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她是单纯,还是单蠢?-婚权独-
婚权独

第597章 她是单纯,还是单蠢?

    “蚯蚓?!”陈嘉肴激动地道,“现在谁钓鱼还用蚯蚓啊?你什么年代的人啊?”

    “六十年代的!”白陶睨了陈嘉肴一眼,“叫你爷爷我干什么!”

    陈嘉肴踢了白陶的椅子一脚:“我去你的爷爷!”

    就在陈嘉肴这一脚踹出去的时候,隔壁的阳台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吓得陈嘉肴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好在关键时刻,她一把扶住了阳台的栏杆。

    从隔壁阳台走出来的是封亦尘,穿了一身休闲运动装,看似随意,可衣裤的搭配和质地却格外讲究。

    陈嘉肴尴尬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撑在栏杆上,看见封亦尘后,脸上的表情格外古怪。

    “嗨”陈嘉肴为了缓解自己的这种尴尬,站好后,朝封亦尘笑眯眯地招了招手。

    封亦尘微微偏头瞥了陈嘉肴一眼,而后很是淡定地又将头移开,完全没有理会陈嘉肴的那声招呼。

    陈嘉肴愣了愣,靠,她主动打招呼被无视了?

    她可是女神诶!女神就这样被无视了?

    朋友你眼瞎吗?这么大一个měi nǚ,你居然反应这么冷淡?

    陈嘉肴回头看了白陶一眼,白陶突然眼睛放出一道亮光,朝陈嘉肴勾勾手:“过来。”

    陈嘉肴将头凑到白陶面前,白陶在陈嘉肴的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听得陈嘉肴的表情变化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这样好吗?”陈嘉肴抿抿唇,有些不确定地问。

    “有什么不好的。”白陶道,“你就不想知道?”

    “想啊!”陈嘉肴道,“可是,我不会你说的yòu huò啊!”

    “哎呀,你就当这是在演戏,演戏你总会吧?你的强项啊!”白陶说着,拍了拍陈嘉肴的肩膀,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加油,我看好你!”

    乔熹和安夏坐在屋子里的竹沙发上,看着阳台上窃窃私语地两人,安夏摇摇头,叹了口气:“完了,陈嘉肴肯定又要被白陶带坑里去了。”

    乔熹也扶额长叹一声,有些哭笑不得:“真的是不管骗她多少次,她都相信如初,你说她是单纯,还是单蠢?”

    “怎么样?这事儿你管不管?”安夏看向乔熹,问。

    “懒得管。”乔熹道,“我是来休假的,不是来给白陶收拾烂摊子的。”

    “你就不怕出事?”安夏道,“白陶闹起来可没个轻重。”

    “能出什么事?你不是给萧萧打过diàn huà了吗?”乔熹道,“萧萧都说了,封亦尘这个人看上去脾气古怪,但是人品有保证。反正不是坏人,就随便她们两个闹吧!”

    “你说他好好的带公司的员工出来团建,偏偏遇上两个疯女人,冤不冤啊!”安夏摇摇头,“算了,我也懒得管了,我看热闹就好。”

    乔熹笑笑,眼睛里闪烁着点点星光:“其实我也挺好奇的!”

    “好奇什么?”安夏问,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安夏有些微惊,“你不是吧,你也好奇他的性取向?应该不至于吧?因为人家长得帅你就这样怀疑?”

    乔熹道:“当然不是,我好奇他性取向干什么,他喜欢谁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好奇的是陈嘉肴和白陶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