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只是一个战字!-婚权独-
婚权独

第422章 只是一个战字!

    看着陈嘉肴突然的反应,乔熹很是无奈,扶额,长叹一声:“完蛋了,陈嘉肴花痴病又犯了。”

    冷煜霆轻笑一声,伸手搂住乔熹,很是得意的道:“我的兵,自然有这个魅力。”

    乔熹无语地摇头:“美得你!”

    “陈嘉肴xiǎo jiě!”雷明教授见陈嘉肴看着门口发呆,再次喊了一句。

    “啊?哦!”陈嘉肴回过神来,快步走到台上。

    “陈嘉肴xiǎo jiě不仅长得好看,戏演得好,没想到在书法方面还颇有造诣啊!”雷明教授很是欣慰的道。

    “哈哈哈。”陈嘉肴很是尴尬地几声。

    对,没错!

    她在书法上颇有造诣,她的造诣就是如何让草书变得更草一点。

    书台上摊开的画作就是她要题词那幅画,从大屏幕上看到这幅画和亲眼看见这幅画,那感觉是全然不同的。

    大师的画作之所以拥有一定的收藏价值那是有原因的,好多作品,无论是不是专业绘画的人,一定都能拥有同样的共鸣。

    陈嘉肴不懂画,可她觉得她能看懂这幅画。

    边关的凄苦环境,战士们的思乡情怀,仿佛都跃然纸上,能够让人清清楚楚的体会到。

    雷明将蘸好墨的毛笔递给陈嘉肴:“请题词。”

    陈嘉肴接过笔,脑子里一片空白,写什么好呢?

    思索间,陈嘉肴的目光再次不自觉的看向了门口的阎战。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有了!

    陈嘉肴勾唇,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除了她的名字外,还有一个人的名字她也写得很好看的嘛!

    而且,那个人的名字正好适用这幅画!

    陈嘉肴洋洋洒洒,大笔一挥,在画作的左上方书写下了一个大大的草书“战”!

    “战?”雷明微微眯眼,露出一抹疑惑,很是认真地想了想这个字的用意,片刻后,雷明眼中的迷惑之色消散,被一片欣喜之色填满。

    “好!很好!”雷明连声夸奖。

    雷明笑呵呵地看着陈嘉肴,先不说这个“战”字写得怎么样,这个想法确实不错。

    一个字概括了这幅画的全部内容,无论是凄苦荒凉的边境,还是战士们的千百愁绪,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战”字!

    而止戈为战,战实际上也是为了不战,为了hé píng!

    果然是极好的一个字!

    雷明连声夸赞让陈嘉肴有些发懵,她就是看见了阎战,然后随随便便写了一个“战”字,真的就有这么好?

    教授啊!她所有的出发点,真的只是因为她对这个“战”字比较熟练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这个陈嘉肴,这都能被她糊弄过去。”乔熹笑得一脸灿烂,看了眼冷煜霆,“看来,阎战这回帮了咱们肴肴一个大忙,没有让她成为全体友炮轰的对象。只是这福祸相依,陈嘉肴这书法才艺是甩不开了。”

    “阎战字写的不错。”冷煜霆勾唇,“阎战的母亲是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著名的书法家石明德石老先生就是阎战母亲的书法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