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以为我在帮你!-婚权独-
婚权独

第4章 我以为我在帮你!

    热烈的吻铺天盖的下来,躁热的两颗心越来越近。

    月光朦胧,一抹华辉洒下,满室旖旎。

    晨曦的一抹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在床上,温和的晨光在男人长长的睫毛下打上一道扇形的阴影。

    睫毛微微晃动,冷煜霆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缓缓睁开了眼。

    微微动了动另一只手,手腕被扯住,冷煜霆忙抬眸看去,发现自己的左手被镣铐铐住,另一边锁在了墙上装饰用的栏杆上。

    冷煜霆看向窗边,乔熹背对着她,立在窗边,又黑又直的长发垂在肩后,逆光看去,乔熹好像被光圈包围着,光圈越来越大,越来越亮,越来越接近光明。

    他在黑暗中走了很久,他从未迷失过方向,却也从来看不到终点。

    就在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他的世界出现了一道裂缝,有一道光一点一点地透进来,是他的错觉吗?

    乔熹转过身,看向冷煜霆:“醒了?”

    冷煜霆扯了扯shǒu kào:“这是什么意思?”

    “你被逮捕了!”乔熹居高临下地看着冷煜霆,虽然表现得十分冷静,可眸中却有一股狂躁的情绪被她隐隐压下。

    守了25年的贞操居然败在了一个嫌疑犯手里,作为一名人民jǐng chá,乔熹认为她的表现已经很得体了!

    “乔警官,好歹有一夜的情分在,一定要这么无情吗?”冷煜霆微微蹙眉,从床上坐了起来,半靠在床背上。

    被子从他的肩上滑落,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没有穿衣服,古铜色肌肤,宽肩细腰,每一条线条都清清楚楚,健硕的胸膛,八块腹肌,每一寸肌肤都写着完美。

    “你不提这个还好,你提到这个我就来气。”乔熹走到冷煜霆床边,双手撑在床上,和冷煜霆平视,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怒气,“只要能将你定罪,我一个细节,一条线索都不会放过。”

    冷煜霆含笑看着乔熹,轮廓分明的脸上薄唇微勾:“乔警官好像忘了昨晚是谁主动的。”

    “那你就可以耍liú máng吗?”乔熹怒道。

    “我以为我在帮你。”

    “帮我?”乔熹站直,双手叉腰,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听你的意思我还应该感谢你了?”

    “理论上是的。”冷煜霆点头。

    “理论上?”乔熹无语,“那实际上呢?”

    冷煜霆摊手:“实际上你并不会。”

    “”乔熹脸黑了下来,她真的是有病,没事跟一个嫌疑犯东拉西扯,“我当然不会,我就当昨晚被狗咬了。”

    冷煜霆双眸微蹙,隐隐有些怒意。

    “乔队。”

    几名身穿警服的年轻男子冲了进来,手里拿着枪,在冷煜霆的床前形成一个包围圈,枪对准冷煜霆,嘴里喊着:“别动。”

    “把他带回警局。”乔熹道。

    “是。”许念白领了命,不安地看了眼乔熹,上下打量了几眼,“你没事吧?”

    许念白是乔熹最默契的搭档,也是乔熹的父亲最得意的徒弟,两人在一起合作过不少大大小小的案子,乔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是每一个眼神,许念白都能立刻会意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