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该哭的是蒋厉啊-婚权独-
婚权独

第421章 该哭的是蒋厉啊

    讲座上,雷明教授详细讲授了书法的历史、不同字体的风格和特点,著名的书法作品等等,声情并茂,其中还穿插了不少与书法有关的小故事,两个小时听下来,不但不觉得枯燥无味,反而觉得特别有趣。

    现场总是会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这个,关于这篇书法的赏析呢我们就讲到这里。”雷明教授道,“其实啊,和书法离不开的,还有我们的国画。”

    雷明教授的话音落毕,巨大屏幕上出现一副十分浑然霸气的画作,雷明教授道:“这幅作品是当代最有名的国画大师蒋厉的作品,他的画作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陈嘉肴坐在乔熹旁边,低声问了句:“乔乔,这幅画能卖多少钱啊?”

    “保守估计五百万吧!就算是上千万也是值得的!这幅画构图很好,远景近景都处理得恰到好处,而且配色和笔触都很大气,不愧是大师作品。”乔熹道,“这应该是根据一首诗画出来的。”

    “五百万!”陈嘉肴惊讶地看着乔熹,“还可以卖上千万?”

    “怎么了?你怎么这个表情?”乔熹看着陈嘉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露出一抹疑惑。

    “我觉得等我给这幅画提字只有,可能就只值五百块钱了。”陈嘉肴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完蛋了,我是不是要毁了一部大师级作品啊?”

    “你要提字?”乔熹好笑地看着陈嘉肴,“你要再蒋厉的画上面提字?”乔熹问了两遍,语气明显带着不可置信。

    陈嘉肴表情无比沉重地点点头,哀怨地看了乔熹一眼:“乔乔,你代我上去吧!”

    “我又不会易容术,我怎么代你?”乔熹好笑地道,“我哭什么,该哭的是蒋厉啊!”

    “”陈嘉肴翻了个大白眼,还能不能好好当朋友了?

    还会不会好好说话了?

    “欸,乔乔,你刚刚说这幅画是根据一首诗画出来的,哪首诗?”陈嘉肴问。

    “范仲淹的渔家傲。”乔熹道,“上阙,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啊?这么长啊!”陈嘉肴努努嘴,“我这写一两个字还好,让我写这么一串字,我肯定会写砸的!我要是毁了那画,你说蒋厉会不会想砍死我啊?”

    “应该不会。”乔熹笑笑,“你顶多就是被友用口水喷死,让你滚出娱乐圈而已。”

    “”陈嘉肴浑身抖了一抖,妈呀,想想就可怕。

    就在陈嘉肴发呆的时候,雷明的声音传入她耳中:“下面我们就请陈嘉肴xiǎo jiě为蒋厉大师的这幅作品提字。”

    掌声雷动。

    陈嘉肴咬咬牙,硬着头皮走上了台。

    刚走到台前,陈嘉肴差点摔了个趔趄,站稳后,陈嘉肴愣愣地盯着门口看了许久,那个侧影

    一声笔挺的军装,笔笔直直的身杆,精神气十足。

    那是阎战啊!

    啊啊啊啊!阎战啊!

    陈嘉肴的心情激动起来,心中一头小鹿又开始乱撞了。

    瞬间,双脸娇羞的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