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一棵树是什么意思?-婚权独-
婚权独

第619章 一棵树是什么意思?

    “至于吗?不就是一张zhào piàn吗?看把你激动的!”白陶说着,将头往前凑了凑,瞥了眼陈嘉肴的shǒu jī屏幕,“怎么是一棵树啊?”

    “你管它是什么,反正是阎战发的。”陈嘉肴瞪了白陶一眼,目光喜悦激动地看着那张zhào piàn,一下都舍不得移开目光。

    “我只是想帮你分析一下。”白陶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为什么发一棵树给你?”

    陈嘉肴一听,凝眸仔细想了想,对哦,为什么要发一棵树给她?

    “你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嘛?”白陶问。

    陈嘉肴摇摇头,一脸迷惑:“什么意思啊?你知道?”

    白陶笑笑,一脸自信:“开玩笑!我当然知道!”

    “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陈嘉肴忙问,眼底充满了期待之色。

    “你想啊,树是什么?是木头啊!”白陶开始一本正经地剖析这个zhào piàn的含义,说得有模有样,情感充沛,“木头是什么意思?你想想,你说别人像个木头的时候,是说他什么,肯定是说他笨啊!所以木头又是笨的意思!现在你明白了吧?”

    “噗”乔熹在喝水,听到白陶这话,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这么胡说八道,还可以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语气!

    厉害了!

    为什么她现在看着白陶,脑子里浮现的是电视上那些专门忽悠人的算命先生呢?

    气质简直太像了!

    陈嘉肴眨眨眼睛,依旧是无比迷惑地摇摇头:“并不是很明白。”

    “哎呀,你看,你果然很树。”白陶道,“阎战发这张zhào piàn就是想告诉你,你很笨!明白吗?”

    “”陈嘉肴大脑运转了一下,总算是将白陶的话消化完了,立马火冒三丈,从椅子上蹬了起来,“白陶!”

    “诶诶诶,我说你别这么激动啊!我这不是在帮你分析吗?又不是我骂你,对不对,这棵树又不是我发给你。”白陶笑呵呵地看着陈嘉肴,“哎呀,消消气,消消气。”

    “不可能!”陈嘉肴坐下,瞪着白陶,“阎战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他是什么意思?”白陶双臂抱在胸前,问。

    “他我”陈嘉肴有些着急了,她哪里知道阎战发一棵树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陈嘉肴拍着桌子,很是认真严肃地瞪着白陶,用坚定地语气道:“反正不管是什么意思,都不是你那个意思!”

    白陶耸耸肩,摊摊手,撇撇嘴:“好咯,你说不是就不是咯。”

    “你”陈嘉肴被气得头顶冒烟,“白陶!我要找你单挑。”

    白陶起身跑远了几步,冲着陈嘉肴勾了勾手指:“来呀来呀,谁怕你啊!”她正愁没人陪她玩呢!

    陈嘉肴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怒指着白陶:“有本事你就别跑。”

    白陶朝陈嘉肴做了一个鬼脸:“我傻啊我不跑!有本事你别追啊!”

    “你给我站住!”陈嘉肴抬脚就追了上去,白陶见状撒腿跑得更快了!

    “哎哟!”白陶一直不断地回头看着陈嘉肴,往前跑着也没看路,一头撞到了安夏身上,两个头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啊!”安夏捂着头轻呼了一声。