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那就我去!-婚权独-
婚权独

第33章 那就我去!

    冷煜霆离开后,这句话始终在乔熹的耳边徘徊。

    心像是缠上了一团丝线,密密麻麻,理不清,空余满腔愁绪。

    乔熹走上楼,走廊尽头那间屋子的灯亮着。

    那间房间是妈妈的画室,她生前最爱待着的地方。妈妈不在了,画室里的所有陈设摆件都维持着以前的样子,那是他们父女思念妻子妈妈的地方。

    房间的门虚掩着,灯光透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道长长的光影。

    乔熹轻轻走上前,站在门口,透过门缝往里敲。

    乔明宇手里拿着一块除尘布正在轻轻擦拭房间里的陈设的摆件。屋子里挂了许多画像,都是出自乔熹的妈妈白毓霏之手,画像上的人物乔明宇和乔熹偏多,只有正中央挂着一幅白毓霏为自己画的自画像,如今成为了乔明宇的宝贝。

    每每思念白毓霏的时候,乔明宇便会在白毓霏的画像前痴痴地站立许久,自言自语说话,虽然从来一个声音回应他,可他依然觉得他好像在和白毓霏面对面地交谈。

    “毓霏啊,咱们的女儿长大了,要嫁人了。”乔明宇自言自语地声音传了出来,“那孩子特别好,和咱们家的女儿很般配,你见到他一定也会很喜欢他。咱们女儿有他来保护,我很放心。一转眼,十年了,这十年我对女儿有愧啊,从来没有好好照顾过她,好在她很懂事,也很听话,没有让他、操过心,看见女儿能有个好归宿,我也就放心了。可是,你说,这女儿真要嫁人了,我这心里还有点舍不得。这以后,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你说你要是还在,咱们还能有个伴儿。”

    乔熹立在门口,长长的光线打在她身上,像是一道精致的剪影。

    乔熹靠在墙边,眼底泛起了一抹悲伤,听着乔明宇的这番话,心里突然间难过了起来。

    这十年,爸爸是孤独的吧!

    即使有她在,心底里仍由有一个角落是她填不满的,那里装着妈妈,装着他说不出来也从来没有说出来过的伤痛。

    嫁人?

    她还没有想过的一件事情,今天却听到了好多次。

    乔熹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迈步离开,回了自己房间。

    冷煜霆说完那句话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她时间考虑清楚,这三天还真就人间蒸发了。

    乔熹倒也没受什么影响,照常生活,照常工作。

    “砰”

    许念白将文件夹重重地扔在桌子上,一脸火气。

    “怎么了?”乔熹抬眸,看了过去。

    “那个欧盛佲,三天了,问他话愣是一句话也不说。”许念白气呼呼地道,“他拽什么拽,还以为自己是公子哥啊!”

    乔熹蹙眉:“他还没有交代?”

    许念白冷笑一声,看向乔熹:“他说了,我们去他一个字都不说,除非你去。”

    “我?”乔熹疑惑,想了想,道:“那就我去。”

    许念白突然站直身子,表情紧张:“他可不是一般的罪犯,他这么要求肯定不怀好意。”

    “你们都在旁边,能出什么事?”乔熹起身,走到许念白桌边,拿起他刚刚扔下的文件夹,“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