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难道我们连真相都弄不清楚吗?-婚权独-
婚权独

第582章 难道我们连真相都弄不清楚吗?

    冷煜霆墨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深光,丁炜当然不可能自尽。

    “这这怎么会”一直看守在外面的警员走进来,看着倒在地上的丁炜傻眼了,目光里写满了震惊,“他怎么会死了?这这不可能啊!”

    “有谁靠近过?”楼弈起身,问。

    警员摇头,很是笃定地道:“没有,没有任何人靠近过,我一直在这里守着。”

    “他身上也没有明显的伤口,他关在这里也没有人靠近他,怎么会中毒?”楼弈蹙眉,看向冷煜霆,问,“你有头绪吗?”

    冷煜霆摇摇头:“看来只有等验尸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正午刚过,天空变得灰蒙蒙起来,空气似乎多压抑了很多,有些沉闷,很快一颗颗豆大的雨珠从天而落,像是悬挂了晶莹剔透珠子的珠帘一般。

    乔熹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大雨,发愣。

    冷煜霆走上前,为乔熹披了一件外套,在乔熹的身边坐下,看着乔熹的眼里满是心疼。

    冷煜霆伸手,抚上乔熹的脸颊,轻声道:“吃点东西好不好?”

    乔熹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看向冷煜霆:“尸检结果出来了吗?”

    冷煜霆点头:“出来了,从他的左后背里发现了一根细针。”

    “细针?”乔熹蹙眉,“你是说那根针上被涂了毒?可是那根针是怎么放到他衣服里的?”

    “楼弈想起来,在赵小虎进2包厢之后和丁炜抱了一下,那根淬了毒的针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放进他衣服里的。”冷煜霆道,“那根针原本没有刺进他身体里,后来应该是他坐下来用背靠在椅子上,所以让那根针刺入了身体。针上的毒不多,所以发作没有赵小虎快。他应该是想走到门口求救,结果走了几步就毒发身亡,倒在了地上。”

    “赵小虎死了,丁炜也死了。”乔熹看着冷煜霆,目光坚定地道,“这件事情一定另有隐情,赵小虎说的话确实像是真的,合情合理,一切好像都很对,可是,可是我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冷煜霆双手搭在乔熹的两肩边:“乔乔,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是这家事情急不得,现在知情的人都已经死了,即便我们知道这件事背后不简单,也不是那么容易查到的,你明白吗?”

    “那唯一就这样白白牺牲了吗?我们甚至连真相都弄不清楚?”乔熹很是懊恼,对自己的懊恼,她低下头,将头埋在两臂间,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她怎么可以这么没用!

    连一个真相都找不出来吗?

    冷煜霆叹了口气,他没有办法让乔熹不伤心,也没有办法去代替乔熹难过,他能够做的只有陪在她身边,在她需要依靠的时候,能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和怀抱。

    冷煜霆将乔熹抱住,轻轻抚着乔熹的头:“乔乔,如果还想哭,就哭出来吧!”

    乔熹咬着下唇,含着眼泪,倔强地不让眼泪落下来:“我不哭,在没有找到真相之前,我不会哭。我一定要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唯一,我一定要将他抓住,给唯一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