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我这叫家教!-婚权独-
婚权独

第602章 我这叫家教!

    沈行渊挑眉:“没有?”

    白陶使劲摇头,咬着下唇,一脸严肃认真:“必须没有!”

    沈行渊眼底闪烁着一抹笑意:“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白陶坚决不改口。当她傻么!如果她说有,那铁定完蛋!沈连长,你的套路我简直是太清楚了好不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我还会上你的当不成?

    “白xiǎo jiě喜欢看帅哥?”沈行渊挑眉,眼中有星光沉淀,“封亦尘很帅吧?”

    “帅啊!”白陶脱口而出,似乎没有思考,说完后,白陶立马捂嘴,摇摇头,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沈行渊,改口道,“不帅!”

    “不帅?”沈行渊勾唇,“不帅你往前凑什么凑?”

    “有那么一点点帅!”白陶比划了一下,“就那么一点点,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你给我坐好!”见白陶又软绵绵了下来,沈行渊再次严厉地道,“头扳正,背挺直。”

    白陶闻声又将腰杆挺了起来,昂首挺胸,却一脸痛苦:“首长,我这样跟你说话我很累啊!”

    “累?那就多累一会儿。”沈行渊起身,抬脚走向白陶,伸手为白陶调整了一下坐姿,伸手拍了下白陶的背,又让白陶挺直了几分,“再坐不好就给我靠墙站着去!”

    “”白陶努努嘴,不满地道:“你这叫体罚!”

    “我这叫家教!”沈行渊纠正道。

    “”白陶撇嘴,大眼睛委屈兮兮地看着沈行渊,“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和帅哥绝对是清白的,我就多看了两眼不犯法吧?你不能因为他长得帅,不让我看他吧?再说了,我也没不让你看měi nǚ啊!”

    “那是因为我自制力好。”沈行渊瞪了眼白陶,“你的自制力为零,还敢这么理直气壮,欠抽!”说着,沈行渊伸手拍了下白陶的屁股。

    “你家暴!”白陶立马道。

    “你都要踹我了,我打你一下你还有理啊!”沈行渊好笑地看着白陶。

    “哎呀!”白陶撅着小嘴,瞪着沈行渊,“我玩得好好的,你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休假,回家没看到你,就知道你又出去野了。”沈行渊道。

    白陶面色一喜,从床上跳下,扑到沈行渊怀里:“你休假你怎么没告诉我?休几天?”

    沈行渊接住白陶,将白陶抱在怀里,笑道:“我要是提前告诉你,让你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怎么听得见白xiǎo jiě要把我踹了的话?又怎么能知道白xiǎo jiě内心的真实想法?恩?”

    “哎呀呀,什么踹不踹的,我哪儿踹得动你,你这么重!”白陶抱着沈行渊,头埋进沈行渊的胸口上蹭了蹭,“不踹不踹,把你踹了谁养我啊!”

    沈行渊无奈摇摇头,眼底一片笑意。

    他家的淘气鬼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哭笑不得!

    白陶跳起来,双腿勾在沈行渊的腰间,像只八爪鱼一样黏挂在沈行渊身上,沈行渊一下没站稳,重心往前,直接压着白陶倒在了床上。

    “啊呵呵呵”白陶叫了一声,随即又笑呵呵地乐不可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