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不怪你怪谁?-婚权独-
婚权独

第601章 不怪你怪谁?

    沈行渊扛着白陶一路备受关注,白陶哀嚎的声音几乎整个度假村都能听见了。

    走了电梯后,沈行渊也没有将白陶放下来,仍由白陶的双腿直蹬电梯墙。

    “你再多蹬两下,电梯坏了,就可以去找阎王爷报到了。”沈行渊道。

    白陶立马安分下来,双腿变得老实多了。

    “你放我下来,我头充血,我头晕。”白陶喊道。

    “这是给你的惩罚,头晕也给我受着!”沈行渊的语气颇为严厉,丝毫不心软。

    进了房间后,沈行渊大步走向卧室,直接让白陶扔到了床上。

    床垫很有弹性,白陶被扔到床上后被弹了起来,一头长发乱七八糟堆在脸前,白陶伸手巴拉了几下,将自己的脸露了出来,可依然像个疯婆子一般。

    因为头长时间倒着,整张脸因为充血变得通红通红的,一双大眼睛很是愤恨地瞪着沈行渊,噘着小嘴,一脸怒意。

    沈行渊往沙发上一坐,双手抱胸,微昂着头看着白陶:“来,好好解释清楚。”

    “”白陶努努嘴,看着沈行渊,“这不能怪我。”

    “不怪你怪谁?”沈行渊问。

    “怪我妈。”白陶一本正经地道。

    “”沈行渊看着白陶哭笑不得,“这跟你妈有什么关系?”

    “怪我妈把我生得太好看了。”白陶道,“我是让陈嘉肴去yòu huò他,结果人家没看上陈嘉肴,看上我了,这不能怪我对吧!”

    “嗯,那当然,怎么能怪你呢?”沈行渊道,“毕竟长得好看又不是你的错!”

    “对,对!你能这么想就对了!”白陶笑眯眯地道,“而且,你还得再往深层一点想。”

    “比如呢?怎么个深层法?”沈行渊好笑地看着白陶,一副愿闻其详,洗耳恭听的表情。

    白陶爬到床边,离沈行渊近了一点,一脸认真地看着沈行渊,道:“你想啊,你老婆长这么好看,你多有面子啊!你看,他看上了我,可是我没看上他啊,我看上的人是你,这么一来,你是不是特有成就感,倍儿有面子!”

    “嗯!”沈行渊点点头,“说得有几分道理!”

    “就是就是。”白陶眸光闪亮,朝着沈行渊眨了两下眼睛后。

    “你给我坐好!”就在白陶有些得意的时候,沈行渊表情陡然一变,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白陶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地立马将腰杆儿挺直,笔笔直直地坐在了床上,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沈行渊沉声问。

    白陶摇摇头。

    沈行渊眼睛一瞪,表情又严厉了几分。

    白陶立马猛点头。

    “那你说说,你错在哪儿?”沈行渊问。

    白陶抿抿嘴,想了半天,道:“错在错在不该带着陈嘉肴胡闹”

    “你还知道你自己是在胡闹?”沈行渊睨了白陶一眼,“知道是错误你还犯!”

    白陶小声嘀咕道:“你要是不来这就不是一个错误”

    “你当我耳朵聋是不是!有意见就大声说出来。”沈行渊冷哼一声,挑眉,问,“你有意见吗?”

    白陶摇头,一脸真诚地道:“绝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