笑容,看了夜叉一眼后,黑龙问:“乔明宇呢?你把他关在哪里了?”

    “乔明宇!”夜叉扬了扬唇角,“老朋友了。”

    黑龙蹙眉:“老朋友?乔明宇当jǐng chá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吧?”

    “十年前,我们见过。”夜叉一口将杯中的红酒饮尽,“当年的那件案子,我目睹了全部过程,亲眼看着乔明宇的老婆死在赤道的枪下。哦,换句话,应该是我亲自命令赤道开的枪。”

    那一年,他十八岁。

    那是帝枭送给他的chéng rén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