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猫捉老鼠的游戏?-婚权独-
婚权独

第34章 猫捉老鼠的游戏?

    空空荡荡的审讯室,唯有正中间摆着一张桌子,两张相对而放的椅子。

    欧盛佲坐在有锁铐的审讯椅上,双手被拷着平放在胸前,挺直依然透着傲气的坐姿却丝毫不像是一个犯人,俨然王者一般,等着他的臣民前来觐见。

    乔熹站在审讯室外,透过单向可视玻璃观察室内的欧盛佲。

    “还真是傲得很。”乔熹眼中隐隐透着冷意,脸上的表情却没有显露过多的情绪。

    “你小心点,当心他耍花样。”乔熹进去之前,许念白叮嘱道。

    门开了,欧盛佲移目看过去,视线接触到乔熹时,墨眸流转出一道亮光。

    乔熹大步走向欧盛佲,步伐流畅有力,走到椅边,拉开椅子,放下文件夹,轻巧地坐下,一行动作行云流水。

    欧盛佲的目光始终紧紧追随乔熹,目光越来越炽热,透着股说不出的温度。

    “我来了,说吧。”乔熹翻了几页纸,大致扫了一遍,才抬眸看向欧盛佲,目光凌厉有神。

    “乔队长。”欧盛佲的身体微微往后靠,下巴微抬,视线由上至下打量乔熹。

    “废话少说,直入正题吧,是你主动交代,还是我问你答?”乔熹道。

    “乔队长还真是演技出众啊!”欧盛佲眼中有些玩味,“表演课是你们的必修吧?”

    乔熹关上文件夹,盯着欧盛佲:“这个,看天赋。”

    欧盛佲轻笑一声,点点头,眸中一道狠光扫过,很快被他隐藏了去,归为一片平静。

    “还是我问你答吧。”乔熹道,和欧盛佲截然相反,乔熹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温度,“你的货源从哪儿来?走私渠道是什么?”

    “乔队长,你平时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欧盛佲像是没听见乔熹的问题一般,将话锋一转,完全偏离了正题。

    乔熹放下手中的文件夹,用凌厉的眸光盯着欧盛佲的眼睛,她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从头到尾就不打算配合。

    “你应该知道负隅顽抗没有好处,反正该知道的我们迟早都会知道。但是,是你主动交代,还是我们调查出来,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乔熹道。

    “我远没有到负隅顽抗的地步,你也远没有你以为的胜券在握。”欧盛佲勾唇,“你知道猫捉老鼠的游戏妙在什么地方吗?老鼠永远会在猫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而猫,以为自己势在必得,却忘了老鼠能进去的洞口,她却进不去,只能在洞外徘徊。但是,徒劳无功,因为她根本不知道那个洞口还有哪些出口。”

    许念白在监视器外站着,听到欧盛佲这番话,蹙起了眉头,一头雾水:“他这番话什么意思?”

    沐晨眼中也有疑惑:“好像是另有所指。”

    “鬼知道他在打什么哑谜。”方泓道。

    付唯一刚刚被调到乔熹的队中,欧盛佲的案子他没有参与,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审犯人的。

    然而,他的运气不太好,第一次就遇上了欧盛佲这么难搞定的罪犯,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就先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