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你以为谁想跟你吻啊!-婚权独-
婚权独

第504章 你以为谁想跟你吻啊!

    “你了解过导演的性格?你知道他的作风吗?什么话你都敢说啊!”慕曲瞪着陈嘉肴,“这么想作死你自己死就行了,别拉着大家一起。”

    “嘿,我就奇了怪了,我怎么就拉着大家一起作死了?”陈嘉肴回瞪慕曲,就你眼睛大,就你会瞪眼是不是!

    “你刚刚是不是想说你觉得那场戏昨天那样就很好,没必要重拍,没必要重新加一场吻戏。”慕曲看着陈嘉肴,眼底是一片了然,“我没说错吧?”

    “对啊!怎么了?”陈嘉肴道,“你不觉得这场吻戏莫名其妙吗?不对,等等”

    陈嘉肴后退一步,上下将慕曲打量了好几遍,眼底是一片狐疑之色,陈嘉肴的语调有些阴阳怪异起来:“你这么激动,该不会这场吻戏是你向导演提议的吧?看不出啊,慕曲,你也会干这种事?”

    “”慕曲脸黑沉了起来,眼底蕴着丝丝怒火。

    “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陈嘉肴眉梢上扬,一脸鄙夷地看着慕曲,“你可耻不可耻!害臊不害臊!”

    慕曲深吸一口气,他如果总跟陈嘉肴较真,总有一天他会被气死。

    “陈嘉肴,如果你现在去跟导演说这场吻戏加得没必要,你信不信,明天你就不是这部戏的女主角了。”慕曲道,“阳导的性格,看上去温和,告诉你可以有不同的一件,实际上他的话就是圣旨,他说的,你要么照做,要么滚蛋。想吃这碗饭,你就给我闭嘴,好好把这场戏演完。”

    “”陈嘉肴努努嘴,低头嘀咕道,“根本就没必要加啊,根本就是为了吻戏而吻戏。”

    “导演说有必要,那就有必要!”慕曲瞪了眼陈嘉肴,“还没混出点名堂来,要求那么多!你以为谁想跟你吻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陈嘉肴仰头,不服气地看着慕曲,“占便宜的那个人是你好不好!莫名其妙多了一场吻戏。你这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神经病!”慕曲白了陈嘉肴一眼,转身大步往化妆间的门口走去,手搭shàng mén把后,慕曲又想起什么,道,“五分钟!给你整理一下,赶紧出来给我把戏拍了,别浪费我时间!”

    陈嘉肴冲着慕曲离开的背影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牛什么牛!不就拿了个yǐng dì吗?上天了不成!”

    安夏一直坐在化妆间的沙发上没有出声,默默看完了慕曲和陈嘉肴的一番唇枪舌战。

    从两人说话的言语里,安夏也基本上弄清白了怎么回事。

    安夏起身,拿了个粉扑,将陈嘉肴拉到椅子边坐下,给陈嘉肴补了点粉,道:“其实慕曲是为了你好,看得出来,他挺关心你的。”

    “他关心我?”陈嘉肴看着安夏,满脸惊讶,“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吗?”

    “我很认真。”安夏白了陈嘉肴一眼,“要不是怕你得罪人,他才不会拦着你。要是不关心你,他管你是不是得罪人,又跟他没关系。就算换个女主角,男主角还是他,他并没有损失什么。”

    “是这样的吗?”陈嘉肴眨眨眼睛,双眸中闪动着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