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我踹得动他吗!-婚权独-
婚权独

第595章 我踹得动他吗!

    白陶琢磨了一下,点点头:“你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噗”陈嘉肴正好在喝水,听到白陶的话,没来得及吞下去的水顿时喷了出来。

    “咦!”白陶一脸嫌弃地看着陈嘉肴,“你好恶心!”

    陈嘉肴连忙抽了几张纸擦了擦,目瞪口呆地看着白陶:“你这是打算给沈行渊戴个绿帽子?”

    “他不是天天都戴的绿帽子吗?”白陶眨眨眼,一脸无辜地道,“那帽子可不是我发的。”

    “”陈嘉肴朝白陶竖了个大拇指,“你牛!我敬你是条汉子!那你上吧!我看着你上。”

    安夏朝乔熹看了一眼,递给了乔熹一个眼神,乔熹抿嘴偷笑,立马领悟了安夏的意思,将shǒu jī拿出来,对着安夏道:“诶,你说,沈行渊现在在干什么呢?”

    “不知道啊!”安夏道,“现在这个点应该也训练完了吧!”

    “恩,应该是!”乔熹说着,滑弄shǒu jī,道,“好久都没见过他了,上次冷煜霆还说要把他约出来喝酒的,我打个diàn huà问一下,看看他有没有空。”

    “对对对,打diàn huà问一下。”安夏配合着道,“顺便告诉他,我们在水云涧玩儿,我们会好好照顾他老婆的。”

    “好,我打过去。”乔熹说着,将通讯录里沈行渊的diàn huà号码找了出来、

    可还没等她将diàn huà号码点开,一个人影迎面冲着她扑了过来,一把就夺过了她的shǒu jī,然后扑倒在沙发上,将她的shǒu jī死死地压在身下。

    “你干嘛啊?”白陶一脸惊恐未平,看着乔熹,很是激动,“你要是敢跟沈行渊打diàn huà,我跟你没完!”

    “你都要把他踹了,你还那么怕他干什么!”安夏好笑地道。

    白陶激动地道:“谁说我要把他踹了,我踹得动他吗?!”

    “这倒是,只有他踹你的份儿!”乔熹抿着嘴偷乐,对付白陶只需要一招,简直屡试不爽,就是把沈行渊搬出来。

    “行了行了,你赶紧起来,把shǒu jī还给我,我不打diàn huà总行了吧?”乔熹道。

    白陶慢悠悠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准备将方才压在自己身下shǒu jī拿起来递给乔熹,可目光刚落在shǒu jī上,白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shǒu jī屏幕还是亮的?

    为什么shǒu jī屏幕上显示正在通话中,通话时长一分二十三秒,秒数还正在持续增加中

    也就是说,刚刚他们说的那些话,都已经

    白陶一脸紧张地指着shǒu jī屏幕看着乔熹,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摊了摊手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狂躁。

    乔熹耸耸肩,指了指diàn huà,摊手,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安夏和陈嘉肴已经笑得不行了,却努力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怎么办?

    白陶吞了吞口水,紧张兮兮地看着shǒu jī屏幕,她如果这时候把diàn huà给挂掉,合适吗?

    不行不行!

    挂diàn huà罪加一等!

    算了算了,死就死吧!就是在diàn huà里,又不在她面前,她怕什么!

    白陶眼一闭,一咬牙,把shǒu jī放到了耳边,“呵呵呵呵”地干笑了好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