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吻戏?-婚权独-
婚权独

第320章 吻戏?

    阎战勾了勾唇角,微微起身,用望远镜看了眼西北方和东南方,确定两个狙击手被他解决掉后,阎战对着对讲机道:“孤魂,目标已解决,完毕。”

    “好,归队。”冷煜霆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阎战将枪收好,拉上拉链后,感觉到了陈嘉肴炽烈的目光,阎战带着询问的意思看过去。

    陈嘉肴弱弱地问了一句:“我可以起来了吗?”

    “可以。”阎战道,随后也站了起来。

    阎战本就高,陈嘉肴赤着脚站着,只能刚好到阎战肩膀的位置,在阎战面前越发显得小鸟依人了。

    天台的微风吹拂着,陈嘉肴的发丝在空中起舞,裙摆也轻扬起来,像是一幅好看的动态图,她和阎战就这么面对面站着,互相对视,印着蓝天白云,画面格外美好。

    “把鞋穿上。”阎战低眸,看着陈嘉肴的赤脚,微微蹙眉,这天台不比自己家,到处都是小石子或者沙粒,很容易受伤。

    “哦!”陈嘉肴弯腰把鞋子放地上,抬起一脚往鞋子里塞,重心不稳,身子摇晃了一下,被阎战一把握住手臂。

    陈嘉肴心扑通跳动了一下,脸微微泛红,抿着嘴偷笑着,慢悠悠地穿上了鞋后,娇羞地看着阎战,道了句:“谢谢。”

    “嗯。”阎战沉声应了句,松开陈嘉肴。

    阎战瞥了眼陈嘉肴单薄的连衣裙,微微蹙眉:“下次上天台,多穿一点。”

    “哦。”陈嘉肴红着脸,看着阎战,“你是在关心我吗?”

    阎战没有说话,提着装了枪的袋子,抬脚准备走人。

    “诶诶,你你就这么走了?”陈嘉肴连忙拉住阎战,张开手挡在了阎战的去路,“我每次看见你,你都这样。还有上次,上次我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我和慕曲只是一起拍戏,真的什么都没有”

    “吻戏?”阎战蹙眉,略微有些凌厉的目光看着陈嘉肴的眼睛,那双眼睛格外灵动有神,很迷人。

    “”陈嘉肴抿抿嘴,有些心虚地低了低头,“额是有一点点”

    “你方才说的重头戏也是吻戏?”阎战继续问。

    “不是不是。”陈嘉肴忙摆手摇头,可想了想后,陈嘉肴的气势又弱了下来,“也好像有那么一场需要”

    “和慕曲?”阎战浑身散发的气息越来越幽冷了。

    陈嘉肴点了点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完蛋了,越解释越糟糕。

    果然,陈嘉肴看见阎战抬脚就往门口走去,背影很是决然。

    陈嘉肴开口想叫住阎战,可张张嘴又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只好沮丧地将头耷拉了下来,一声长叹。

    陈嘉肴啊陈嘉肴,你可真能坏事!

    就在陈嘉肴觉得今天天空有点灰的时候,眼前真的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陈嘉肴疑惑地抬头,撞上了阎战幽深的墨眸:“你”

    阎战伸手搂住陈嘉肴,低头便送上了自己的双唇,狠狠地吻住了陈嘉肴,带有掠夺性,深入吮吸了许久,直到陈嘉肴有些气喘后,阎战才松开她。

    陈嘉肴大脑一片空白,愣愣地看着阎战,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阎战也有些意外,意外自己会如此失控,怔怔地看着陈嘉肴也愣了片刻,转身便快步离去,步伐很是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